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echenyu

博罗本地话,是不是粤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7-6 10: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幽壹 at 2005-7-6 01:59
惠城话倒听过几次,客家味道很浓,,,


所以嘛 惠州本来就是客家地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0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听我说,呵呵

我是博罗罗阳出生,长大的。母亲是正中罗阳人,父亲是客家人。对博罗本地话及客家话认识较深。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字,你们就可以区分到底是本地话还是客家话或白话了,就是“五”字。
博罗的本地话的读“五”是最另类的,在普通话,白话,客家话,闽南话都找不到丝毫的关联,延至今日,
这说明什么呢?
我觉得本地话与客家话白话有相似的地方,可能是相互同化。(罗阳郊区的客家话说“五”与本地同音不同调,明显是受本地话同化。)
但是有完全与其他方言毫无关联发音,就可以证明它的唯一性,独特性。
我个人认为博罗的本地话前身不是客家话或白话。暂时我还不能提供更多的资料,待日后收集辨证。
至于博罗的方言分布大致以博东片,博西片划分。博东片以客家为主,也有闽南语;博西片比较复杂,有粤语,闽南语,有受客家或粤语同化的本地方言。有趣的是,不管这两片地区他们本地方言如何混杂,始终找不到一个地方的“五”字发音是跟博罗本地话有关联相似的。
我想说一句客观的话:惠州为客家地区,但不代表居住的都是客家人。


:)
补充:
请各位留意一下各地的水上人。希望论坛里的水上人出来说说。

[ Last edited by jelly119 on 2005-7-16 at 03:57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08: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这个“五”怎么发音?可以录音上传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10: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jelly119 at 2005-7-16 03:45
我是博罗罗阳出生,长大的。母亲是正中罗阳人,父亲是客家人。对博罗本地话及客家话认识较深。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字,你们就可以区分到底是本地话还是客家话或白话了,就是“五”字。
博罗的本地话的读“五”是最 ...




博罗话和河源客家话可以通话,请问何以不属于客家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15: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博罗话跟很多地方方言可以通话,是相互同化的结果。按博西片往西排列的乡镇他们们的话都可以找到跟博罗本地话同化的痕迹,离罗阳越远,差异就越大。
客家话跟本地话的音调完全不同,个字的发音,语法,语气助词的表达也有很多不一样。可以举例句比较一下:
出门忘了带钥匙。
国语:糟糕!钥匙忘了拿
粤语:弊!唔记得罗锁匙
客家:了水!敢冇带锁匙
博罗本地:好(好贝,好贝添)!忘记拿锁匙。
各地方言都有多种表达方式,语法属一种直接的方式,而博罗话却用的是反相的方式。
就像“很高兴”用“好不高兴”形容。“很不容易”用“好容易”形容。
我觉得可以通话不是检验话系的唯一标准,毕竟有同化的因素。我想追溯历史更有说服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16: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承认不承认,认同不认同,但语言不是以认同为前提的,事实上,惠州、博罗话确实

与其它客家话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这就是语言学上的依据,再者,各地口音本来就有差

别,有的差别还很大呢。阳江话与广州话之间互相不能听懂,但都是粤方言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0: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问了我爸爸及一些讲客家话的前辈,他们一致认为博罗本地话不是客家话。
罗阳镇是博罗县的中心,解放后山区游击队复员当上县领导,以公庄镇为主的领导班子在罗阳定居生活后,形成了客家主流。客家话在罗阳一直占有一定的地位。其实当年的客家人也无法听懂罗阳本地话,客家经过多年的带动影响,仍一直存在客家本地同化的尴尬,其笑话百出。改革开放后,全国提倡普通话,不管是本地还是客家的官员强制学习,这样才慢慢解决了语言沟通的障碍。由于县城领导多是客家人,加上罗阳经济水平较好,大量的客家人迁移至罗阳,时至今日,罗阳客家人已经很普遍了。尽管如此,罗阳的原住民仍保留了他们的本地方言。以韩,刘,曾姓为代表。罗阳原住民分布在葫芦领脚下,小东门以内。上街,下街等
不知情的朋友可以打听一下,在罗阳的韩姓家族,是书香世家,代表人物:书法家韩道庄。他们会告诉你,他们跟客家是毫无关系的。
51楼的朋友提到的“博罗话和河源客家话可以通话”指的是今天的局面,请你找一个25以下的河源人,与一个80岁的博罗原住民对话,我敢说,他们对话很困难。
日后我会把博罗本地话的一些独特之处给大家作比较。一定会有很多你们意想不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1: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承认,在东江本地人中,认同出现了分化,有些认同客家,有些不。

不管如何,从语言学的角度看,惠-河一带的本地话归到客家话比较合理,尽管这些人自己不一定认为是客家人,客家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1: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jelly119 at 2005-7-16 20:49
我问了我爸爸及一些讲客家话的前辈,他们一致认为博罗本地话不是客家话。
罗阳镇是博罗县的中心,解放后山区游击队复员当上县领导,以公庄镇为主的领导班子在罗阳定居生活后,形成了客家主流。客家话在罗阳一直占 ...


不管你如何去否认,今天博罗话的语言面貌,已经是客家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1: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jelly119 at 2005-7-16 15:51
博罗本地:好(好贝,好贝添)!忘记拿锁匙。


这只是客家方言之间的语法、词汇上的差异,不代表博罗话非客家话,你列出的差异,好

比河源客家话和梅州客家话之间的差异意思是一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1: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56:我绝对认同今天的博罗话与客家话同化。我以上的观点着重放在过去的历史,并不是针对客土。我也是客家人。
57:我列举的例子还不够详尽,待日后收集。希望斑竹或专业人士提出一种合理的辨证方法来寻找证据。我的观点还是认为博罗本地话不是客家话的一种。也请57楼的朋友提出证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1: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某人要把博罗话从客家话分出来而归类到粤方言上,那是无视博罗话与其它地区客家话之间的相同的一面,而只看到与粤语相同的一面,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当然,惠州、博罗与粤语相似的一面是有的,如看说成“睇”、像说成“似”;但这些相同的地方不能说明惠州话就是粤语,潮州话与厦门话同为闽南语,但潮州话说看为“睇”,而厦门话为“看”,这能说明潮州话也是粤语吗?更何况全国7大方言里面,与粤语最接近的方言是客家话了,惠州、博罗话有一些与粤语相似也就不奇怪了。
有人说惠州人大多会说粤语,难道会说粤语就能证明惠州话就是粤语吗?惠州话因为是本地语就不是客家话?广东的汉族不都是从中原而来吗?何来本地话?再说客家人迁到南方也是有先有后,难道先来的就是本地人,后来的就不是本地人吗?再说划分方言的依据是方言本身的特征而不是其它因素,而偏偏有人却把其它因素也作为划分的依据了,如本地与非本地等等。如果把惠州话分出来,那河源话不也要分出来?其它地区如闽西一带与梅州惠阳话相差较大的方言不是都要从客家语中分出来?如果那样,客家话就是梅州话了。我不是语言专家,说法不完全正确,还是得请方言专家来解释下。

[ Last edited by 情系東江 on 2005-7-16 at 21:59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2: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例句比较一下:
出门忘了带钥匙。
国语:糟糕!钥匙忘了拿
粤语:弊!唔记得罗锁匙
客家:了水!敢冇带锁匙
博罗本地:好(好贝,好贝添)!忘记拿锁匙。


从化客家话系甘样讲的:弊家伙洛!唔记得Hi锁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16 22: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5/12我过惠州城区去 那里的“本地人”多是如此的回答他们身份:我是本地人,后面再问他是否为客家人?他们亦会承认自己的客家承认,既然讲惠州话的本地人都承认自己是客家人了,何以和惠州话可以相通话的“博罗话”不是客家话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21 01: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博罗话相对惠城话来说更接近客家色彩!我是说本地话的,我的长辈们也说自己不是客家人,但他们也未必知道.必竟客家人移民过来年代都这么久了!无论是语言考究,还是翻族谱,都可以证明是不折不扣的客家人.楼主没必要归到广府去,那样脸上就会有光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