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被淹死的鱼

【论文】惠州是客家地区吗?(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5-12 00: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博罗除了客家话,还有什么话呀?对了,有次我经过惠州的时候,听到博罗人民广播电台还有客家话播音的呢,听起来好像是惠阳那边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12 08: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博罗还有一些自己的本地话咯,有本地话有点象惠州话
好多人都认为博罗的客家和惠阳的客家有点象,但我感觉博罗的客家更容易听,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12 13: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UFO先生,你在博羅,能不能具體介紹一下,客家話分布在哪些鄉鎮?本地话分布在哪些鄉鎮?
人口各有多少?謝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16 09: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惠州城区话(即惠州话)与河源源城话没多大区别,既然河源话是客家话,为什么惠州话就不是客家话呢,惠州人不是客家人呢?很荒谬!我想这是认同不认同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16 12: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如果源城話与惠州話沒多大區別,則源城話似乎不是客家話了.(河源是客家是肯定的,但源城話則不太清楚).惠州話這种類語言在很多地方都有存在,但都是一小片,一小片地.且多与客家人混雜在一起.這种話有不同的稱呼,本地話,半江浸,蛇話,操這种語言的人大多是雙語人,能講什流利的客家話,故其語言受客家話影響什大.但他們從不認為自己是客家人,不能硬將人家拉進客家族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16 14: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告诉你吧,整个河源本地人只有两种话,客家话占绝绝大部份,只是在源城区郊外有个村是讲闽南话的,那只是一个村而已很少人的,其实他们都会讲河源话了。请看转贴就知:

河源民歌初探
                             (罗涤良)

来源:http://www.gdyc.gov.cn/A009/e015.htm
 

为了更好地发掘、保存、整理、研究河源民间歌谣这项蕴藏量大、极为珍贵的民间文学宝库,今就手头上积存的一些资料及工作笔记,加以整理,对河源民间歌谣提出几点看法,因水平所限,谬误之处粗浅之见在所难免,乞望读者诸君予以指正。

一、渊源略述

河源地处广东东北部,原县除今归属源城区埔前镇的泥金管理区一地操闽南语外,全部属客家人,讲客家话。

客家人原居住在中原地带黄河两岸,历史学家考证认为客家人有三次大迁徙。第一次是距今一千六百多年的东晋,因五胡乱华外族入侵,中原汉人大举南迁,散处于河南、江西、福建一带。第二次是唐末黄巢起义,为避战乱,居住在河南、江西、安徽的汉人又一次南迁,到达闽西粤东。第三次大迁徙始于宋高宗南渡(1127年),为避蒙古兵南侵,汉人又一次由赣、闽迁至粤东,粤北。清乾隆、嘉庆年间,有客家人迁至四川、台湾、广西。

客家人得名是与“土著”相对地说的。因多迁徙,客家人多居住于山区,故有“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之说。生活背景及居住条件铸造了客家人勤劳、俭朴、勇敢、坚韧不拔、好客的品德。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的汉族文化与“土著”文化汇合,逐渐形成了客家文化的特色,这些渊源,是形成河源民歌特色的大背景。

二、河源民歌的主要形式、内容及艺术成就

河源民歌大体可分四大类,即山歌、小调、竹板歌及童谣,以下分述之。

1、山歌

在河源民歌中,山歌居主要地位。

河源地处山区,交通不便,经济不发达,文化落后。河源客家人祖祖辈辈均以农为业,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单调生活。山歌,这个最简单的曲调成了人们劳动之余抒发对生活的热爱、祈望、倾诉,发泄心中的苦恼,针贬时弊,娱已娱人的重要方式,也是男女谈情说爱、互诉衷肠、调情的重要手段,有以歌代媒之说。

河源山歌的格式主要是七言四句。一二四或二四名押韵严格。唱法多采用二二二一或二二一二格,如:

好酒——就爱——好瓮——装,

好妹——就爱——恋好——郎。

好妹——好郎——成双——对,

叶又——绿来——花又——香。

有些地方的山歌,在演唱时为配合曲调旋律需要,往往会采用重叠或增加虚词衬字如“哎咳”“啊”“口罗”等。

河源山歌曲调繁多,有河源调,叶潭调,康禾调,蓝口调,黄村调,双头调,埔前调,灯塔调,船塘调等。河源调悠扬、动听;蓝口调高亢、激扬;黄村调婉转、动人;叶潭调低沉、跌宕。尽管各地曲调不同,各有各的特色,但都能从中觅到受梅县山歌调影响的痕迹。

河源山歌除了曲调略有不同和用河源方言演唱(河源方言属惠州客家语系)的独特特点外,还兼有客家山歌比喻恰切,形象生动,构思巧妙,语带双关,风趣幽默,生活气息浓,尾句点题和即兴等特色。例如黄村山歌“过哩一窝又一窝,专心来听妹唱歌,阿哥好比吊规子,妹系三弦就来和。”巧借“吊规子”和“三弦”这两种乐器来比喻哥妹合拍地“和”山歌。而山歌“新做大屋四四方,做哩上堂做下堂,做哩下堂做横屋,问妹爱廊唔爱廊。”则巧借客家人做房屋的程序,利用“廊”与“郎”字谐音,又直率又风趣地探问女方有无爱自已的意思。又如叶潭山歌“今日买肉系出奇,四两猪肉三两皮,朝朝都有心肝搭,今早心肝那去哩?”则借了客家人买猪肉搭“内水”(内脏)的生活习俗,生动地比喻自己因思念离别的恋人而失魂落魄的情景。黄村山歌“天上无星样口甘光,水里无风样口甘凉,阿妹今年十七八,身上无花样口甘香?”通过一层层的铺垫,一系列的比喻,到最后一句才道出唱歌者借赞美阿妹“体香”,放出了爱慕的“试探气球”。蓝口山歌“榄子打花花榄花,哥在树上妹树下,妹张卜旗等哥榄,等哥一榄就回家。”(卜旗,蓝口方言即妇女所用的围身裙)明里是说等树上亚哥的橄榄,实际是借“榄”与“揽”同音,殷切地祈望情人的拥抱和爱抚,活脱脱地传递了一对热恋中的有情人的心声。有些山歌如“碟子种花园分浅”、“扁担烧火炭难圆”等等,利用现实现象,借“园”与“缘”,“炭”与“叹”同音,来比喻诉说自己的心事,既贴切又十分富有生活气息。如此例子举不胜举。

从已收集的近千首河源山歌看,其内容十分丰富,主要可分劳动歌、生活歌、时政歌及情歌。

劳动歌。各行各业的重体力劳动者都有自己的歌,诸如山工歌,水路歌,采茶歌,采桑歌,长工歌,落寮歌,理发歌,卖米本歌,种瓜歌,钩香歌等。这类山歌主要是诉说劳动之艰辛,发泄劳动者心中的愤懑与不平,倾诉劳动者之祈望,鼓舞劳动者的情绪,以减轻繁重体力劳动所带来的体力负担。例如双江钩香人唱的山歌“人人说我钩松仁,无奈只因家道贫;山泉飞落鸟不叫,石牙古石示冷清清。”(石牙古石示指深山里人迹罕至的县崖峭壁)。

劳动歌中也有为适应某种劳动节拍,统一步调协同动作所需的曲调。

生活歌。这里的生活歌主要是指生活苦情哥。倒如在河源各地广泛流传的《十二月长工歌》、《十二月妇女诉苦歌》、《十八娇娇三岁郎》、《十二月里望郎来》、《寡妇苦情歌》等。大量的生活歌反映了劳动人民受压迫、受剥削、受虐待的苦情。特别是受压迫最为深重的妇女,通过大量的生活苦情歌诉说她们受神权、政权、族权、夫权四条绳索束缚,在精神上、肉体上受摧残、虐待的苦情。正如各地流行的“寡妇苦情歌”唱:“生生受寡苦难当,封建婚姻恶过狼;千重锁链万重枷,枷枷压在妹身上。”

时政歌。时政歌是群众对于切身的政治、时事有感而发即兴而作的歌谣,它异常迅速地反映现实政治生活,或针砭时弊,或讽刺揭露,或歌颂赞美,或鼓励士气。例如解放前灯塔农民唱山歌评击税多:“农民头上三把刀,重租高利杂税多;除开打屁唔使税,层层抽剥多如毛”!康禾老农会会员杨新发还记起当年起着很大鼓动作用的红军山歌:“男男女女心爱红,大家立志参红军;打到天下太平日,到处欢歌到处同。”

情歌。数量最多,艺术性最高的是情歌。男女的诘问、初识、试探、倾慕、相思、调情、结婚、欢乐、送郎、思别、苦情、逃婚等等爱情生活中的各个环节都有大量的山歌。这些山歌有的深情细腻,感情真挚、炽烈,有的悱恻缠绵,哀怨感人。这些山歌都流传迅速、广泛,生命力极强。例如客家地区广泛流传的:“入山但见藤缠树,出山又见树缠藤;藤生树死缠到死,树生藤死死也缠!”“送郎送到五里亭,五里亭里难舍情;再送五里情难舍,十分难舍有情人。”“山岗顶上种布惊,唔使淋水也会生,只要两人感情好,唔使媒人也会成”。等等脍灸人口的山歌也一直在河源广泛流传。

情歌,通过其贴切的比喻,巧妙地传达了青年男女口头难以言说的心意,例如叶潭山歌有:唱只山歌问妹姓,问哩妹姓问妹名;同姓就来排祖辈,各姓就来把情行。”“日晒芝麻望口开,河中放罾望鱼来;口唱山歌望妹对,剪布做衫望妹裁。”上莞山歌唱倾慕的有“亚妹生得十分娇,画眉眼来黄蜂腰,牙齿生来白过雪,眼拐打来利过刀。”船塘、骆湖的谈情山歌有:“八月十五嬲月华,哥出月饼妹出茶,食哥月饼甜到肚,饮妹细茶开心花。”“唔系南风无口甘凉,唔系葛藤无口甘长,唔系心愿无口甘好,唔系桂花无口甘香。”“行路爱行大路心,行到路边丝茅针,丝茅笃到妹脚底,亚妹痛肉郎痛心。”“中哩涯意涯唔嫌,苦瓜腌生涯喊甜,灯草跌落盐水钵,入哩涯心样得淡。”埔前山歌新婚乐有:“新缝蚊帐上白头,拨开蚊帐花枕头;口甘好枕头涯唔枕,涯爱亚哥手贴头”。

大量的情歌也反映了青年男女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桎梏去追求爱情的反抗精神,例如黄村山歌有:“敢唱山歌敢大声,敢放白鸽敢响铃;总爱俩人情义好,唔怕别人传名声。”“话包爱行就爱行,唔怕别人斩脚铮”;斩包脚铮留脚指,俩人有命总爱行。”

2、小调

河源各地流传的小调格式多样,节数不等,各节句数也不强求一致,有一歌一调的,也有一调多歌、一歌多调的,有的调子柔婉缠绵,感情细腻,如四季调,五更歌,数字体,十二月体;有的调子风趣诱人,如逗歌,谜语歌,讲虚玄;也有的调子凄楚哀怨,动人心弦,如哭嫁歌。

在原河源县流行的《哭嫁歌》,无论其习俗、唱腔、艺术成就都值得认真探讨研究的。那时的临嫁女在出嫁前一、二个月便要开始训习“行嫁哭”,其内容从洗身、穿衣、梳头、戴高髻、穿大红袍,哭爹哭娘拜哥嫂,讨嫁妆,拜天神,哭出门,至骂媒人骂男家骂迎亲骂轿……,真可谓嬉笑怒骂,真骂假骂,随心所唱,随口所骂。一个无限依恋爷娘、依恋自己的少女年代却又憧憬有一个美好的将来的临嫁女形象,活脱脱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例如拜爷娘时唱:“膝头落地谢娘恩,爷娘养我一阵间,我爷娘养我一阵时,我膝头落地来谢你。”向哥哥讨钱时唱:“手拉我哥衫袖筒,你无十元八元放唔松,手拉我哥衫袖口,你无把十元八元我唔走!”天亮了,待嫁女又骂:“我爷养个死佬鸡,天光起身就来啼,我爷养个死佬狗,天光起身就开口。”接新娘的队伍来了,新娘又大骂敲锣打鼓的人:“你死绝人家锣鼓唔好打贡重,噪得我爷我娘心肝痛。你死绝人家锣鼓唔好打贡响,噪得我爷我娘心肝酿。(酿:颤抖)三幡彩旗一样齐,来到一班沤黄泥,三幡彩旗一样高,来到一班斩千刀。”

而《讲虚玄》、《字谜歌》、《逗歌》则曲调跌宕古怪有趣,其内容也妙趣横生十分逗人,如《谜语歌》有:“你知乜介出世拉拉横,你知乜介出世两个滩,你知也介出世两钩搭,你知乜介出世爱人掂?”

3、竹板歌

竹板歌也有叫乞食歌,多由盲妹或盲公手持竹板在二胡伴和下演唱,有四句板和五句板,押一二四句或一二四五句脚韵,大多演唱长篇叙事歌,较出名的有《梁山伯与祝英台》、《赵玉粼与梁四珍》、《水漫金山》等。

4、儿歌

儿歌,也叫童谣。是人们以能为儿童所理解所接受的前提下,用简洁、生动、有趣的语言,编成含有各种启蒙意识,有韵律的歌谣。儿歌一般都比较短小,句式自由,有一韵到底,也有一歌多韵,均琅琅上口,情趣浓厚。儿歌也常常采用拟人化,有排叙、比喻、夸张等手法及反复、重迭、对答等形式。

儿歌大多寓意深远,善恶分明。从内容上大致可分思想性、生活性、知识性和趣味性等类。儿歌是口头文学,任人们一代代传唱,几经修改增添,所以各地流行的内容多有不同。例如河源地区流行最广的儿歌《月光光》,在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普查中,便收集到三十多种的不同内容,有充满政治性的“月光光,夜光光,拿枪炮,上战场,杀哪人,杀老蒋”,也有充满感情的“月光光,照四方,月华姊,在中央,探出头来凡间望,几多往事引起她心伤”,而绝大部份儿歌还是属于趣味性及知识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6 19: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我最初看到这篇文章是在《惠州日报》,当时看到的第一感觉就是要大批乱批,但是想到自己才疏学浅,还是罢了。但只要我们认真读一下,就能发现全文基本都是主观臆测的东西,想必生活在惠城区的人也不难发现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论述,其实政府也倾向于惠州话是受粤语影响比较大的客家话,记得小时侯读的乡土教材也是这样说的。真不知道这个作者的居心何在。不过,有一个事实大家也必须明了,惠城区的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客家人,也不认为自己是广府人,只是惠州人,但由于电视媒体等方面客家并不占优势,所以所谓的惠州人对广府人正在靠近,其实其他客家人也存在这种问题。
    讲所谓惠州话的人其实是很少的,惠城区大约有三四十万人,而且其中有些镇(如三栋)又是公认的客家人聚居地,并且又有很多是周边县市和外省迁入的人。如果惠阳撤市设区实施后,由于惠阳的一些镇(如陈江)划入惠城区,惠城区真正公认的客家人口必然大量增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6 23: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其实河源话与惠州话相差不大,大家听到的校长客家歌是用和平话唱的,但和平话也跟惠州话相差不是很大,河源话与和平话都是客家话,惠州话不是客家话那就难理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6 23: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请问紫金话和河源话有多大区别,我感觉紫金话比较接近五华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7 00: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紫金话跟河源话(源城区)相差较大,紫金话应该跟惠东、惠阳等地口音相差不大,跟五华相差较大,可能交界处相近.
[ 本帖由 河源客家 于 2003-5-27 00:14 最后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7 00: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龙川话呢??龙川话和正宗的河源话有何区别??我可听得懂龙川话,有点许五华话,但又不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7 00: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我觉得梅州话有点古怪,明明是五华话,和丰顺话,兴宁话都比较象,而梅县话反而象梅州众多语言中的自成一家的话,太古怪了。记得上次去梅城,听到他们说的话真的想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7 00: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本人听到最舒服的话就是五华的华城话,不会像五华的上山话那样硬,重,不会转弯,又兼有梅县话的软。可谓软硬适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5-27 00: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龙川话呀,很杂,南部较接近河源话,北部界于梅县话与河源话之间,个别乡镇跟兴宁五华差不多,具体我不清楚,听同学讲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4 13: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RE:【论文】【转帖】惠州是客家地区吗?


                  粤、客难分的惠州话
(转录:广东人民出版社:广东省的方言)

    流行于东江流域惠州市的惠州话,是一种归属未定的方言。在惠州市周围,既有粤方言的流行,又有不少地方使用客家话。流行于惠州市内、当地人称之为“本地话”的惠州方言,到底是属于粤方言,还是归属于客家话,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熊正辉《客家方言的分区》一文(载《方言》1987年第3期)把惠州话归属于客家话区,把它分作一个独立的“惠州片”,与“粤台片”、“粤中片”、“粤北片”并列。黄雪贞的《客家话的分布与内部异同》(载《方言》1987年第2期)也就是作这样的区分。詹伯慧、张日升主编的《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广东省民出版社1990年出版)在提及惠州话时说:“惠州市基本上通行客家方言。惠州市内的客家别具一格,不同于粤东及省内其它地方的客家话,是一种长期受粤方言影响,带有些粤语特点的客家话。(第4页)他们也是把惠州市划入客家方言区的范围。刘若云的《惠州方言志》也抱着相同的看法。但是刘叔新在《惠州话系属考》一文(刊于《语言学论辑》(一),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则认为惠州话应划归粤方言。总之,这个问题目前也未得到共同一致的结论。
    下面,我们简单的介绍惠州话有关情况:
    声母方面,惠州话把中古微母字无、武、舞、侮、文、闻等字念为﹝m﹞,这与广州话相同,而与梅州市的念为v(梅州市有少数的字念为m)不同。中古的轻唇音字,在梅州话中,有一些念为p组,保存古无轻唇音“的残迹,如肥、辅、釜、符、缝等字有许多客家方言点为重唇音,惠州话念为f,与广州话相同。惠州话不存在梅州话k组声母,在齐呼韵母之前读为e )(舌面中音)的现象,刘叔新认为这是它与广州话相近,与客家话不同的一种表现。中古的溪母字客家话念为k ´,基本上不念为f,惠州话把课、科、苦、裤、快、块、奎、宽、款等念为f,近于广州话。中古的全浊音声母字,惠州话全读为送气清音,这与客家话相同。
    在韵母方面,一些主元音为i的韵母,在广州话读为﹝aa﹞,如巾、人、金、心、急、笔等,但惠州话读为i-,与客家话相同,而不同于广州话。一些以﹝a﹞或﹝e﹞为主元音的字,在广州话读为﹝i-﹞如篇、建、剑、廉、业、甜、店、显、跌、列、揭、盖等惠州话念为﹝a﹞(或e),不与广州话一样念为﹝i-﹞。
    中古梗字的文读音,惠州话念为﹝n-﹞尾,如“成、姓”等字,这与广州话不同,梅州话将这些字也都念为-n。曾字冰、兵、蒸及其相应的入声韵字色、力、绩等也都念为﹝-n﹞、﹝-t﹞韵,这一点客家话相同。
    止撮的三等韵支、之、脂、微等韵字,广州话读为﹝e﹞,惠州话则读为﹝i﹞,这也与客家话相同。不过,粤语区也有许多方言(如中山)也是这样的。应该指出,粤方言的﹝i﹞ 韵字之所以念为﹝e﹞,是在较为晚近的时期由i变来的,这,我们称之为韵尾的“ 繁衍化 ”,即 : i > ei
    惠州话中,同样没有y>θy的变化。惠州有y韵母,客家话没有。y可以用为介音,有yen、yet(古代的仙、先、元及相对的入声韵念此音),也有yőŋ、yők韵母(古阳韵和江韵的庄组字及其相对的入声韵字念为此音)。
    惠州话中,没有像梅州话那样的﹝ï﹞韵母。这些韵字念入﹝i﹞,这一点,与广州话相同。
    中古的哈、泰韵字( 除戴、态、乃、猜、孩等字外 )台、才、在、彩、耐、再、奈、蔡等念为﹝oi﹞,这一点,惠州话也与广州话相同。客家话这两韵念﹝oi﹞的字较少。
    据刘叔新先生说:“ 现代惠州话的声调同客家方言声调的差异比较大,客家方言无论是可作为代表的梅州话还是广东其它各地的客家话,都只有六个调类,上声和去声不分阴阳。……惠州话的声调却是另一种模式……这里不仅以去声分阴阳,有七个声类而别于客家方言……重要的是,上声、阳去的调型分别和客家的上声、去声完全相反。如果说,惠州话属于客家方言,那幺在它周围各地客家话的声调十分近同之中,竟然有它这种殊异的声调格局,是难以解释的。惠州话的声调与邻近的、作为粤方言代表的广州话有许多重要的近同处。”
    刘文又指出:通过上面声调、声母、韵母的观察,可以看到惠州话的语音既有近同客家话的成份,又有近同于广州话的成份。两种方向的近同都是规则的现象。“他认为惠州话与广州话相近之处更多,因此,他说:“惠州话的语音略像广州话倾斜,与广州音近些,距客家话语音较远,在话语声音的语感上,尽管惠广之间同惠客之间有着差不多同样大的差距,但是惠州话与粤语四邑系的台山话却很相像。这一点也是值得注意的。”
    刘叔新除了从语音上论证惠州话略近于广州话之外,还从它与惠州话广州话及客家话那些较为特殊的基本词语423个的比较中得出结论说:“在惠州话和广州话里,它们涵意一致,语音形式近似或相同,充分表明了历史来源上的同一。这些特殊的基本词语,已占了惠州话、广州话常用词语中相当大的比例数,成为两种话的基本词汇特色的主要体现部份;它们的类别又很广,除了大多数是动 、形、名性的单位之外,还有时间、副词、代词和量词。如此数量和性质的特殊基本词语的近同,对两个一般邻近的(非户相融合的,非一方包围另一方的)方言来说,不可能由搬借所造成。”当然,惠州话中也有一部份的词语与客家话相同 ,但刘式认为相对来说比较少。
    刘文进一步从惠州话所用的词缀及句法结构等方面与粤、客方言作了比较,得出结论说:“惠州话的词缀和广州话的相当一致”,不仅构词法体系,构形法体系也表明惠州话和广州话的极相近而和客家方言的距离感较远。惠州话有着和广州话大体一致的体范畴-有同样类别和语法意义内涵的‘体’,而且这些体的构形法成份又在语音形式上和广州话十分接近:而无论体的类别还是体的构形法的成份,都和客家话大不一样(只有小部份一致)。
刘叔新最后下结论说:惠州话同广州话接近而与客家话疏远,它是一种粤方言可以没有疑问。大量特殊基本词语、大量语法成份和语法结构同广州话的一致和近似,不仅否定了惠州话属于客家话的可能,而且也排除了把惠州话看作一种不属粤方言和客家话的独立方言的可能性。
    刘叔新的结论虽未能说是绝对正确,但大体上是可信的。惠州话的归属问题,当然还可以进一步研究,但目前看来,已经出现较有说服力的说法。我们对这个问题现在仍持谨慎的态度,但有些资料似乎有助刘氏的说法,不妨引证如下。明人王氏性在《广志缝》一书中说:潮州为闽越地。自秦始皇属南海郡、逐隶广至今。以形胜风俗所宜,则隶闽为是。……潮在南支之外,又水自入海,不流广,且既在广界山之外,而与汀、漳平壤相接,又无山川之限,其俗之繁华既与漳同,而其语言又与漳、泉二郡相通,盖惠作广音而潮作闽音,故曰潮隶闽为是。“这里,王氏拿潮汕话来与“惠”(即指原来的惠州府)音比较,认为惠州的方言“作广音”,这个广音显然是指流传较为广泛的粤方言,不会是指客家话,因为福建的汀、漳之间也有大量的客家居民存在,他们讲的也是客音,“广音”应该是指与“闽音”有较大差距的粤方言语音,不会是指福建与广东共有的客家音。从王氏的话来看,惠州一带在明代大概还是使用特点比较明显的粤方言而不是客家话。《广东通志.舆地略(十)》也说:省会(指广州)音柔而直,歌声清婉可听,洏东、新各邑,平韵多作去声;韶南、连州地连楚豫,言语大略相通,其声重以急。惠之近广者,其音轻以柔,唯齐与灰、庚与阳四韵音同莫辨。兴宁、长乐(指五华)音近于韶。“这里所说的韶南、连州所用的方言,显系客家话,所以兴宁、五华一带的语音与之相近。而惠州之音则近于省城之音,其声较为轻柔,与客家话之“ˊ重以急”不同。由清人的这段叙述可知,当时的惠州话可能也是接近于省城话,也就是比较接近于粤方言。

但是依我看:惠州話种种特征仍然与客家方言比較接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