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8|回复: 0

林生祥《野生》:关于客家女性的诗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2 16: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ent.QQ.com  2009年06月07日02:02   腾讯音乐 

拿到生祥的《野生》时,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激动。

封面上,一位横着眉的年轻男子,身后是美浓的稻田与山脉,还有少年的母亲和女儿。底下“野生”两字,确实名副其实地横生枝节,荆棘满地。这熟悉的木刻版画,来自广州新一代版画家王亮的作品。在此之前,于去年4月的林生祥与罗思容“每日 种树演唱会”的海报和宣传小册上,我已经领教过他的作品了,而这次用在生祥的专辑封面以及内页插画上,更让人感到“有机”的生命力。

如果但要从理性的角度来说,生祥的这一张《野生》可以简单地用以下寥寥数语概括:作为《种树》的姐妹篇,林生祥和诗人钟永丰一起给歌迷们呈现美浓的田园世界;作为这几年稳定的演出搭档,大竹研继续和生祥组成了双吉它的主力编配,他依旧喜欢在高音部分继续着低调的华丽(他对高音的固执程度,不得让你怀疑他的吉他是否老是在打品……);在上张专辑中以其趋于化境的冲绳三弦为专辑填色的平安隆,这次则换成了来自英格兰的民谣口琴手Conor Prunte;老搭档德国录音混音工程师Wolfgang Obrecht的支持保证了专辑的制作水平,他对拨弦乐器空间感和层次感的处理依旧一流;专辑封面和插页大胆起用了来自广州的新派木刻版画家王亮的作品,而专辑内页为了配合版画风格也采用了车缝线的设计。专辑售价人民币80元,好评热卖中。这就是《野生》。

当然,用这样的方式去听林生祥,就好比抛开歌词去听鲍勃迪伦一样了无生趣。尽管光这样听已经足够悦耳和吸引了。但一张专辑能让我从头到尾一直听得眼泪打转,《野生》的魅力显然不只是这些。

对于熟悉生祥的朋友来说,《野生》里面很多歌曲都不会陌生,在他近年的演出中都有陆陆续续地唱过,像《莫嗷》(原名《细妹,毋莫嗷》这样的歌曲我第一听时已经跟着唱起来。可即使《欧巴》《分捱跈》《姆妈,莫惊惊胆胆大》你都在生祥的现场悉数听过,但当你认真审视这张专辑的时候,你会发现曲目安排直接的秘密,而《野生》的主题又是如此严肃而深情,让你不得不听着潸然泪下。

是的,正如专辑的宣传文案所说,《野生》描绘的是客家女性,也就是我的妈妈,我的外婆,我的奶奶们。客家人向来以隐忍著称,而客家女人更是吃苦耐劳的典范。如今网络编辑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把女人当男人,把男人当畜生”。殊不知,客家女人从来就是当男人使的。她们从来没有裹脚的习俗,一般都穿木屐,因此脚板都很大;所有的粗活累活从来没有落下过,如我的奶奶50多岁时在停水时还能挑着两桶水上楼梯;因客家先民在中原老家时所受的传统儒学教育,宗族、家族观念根深蒂固,至今在客家农村里女子的地位依旧不堪入目,分田分地分猪肉都没有份,家里没有男丁依旧收到全村人民的鄙视,这也造成了“姐姐”或“妹妹”的备受歧视。而林生祥和钟永丰一起,用《野生》这张专辑描绘了一个客家女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全过程。

专辑第一首同名曲《野生》,生祥“一、二、三、四!”地打着拍子,犀利的吉他扫弦立即铺面而来。开头两段,唱的是怀胎十月时全家对腹中胎儿的期望:老天啊,给我一个儿子吧,我一定会好好地爱惜他,希望他一生平安。可惜,话锋一转,木鱼响起:“望想男丁兴,哀哉妹落地!”全家人的希望落空了,“想送(人)不放心,自顾自大像放生,命运自家担”。女儿应该庆幸,她没有被送人,可这时大竹研的吉他却开始湍急了,招牌式地高音潮汐而来,生祥一句点题:“闯来闯去不用惊,野生很耐命!”“野生”正是一个客家女子的最浓缩的概括。

可即使是野生,她的童年也会有过无忧无虑的日子的。既然家人不管,那我就自己去玩吧!《分捱跈》的意思是“让我跟”。生祥似乎暂时忘记了生女的不幸,他似乎心情不错,唱到:“阿哥,阿哥,让我跟你一起去玩吧?好吗,好吗,让我跟你一起去玩吧!”接下来,女孩如数家珍地憧憬着哥哥们的欢乐时光:下河洗澡、摸鸟巢、爬山……可哥哥似乎不信,生祥“唔”地一声最为传神,仿佛正在考虑要不要带妹妹去。妹妹着急了,哀求地说到:“我保证,回来我一定不会半夜‘发青眠’!”“发青眠”在客家话中是做恶梦的意思,但既然是出去玩,怎么会做恶梦?可见,这里的意思是:我做梦也不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的!这样的语气,更加凸显出女孩在家族中地位之低下,通常“做梦都不会说的”只出现在各种白色恐怖的镜头中,而不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之口。况且,她的要求很简单,只是让哥哥带她出去玩而已。

妹妹哭闹了。这时,邻家的一个大男孩跑过来给她唱了这首《莫哭》。这首歌的歌词部分是曾秀梅在客家传统童诗的基础上加工而成,因此它具有浓烈的传统诗歌风味。“番豆寡寡泥,你要嫁给我。”去挖番豆而已,它身上的泥少还是多,为什么我就要嫁给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别着急,这就是客家山歌,和《诗经》里面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没有区别,这就是赋比兴的用法。这时,林生祥和大竹研都变得温柔起来,活泼的吉他分解带着Swing的节奏而来。生祥在唱到最后“母猪头晕晕,公猪口水喷”的时候,估计自个儿也笑了。小妹听着阿哥粗俗的比兴,也忍不住笑起来。

可惜,少不经事的童年,快乐但短暂。接下来的《分家》,一开始的前奏部分已经显得无线落寞,大竹研整首歌也一改往日的清脆,在低音部分一直徘徊着。面对着兄弟阋墙,妹妹只能无奈:“妹仔无名无份,无权过问”。钟永丰的词作无尽凄美,他用女性的角度拷问男性的世界,发出了“兄弟分家硬过铁,伙房分割冷过冰”的批判,而第三段“可以可以吗?留下那几棵大树;芒果杨桃树,留下童年的脚步。”和《种树》对应,更是让人无限唏嘘。而王亮在此处的插画,是一个眼睛抹黑、嘴角阴险的男人。恰到好处。

接下来的《姆妈莫惊惊胆胆大》之前就已听过,很早就喜欢。生祥的歌词和钟永丰相比,在诗歌化的程度上当然有所不及,却也有自我的口语化风格。这时距离分家已经有数十年,往事就让它过去吧,可现在农村经济又被外来的大米和蔬菜给破坏得不成样了,只能养几头猪维持生计,这时候生祥曲风变得跳跃而轻快,大竹研节奏时也增加了旋律化的雕琢。生祥为妈妈打气:“妈妈,别怕,大胆点!”妈妈在鼓励下,“驶上那台,破落发财车,没有挂牌的褪色的发财车”。这一幕,让我想到了朱自清的《背影》。这不同的是,故事的主人翁从爸爸换成了妈妈。对于客家人来说,没有爸爸和妈妈之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