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21|回复: 0

再貼《台灣客家李文古話本》部分內容先睹為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5 17: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gyiko 于 2012-10-7 20:28 编辑

第二十五回〈看手相〉
李文古跛啊跛仔行到屋下个半路項,豬哥榮適後背逐等來仔。
「豬哥榮,爾特別愛同ngaiˇ記得,天光日爾就會知死仔那。」
李文古頓恬下來等佢講。
「ngaiˇ時恁仔講,ngaiˇ又無賴爾。」
豬哥榮聽講,詏佢無冤枉李文古,佢講个全部都係事實。
「毋使講,愛記得就好。」
李文古講等,無想著遠遠行來一个人。行兼來[1]正知就係上擺堵著个地理先生。
「噯噯噯噯,茅山。」
地理先生一看啊著,就緊喊李文古。
「啊,地理先生喔,爾今晡日係麼个風呢?」
李文古笑笑仔問佢。
「麼个風喔,爾裡隻金瓜寮,ngaiˇ个羅盤愛監爾賠啦。」
地理先生大氣轟天个講愛李文古賠佢跌忒个羅盤。
「嗄,麼个意思愛監ngaiˇ賠呢?」
李文古想毋通羅盤跌忒干佢麼个事。
「噯噯噯,分爾唆唆慫慫,羅盤就跌忒哩,看啊爾仰仔同ngaiˇ講?」
地理先生講,該日全部就係因為李文古講揫恁多麼个地理風水,正會害佢摎羅盤跌落崩崗下,故所愛李文古賠。
「哼,做媒人都毋係包爾降倈仔哩。」
李文古聽佢恁樣講,當毋歡喜个罵佢。又過講:
「爾係較客氣兜仔呵,無的確[2]ngaiˇ茅山會帶爾去哪搭仔[3]看呢。」
「有影係無?」
地理先生聽講李文古愛帶佢去看風水龍穴,早就毋記得麼个羅盤,遽遽問佢。
「日頭一出,哪位也係,仰會睛盲仔看戲——無影呢?」
李文古挑挑講笑,佢講日頭出來,滿哪仔[4]都會有陰影个地方。
「該就恁樣,來去分ngaiˇ請,順續[5]同ngaiˇ講好个,茅山。」
地理先生一心想愛知哪位有好風水地理,無聽出李文古適該講笑,續愛請佢,又愛李文古渡佢去看風水。
「無又乜好,打幫爾喲。」
李文古聽佢講愛請,就應佢好。又喋大話講:
「該毋好恅著[6]恁隨便就請仔ngaiˇ著喔。」
「係啦,便菜飯仔,無棄嫌正請仔著爾。」
地理先生講等就愛拉佢。
「該怕毋好,敗勢。」
李文古假意講毋好,腳又跈等佢行哩。
「毋會,來去那。」
地理先生講等,就暢暢仔行到頭前帶路,李文古也一路項唱等歌仔跈適後背:
「ngaiˇ就係專門看地理个人,人人喊ngaiˇ茅先生。看著佢對ngaiˇ恁好,無去分佢請啊會敗勢。食飽飯,ngaiˇ愛同佢尋一隻,無人葬个地跡。爾看那,該搭仔,該片山坪項,一隻生龍口,等下ngaiˇ帶爾來去,詳細講爾知。」
地理先生聽著李文古講有生龍口,越甚歡喜。無幾久仔,兩儕就來到一隻單家園屋[7]。地理先生講:
「到哩,落來坐。」
「啊,若屋下好喔,豪光[8]萬丈呢。」
李文古行落屋肚,連連大聲个喊起來。
「啊!毋係。日頭射適天窗下來。」
地理先生講,原來係日頭適天窗照下來,正會恁光。
「好,啊!毋係呢。」
李文古正應佢知仔,毋知又看著麼个,佢又大聲喊等:
「看那,爾看該張食飯桌下。」
李文古拉等地理先生,指等食飯桌,喊佢看。
「爾仰看對該去呢?」
地理先生毋知佢變麼个鬼,問佢。
「哼!無採[9]爾做一个地理先生,若屋下有生龍口爾也毋知?」
李文古笑地理先生,連自家屋下有好个地理風水也看毋出來。
「哀哉,講著都會嚇死ngaiˇ。」
地理先生聽佢講,毋相信。
「啊,這還愛使尋,ngaiˇ同爾講喔,桌腳下這隻生龍口喔,就係安到金雞形啦。」
李文古講破分佢聽,講佢毋使滿哪仔去尋好地理,眼前就有一隻哩。
「金雞形啊?」
地理先生个目珠擘到大嫲牯粒,裡背有當多个問題無解。
「無毋著,爾看,最難得就係這金雞形。」
李文古本成就知,該隻地理先生係一个半桶水仔,想愛弄佢,就挑挑摎佢講着一隻麼个「金雞形」,又係盡難得个風水地理。
「哇,該ngaiˇ就好空哩哇。」
地理先生聽講,暢到嘴都合毋揫。
「ngaiˇ同爾講,愛葬愛恬恬毋好講,時間黎明天大光,爾吂食朝就好葬,包爾六畜一大胱。」
李文古趜到當正經个樣仔,又過詳細解說分佢聽,講愛仰般葬,憾擺正會發達。講忒又偷偷仔轉身來笑。
「哈哈哈哈。」
地理先生聽著又暢到哈哈大笑,歡喜到奈毋得。
「啊,麼个六畜啊?」
忽然間,佢像想著有麼个毋著个樣仔,遽遽問李文古。
「包爾永久做大官哩,麼个。」
李文古笑笑仔轉嘴講。
「噢,茅山,看爾對地理有專喔。」
地理先生講好話,托厥核卵褒佢。
「豈敢豈敢,不過這个地理呢,係吾个副業。吾个專長呢,毋係地理,係一个手相學。」
李文古無想著這隻半桶水仔恁無常識,連分人整治著仔也毋知,就想弄一擺悿悿分佢。佢趜到神神个樣仔,開始畫虎膦,講自家个專長係看手相。
「嗄,爾也會手相,裡ngaiˇ就跈爾毋著哩。」
地理先生聽講,還較服佢,就差一滴仔無跪下來拜佢為師定定。
「ngaiˇ相當,得過諾貝爾獎金个人,爾知無?」
李文古講佢得過諾貝爾獎金。
「咦?麼个呀?ngaiˇ仰毋識聽過糯米煮漿呢?」
地理先生從來就毋知有麼个諾貝爾獎金,厥个嘴擘到大大問李文古。
「諾—貝—爾—獎啦,麼个糯米煮漿。」
李文古一隻字一隻字講分佢聽,毋係糯米煮漿。
「噢,該爾嶄然會哩,毋會續手講來參考參考,後生个人較會。」
地理先生聽佢講到恁慶,就想愛李文古摎佢看手相。
「該無問題,李太白个子孫。」
李文古沙鼻弄弄仔,講佢係李太白个子孫,哪有麼个問題。講等就拉過地理先生个手來看。
「裡隻手奈係?……」
地理先生看著李文古拉厥个正手,想佢怕拉毋著手哩,問佢講。
「恬恬,時代無共樣,坐等來,ngaiˇ會講。」
無想著李文古毋分佢講下去,續講時代無共樣仔,手相个看法也無相同,喊佢坐好來聽就好。
「欸,手紋看起來,爾裡个人高朗高朗,屋跡做來四四方,可惜屋背透糞缸。其他呢,還有,爾莫慌。ngaiˇ也老實對爾講,講好爾若莫歡喜,講壞爾也莫受氣。照爾裡个手紋看起來呢,賺錢毋會濫糝來,增差手丫有過開,好得外背有包倒轉來,該無,若个財產就會打大開,一定賊仔會走落來呢。」
李文古講花舌[10]就一等會,地理先生聽到時,嘴擘擘仔,頭那緊頷:
「唔,唔,講个有理。」
毋過,佢還係想毋通,大家看手相都係看左手,仰會李文古係看正手呢?到尾,佢還係忍毋核,試試仔問李文古:
「茅山,看裡隻手曾著[11]?」
「係哇,爾拿左手ngaiˇ就看左手,爾拿正手ngaiˇ就看正手,這無人會个呢?」李文古罵佢山戇毋識出孔[12],仰問恁無常識个話。又講:
「係啦,講分你知啦,正手看福壽,事業就愛看左手。」
講等,佢又拉過地理先生个手來看。
「差毋多差毋多喔,爾愛出外有過好,手紋看來毋會淺喲,中央裡條係縱貫線,側膁[13]該條係山線,外背个條就安到海線。唔,看起來爾裡个人,愛去台中愛坐山線,海線毋會通喔。」
李文古笑笑仔講地理先生个手紋,像台灣个鐵路線。係愛去哪,愛曉得坐車,正毋會錯喔。
「嗄,爾講个ngaiˇ仰無聽過呢?」
地理先生一下轉想毋過,續毋知佢講麼个。
「係啊,像爾恁樣,食飽呢,毋會想食喔,睡飽呢,毋會想眠个人,係毋係啊?」
李文古趜到當正經个問地理先生。
「唔,係喲。」
地理先生頷頭講。
「照爾這條看起來,爾下崎倏倏袞[14],上崎會緊敨大氣喲。」
李文古又看仔一下地理先生个手,指等一條手紋講。
「爾這个人做事,同該阿三伯姆做媒人共樣,從頭到尾拉拉拖拖[15]呢,行路合一支腳前一支腳後。」
李文古又接等講。
「茅山,有影喔。」
地理先生聽著李文古講佢行路會一支腳前,一支腳後,偷偷仔比著一下腳,正經有影呢。佢無想著李文古會講到恁準,嘴續跈等講出來。
「該無恁樣好哩,爾無閒,天也暗哩啦,ngaiˇ天光朝脣還有事情呢,正來去尞呵。」
李文古看著該隻地理先生,分佢弄到這下還係迷迷糊糊,過弄下去也無麼个意思哩,就愛告辭轉去。
「該毋好,茅山先生。罕得啦,這食夜,這食夜。」
地理先生當好客,愛留李文古食夜。
「該毋使,無閒正來尞喔。」
李文古講等,人早就走到大路項囉。
「哈哈哈,該隻地理先生還戇喔,分ngaiˇ騙著還毋知。該桌腳下仰有生龍口呢?該雞仔適該緊拈飯糝[16]毋係『金雞形』呣。嘿嘿嘿………」
臨暗仔个天氣,屻崗頂開始起風哩,路脣个樹仔,搖就會搖,悉悉簌簌个樹葉聲合等李文古个笑聲,適夜空項飄散。世間肚,毋知還有幾多人像地理先生恁樣,分著自家个執性綯著還毋知。佢兜總係相信自家所知个,毋相信毋知个,正會分人騙著還信仃仃仔[17]喲。


[1] hangˇ giamˊ loiˇ走近一點。
[2] 說不定。
[3] 某個地方。
[4] 到處。
[5] 順便。
[6] 客語「以為」的意思。
[7] 意指單獨的住家,周圍沒有鄰居。
[8] hoˇ gongˊ光芒。
[9] 枉費。
[10] 形容虛假而動聽的話,即謊話。
[11] cienˇ,有難道的意思,「曾著」意同「豈對」。
[12] 比喻沒有見識。
[13] zedˋiamˋ指腰部兩側旁邊,後引申指事物的側面、側邊。
[14] 上坡很快。
[15] loˊ loˊ toˊ toˊ
[16] 客語飯粒之意。
[17] 堅信不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存档|手机版|返回页顶|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GMT+8, 2024-5-29 22:12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24 https://www.hakkaonline.com

手机扫码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