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anxiuhong

贑南客家的風水文化[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12 15: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三方村 的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2 16: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居办公三基本条件

家居办公三基本条件
  一是环境位置好:住宅的环境位置非常重要,确实有些是天造地设的好地方,形势好(形状如坐),气场好(感觉清香自然),又有生气(如画),水(如腰带如银环)
二是与自然的格局好:当然是后天的因素要因人而异,合理搭配,格局四正,视野宽阔,通风采光,充满生气活力。
三是气势有精神。如女人不仅要总后面看,很美,而且要从前面看也很美.
     总之,一个天人合一的、和谐宽松的、温馨健康的、人气最旺的人文居住环境,达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至高境界。让您名符其实、事事合宜、安居乐业,去做人,去涉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2 16: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赣州是风水的发源地

江南第一宰相钟绍京,字可大,唐代赣州清德乡人,生于公元659年,殁于公元746年,系三国魏国太傅、著名书法家钟繇的第17代世孙,又是江南第一个宰相。江西地方志列“十大乡贤”之一,其历史名望非同小可。根据钟氏族谱记载钟绍京的父亲钟法遵洞明天文地理,遍阅山川得佳城以葬双亲。钟法遵就是非常有名的风水先生。他比杨救贫来赣州招徒传授风水还要早200年。
   杨救贫名益,派名筠松,字叔茂,晚年号救贫。唐朝窦州府人,他父亲杨淑贤,生有三子,长子筠翌,次子筠槟,三子筠松。
杨救贫生于唐朝大和年间﹙甲寅三月初八日戌时﹚即公元850年。17岁登科及第,僖宗时授金紫光禄大夫,掌琼林御库之职,管灵台地理之事,主要职责是替皇帝管理图书典籍。僖宗时,一位风水先生叫邱延翰,他为民间点了天子龙穴,此事被人告发,邱延翰被朝廷软禁,僖宗降旨要邱延翰写出《天秘诀》、《玉函经》二书,派遣杨救贫专门看管邱延翰,杨救贫被邱延翰的学识迷倒,结果二人相互切磋堪舆之术。后黄巢起义攻下长安,僖宗逃往四川,杨救贫趁机放出邱延翰,邱延翰改名换姓隐居终南山。杨救贫也不敢回原籍,逃到地处僻野的虔州避祸,当时虔州王卢光稠想做皇帝,卢光稠要杨救贫点天子穴。据说现在的赣州市,就是唐末卢光稠乘乱起兵,割据赣南时,请杨救贫为其择址兴建的。杨救贫选赣州城址为上水龟形,龟头筑南门,龟尾在章贡两江的合流处,至今仍为龟尾角。东门、西门为龟的两足,均临水。在卢的庇护下,他在赣州收徒传艺。杨救贫为卢光稠点了出天子的墓后,卢光稠害怕别人也得到出天子的墓,与他争天下,故设计暗害了杨救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2 21: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赣南居士 的帖子

您除了会干杯,能否回点别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2 21: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赣南居士 于 2008-11-12 16:17 发表
赣州是风水的发源地

江南第一宰相钟绍京,字可大,唐代赣州清德乡人,生于公元659年,殁于公元746年,系三国魏国太傅、著名书法家钟繇的第17代世孙,又是江南第一个宰相。江西地方志列“十大乡贤”之一,其历史名 ...

这个故事说清楚一段历史,中国的风水源自于赣州!,不过居士应该将故事说完整!

[ 本帖最后由 三方村 于 2008-11-12 21:5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14 11: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水准确的说,应该是中国的古代建筑理论,比现在的理论更倾向自然的和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25 14: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古奇書:周易(鳳凰寬頻)
http://v.ifeng.com/v/his/20081121/2804/index.shtml

不能說的秘密:風水文化(鳳凰寬頻)
http://v.ifeng.com/v/his/20081216/3024/index.shtml

[ 本帖最后由 andrew 于 2008-12-17 09:5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7 11: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教授于希贤:风水西方热捧,中国批判(1)

来源:新世纪周刊
作者:张雄 欧阳海燕 

在中国人质疑和批判的同时,风水在世界范围内却受到重视

  “比尔·盖茨到中国来,住的房子就找我看的风水。”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于希贤教授不无自豪地说。“李嘉诚也找我看过风水,好多港商为了找我家里的电话花了好几万。 ”

  于希贤曾在上世纪90年代的莫斯科大学开过风水课。1990年到1991年,于希贤被公派到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教书,学校给他布置的教学任务是讲北京历史地理。于希贤带了本台湾的《大地》地理杂志,上面有他的一篇关于城市风水的文章,叫《中国古代城市风水的选址与布局》。

  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的俄国学生,很多人精通汉语。于的文章被学生看到,马上就被20人拿去复印。学校后来知道这件事,就干脆让于希贤开了风水课,给学生系统讲授风水学知识。


  “他们之前也听说过风水,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风水感兴趣并不是因为猎奇或者实用,主要还是为了求得真知,为了了解风水中的奥秘,他们觉得风水是一种智慧。”

  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系主任对于希贤说,风水是古人馈送给我们的睿智,它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它将为世界创造一个和谐的未来。

  于希贤的风水课开讲了,“来的人多得不得了”,听众中不乏莫斯科大学的院士和教授,“还有人穿着中国古人的长袍,头发盘起来,完全装扮成中国古人的样子。”怕听众听不懂,于希贤一开始用一半中文一半俄文讲。“后来讲着讲着,学生都说,于老师,你不要用俄文,就全用中文讲吧,我们都能听得懂。”

  因为风水课于希贤在学校里大受欢迎,校方甚至将他的第二个月的工资就由副教授级提到正教授级,并且换了住房,配备专车接送。

  在于希贤看来,比起洋学生对风水学的崇拜与探索,中国人几十年来对风水的质疑和责难有些不可理喻。

《新世纪周刊》VS 于希贤

  西方热捧风水学

  俄国人为什么会对风水那样狂热?

  因为他们觉得那是真正的东方文化。一个国家要有自己的文化,这是自己的根基。所谓文化,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这个生活态度分三个层次:一是抽像的,哲学的宗教的层次;二,狭义的文化层次,比如唐诗宋词等等;第三个层次就是物质文化。

  风水是第三个层次。比如城市的建筑风格,为何在这里选址,这样规划设计,路怎么开,树怎么种,大门怎么开,包括居家家具的式样摆设等等,建筑文化的这套东西就是风水,指导思想都是阴阳五行说,这是中国独有的文化。

  我在莫大讲过风水课之后,莫大校方就跟北大历史系提出要求:你们派来的人,都是向我们学习,比如核物理等等高科技,我们老教你不合算,也得从你那里捞点东西。捞什么呢?我们不会的,就是风水、养生这些东西。

[ 本帖最后由 andrew 于 2008-12-17 11:1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7 11: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教授于希贤:风水西方热捧,中国批判(2)

当时莫斯科大学校长就给北大校长写信。指名让我每年去莫大讲学三个月。帮助他们成立一个东方生态文化研究室。实际上任务就是两个:研究风水,另外就是研究中药养生。

  西方人一开始对风水好像并没有这么积极。

  中西方的思维方式,是两种文化系统,既不能用中国的东西衡量西方,也不能用西方的东西衡量中国,各自都有一个完整的体系。比如时间排列,中国人认为天干地支,时间是周而复始的,这跟笛卡尔时间一直向前的思想完全不一样。

  在中西文化的撞击的时间里,双方都不能互相理解。利玛窦跑到中国来,别看他对中国皇帝挺尊敬,私底下他偷偷给教会打报告:中国是个迷信的,野蛮的,没有经过基督教洗礼的民族,破土动工还要挑个所谓好日子。风水、中医,凡是基督教教义不能理解的东西,一概打成野蛮落后的迷信。

  中国人和外国人打架,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派人出去留学,学的什么呢?就是利玛窦骂中国的这些话,后来这些人回来之后骂得比外国人更起劲,连针灸都被骂为“东方巫术”。中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总之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这点东西不好。这些人在国内长期被称为“进步学者”。

  但是到上世纪50年代以后,世界文化浪潮又转了过来,西方人开始重视东方的文化。比如针灸麻醉,特别是开胸开颅,用针扎进去,不用打麻醉针,一些西方人这才意识到,身体有经脉穴位这回事。后来风水也是一样,在西方被人重视起来。

  风水在国际上影响如何?

  就像俄罗斯人一样,西方人看中国的风水,就觉得有些神奇的道理在里面,觉得不可思议,就想去了解。英国《泰晤士报》常有介绍中国风水的文章,日本有2200所大学,其中110所大学都正式开有风水班。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伯克利大学在1973年就开始招风水的博士研究生。当时中国大陆是封闭的,对外部世界很少了解。伯克利大学当时找来的研究风水的学者是韩国人。

  韩国风水没有像中国一样受到这么大的冲击。懂风水的人在韩国社会最受尊重,他们已经形成一种传统。实际上都是从中国学的,时间比较早,唐宋时期。他们城市的选址都是很讲究风水的,比如首都首尔,前段时间说要迁都,绝对迁不了,因为它的风水是自古定下来的。

  全世界就中国人在质疑风水

  2005年南京大学的“风水班”事件闹得满城风雨,校方最后出来声明开风水班是个别教师的行为,与校方无关。

  就只有在风水发源地中国,有人会提出这些问题来——什么糟粕精华、科学迷信之争,实在太无聊了。

  总之,对中国文化的认识需要一个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过程,打倒四人帮之后,邓小平倡导政治上的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但是深层次的学术文化领域里,这个工作好多还没有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7 11: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教授于希贤:风水西方热捧,中国批判(3)

來源:新世紀周刊
作者:張雄 歐陽海燕

在上世纪20年代西方现代城市规划设计传入中国之前,我们哪一个城市、哪一座坟墓不是风水师来选址建造的?我们现在说风水,也得正本清源。在骂风水之前,先问问自己读过几本风水学的著作,没到一定学问根底的时候,有些人提的问题就是隔靴搔痒。一本风水书都没有看过,他有什么资格对风水说三道四?

  1995年我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邀请,先后两次参加了世界文化多元性协调发展的大会,安排我做有关于风水的大会发言。风水是一种民俗文化,存在了5600多年,从来没有间断过,虽然一波三折,但是它能够复兴,能够走向世界,被国际上认同,同时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确要保护的文化。

  风水是什么东西

  民众中认为风水是迷信的人不在少数,能不能说说风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风水追求的目标就是和谐。阴阳要协调,世界才能生生不息,这是风水理论里最核心的观点。什么是好风水,怎样来调节风水,就是调整人与环境的气场,人与人的气场。

  气是一个核心的概念,这种概念和西方讲的空气不一样。中国风水不仅包括物质的空气,它也是一种活力、活体,包括了各种各样的生物波、电磁波,可见光形成一种能量。生命的本源就是有气。人生一口气,这口气没有了万事休矣。这种气看不到,但能感觉到。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气场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有些人睡觉老睡不好,挑床,也是因为气场不对。动物园两只老虎交配,一上来俩老虎就在一起撕咬,气场不对,饲养员就要想法调节两者的气场。最早在中国风水书里提到气场的就是郭璞,他是风水学的祖师爷。

  在我们的文化里风水还留有多少痕迹?

  很多。比如西安市的朱雀大街,玄武门,地名中的这些词都是来自风水学。城市名称中的“安”,也是风水的反映。

  当时刘邦取得了天下,娄敬和张良就告诉他,关中的风水是最好的。为什么呢?它的北面、西面、南面,三面都是环山,而只有东面有一个开口,所以守着三面,只要派重兵把住东面关口的时候,里面就是最安全的,叫做四塞之固。这个意见在风水上来说,三面环山,一面开口,这个风水上就叫做"安"。所以中国地名就出现长安、西安和固安,所有跟安字有关的几十个地名,包括延安都是三面环山、一面开口这样的风水地形。

  在传下来的中国古代风水文化中是否亦有糟粕?

  我们看这个问题是这样,糟粕的东西会被历史淘汰掉。古代风水理论中说,姓赵的皇帝的坟不能向南。司马光就曾批判过这种说法,因为在实际生活中它是没有根据的。像这样的东西就自然不会传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7 11: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教授于希贤:风水西方热捧,中国批判(4)

來源:新世紀周刊
作者:張雄 歐陽海燕

当下活跃在社会上的风水师,甚至学界研究风水的人太多,让人有点鱼龙混杂的感觉。

  学术界搞风水的,真正我觉得做得扎实的都是从建筑出身,做建筑规划设计,他们的路子很正。

  我曾经碰到一个中学教师给人看风水,狂得不得了,开口就要几十万,实际上说的根本不在点子上。这个行业市场需求很大,希望国家能尽早出来一个规范。

  外行人能不能自学风水?

  民间有很多人看风水很好,包括很多领导干部,水平比我还高。有的是家里从小有家学传统,懂得阴阳五行学说。比如我们家是世代中医,从小跟着老人上山挖药,那学风水感觉就不一样。

  至于怎样学,那就要因人而异了。有时候我出去给人看风水,人家说,我听你说了半天好像说的都是中国文化,我觉得这就对了,风水跟中国文化中的其他部分是个有机的整体,学好风水,首先得对中国文化要有很好的了解。要看的书很多,比如《黄帝内经》、《防微论》,还有《四库全书》中有关风水的书籍,过去科举考试时都会考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7 11: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京風水班風波

來源:新世紀週刊  
  
風水回流,和近年來中國內地的房地產開發熱有關係。一個令人矚目的事件是,2004年9月9日,「首屆中國建築風水文化與健康地產發展國際論壇」開進人民大會堂。有報道稱,建築風水論壇由建設部直屬事業單位主辦,在中國政治文化聖地的人民大會堂召開,這是新中國建國以來第一次。

2005年南京建築風水培訓班的籌辦,讓人們的情緒激動起來。風水班的肇始者就是後來發起中國民間風水申遺的徐韶杉。當時,他作為一名易學風水研究者,感到「中國的風水文化已經被歪曲、醜化,因此應當正本清源,培訓一批『革命的種子』」,不料卻出現了後來難以控制的火爆局面。

「南京沸騰了,《金陵晚報》9月5日一二三版全是風水,頭版顯著位置是《南大博導為風水師鳴不平》的文章,並在連續一周的時間對其開展討論。全國各地的記者都來了,每天一開門,幾十個記者,閃光燈閃成一片。中央電視台2套12套派出兩套人馬奔赴南京安營紮寨進行跟蹤採訪,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現場連線,美國《洛杉磯時報》越洋採訪……連續兩周,電話接得直燙手,全都是來咨詢風水班的。南京大學一天接了1000個電話,已經沒辦法正常工作了。電話也打到建設部去,問風水班怎麼報名。」徐韶杉這樣描述當時的盛況。「中國人達到了一種極度的瘋狂,那麼多年的壓抑,一下子解禁了,井噴了。」

但不久,南京大學稱,風水培訓班是個人行為,與南大無關。建設部也稱,他們尊重風水文化研究,但否認風水師認證。而細心的人又會發現,徐韶杉主持的「中國建築風水文化網」從前有一個去往建設部官方網站的鏈接,後來也消失了。「『為風水鳴不平』的南京大學哲學系李書友教授一見到我就罵:一輩子的英名全被你搞沒了。」徐韶杉笑著說。

最終,首期建築風水培訓班沒能在南京開班,而是轉到北京「國二招」開辦。這就是一度被媒體炒作的「南京風水班夭折事件」。「但事實上,風水培訓班一直在辦,現在已經辦到第十七期了。」徐韶杉澄清說。

「南京風水班事件」把風水這個古老而又敏感的話題徹底引爆了:風水是什麼?風水是科學還是迷信?至今,對風水的討伐與維護之聲仍不絕於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