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5|回复: 0

兴宁寻根溯源及祭祖盛典纪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14 12: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兴宁寻根溯源及祭祖盛典纪实  
                                                                   海丰 张汝劲

                                                       我祖自兴宁

       来自中原的客家人为求生存发展,自有迁徙传统,不断顽强拼搏,在异地繁衍壮大。
       我族支则从梅州市兴宁长排岭出祖。遥想清康熙时代的1700年间,我八世祖黻宸公、黻乾公兄弟,因祖地兴宁长排岭人口激增,耕地窄小,生计维艰。而海陆丰一带地广面海,更适合繁衍生息。先祖遂携其子辈家眷,挥泪从祖地迁徙,风餐露宿,征途漫漫。其艰辛可想而知也。
       据我村古谱明确记载:“从兴宁迁陆丰河田,再迁海丰择尊尧陂乡建基。兄弟叔侄锄荆辟莱,创业垂裕后。”以此可知,我们族系离乡背井,在人地生疏处,披荆斩棘,代代奋斗,数百年来,岁月悠悠。我支系后裔虽乏达官富贵,却也开枝散叶,裔孙兴旺。现可统计到的本脉就有两千多人,分居在海丰、汕尾区域几个村片,或散居在各大中小城市。
      慎终追远,不忘祖德,此乃中华文化的传承,也是我们裔孙之孝道。我们迁居海丰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漫长岁月,何以此时才寻亲问祖?正所谓万法因缘生,缘聚则生,乃为自然。海丰到兴宁,以现代之通信发展,仅在须臾刹那间。然在以前,却是路途遥远,山水阻挡,舟車难行,极为不便。而且迁居后的前几代后裔,开荒拓地,拼命苦干,以解决温饱,历尽艰辛;再几代后裔,四地散居以谋求发展,天各一方,很不容易联系;再加上长期社会动荡,天灾人祸,民不聊生而自顾不暇,何能寻根修谱乎?及至改革开放后,我们族人方有衣食丰足者。此时,裔孙思慕祖德,探究祖源,此实乃天人合一、因缘成熟也。
      说到家谱,我支系先祖素重视家承,有先见之明。
      我九世祖其名公乃清代监生。家谱序曰:“公亲书历代承祧一纸。大约公因失却家乘,恐后来子孙茫然宗绪,故就所知而略誌之。虽是片牍,未及太始远代来历根由;而自一世祖以下宗支不紊,昭穆秩然,是亦我姓中叶之族谱也。”
      十二世祖清朝痒生彬公亦郑重书:“敬录之,谨按所誌而以平昔所闻诸亚父之所述者而添注之,以俾世世子孙披览而知略焉。及后子孙探闻祖家在兴宁县长排岭乡出祖。”
      十六世孝魁公是书法家,照谱再录,传至现代。
      此三次谱记,对于寻找祖源起了决定性作用。如果没有先祖白纸黑字的凿凿记载,几百年后的我们裔孙,要想寻根,岂非大海捞针乎?
     先辈几百年来虽条件所限,不能常回祖地祭祖,却为我们做出尊宗敬祖的表率:一者,迁居后,“择地安葬历代考妣”。先祖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想方设法把没有后裔留守祖居地之直系先祖骸骨,隆重迁往海丰安葬,为后代年年祭祀提供方便。二者,适时编录家谱,令后世子孙不至断了祖源。
       常言道,树有根,根深叶茂;水有源,源远流长;人有祖,知渊源,外迁者,何曾不念祖,何曾不思亲!先祖大概言传身教,率先垂范,来引导我们思亲追远吧……
不舍寻根志
       近年来,我支系裔孙对寻亲问祖越发心切。2020年,尧陂村汝开、奋新、奋利、俊标等裔孙自发到兴宁寻亲,得兴宁张氏宗亲热情接待,大力帮助。因所提供资料不甚完整,兴宁宗亲按本支四世祖法繇公谱录为依据,虽也在兴宁石祖婆系骆岗岭张氏谱找到“法繇公”字样,但横竖比对没有相关佐证,上下世辈不符,相差甚大,故否定之而此行未果也。
       2021年,适逢尧陂村张氏少宗祠重建,木思、少建、汝贤、汝义、训潮等裔孙,在往兴宁择日期间,亦专门安排时间到长排岭周边寻找先祖。说来奇怪,这几位裔孙途中还经过石崖小学,下车询问先祖居地所在;可惜所问者非知情人;且天色已晚,行色匆匆,无暇细研逗留,虽与祖家近在咫尺而失之交臂也!痛哉惜夫——
        也许我族里还有别的裔孙通过其他途径搭线寻根者,详情不得而知也;但其寻根敬祖之心,值得弘扬与敬佩矣!
       少宗祠落成重光时,我汝劲作为裔孙瞻仰祠堂先祖神牌,顷间心思绪万千。水源木本,我们有今天的人丁兴旺,能不把先祖源流弄清楚吗?我发心排除万难,重新修编分支家谱。
       我们说干就干,随即动员族人在清明节期间上山扫墓,查考碑文,比对家谱。我发现,支系一至三世祖虽有世系传承记载,但居葬地不明。如无法找到先祖源地,仍是重大遗憾。
        我吸取前两年裔孙寻祖的经验教训,这回另辟蹊径。我充分运用现代互联网传媒工具,果然起到事半功倍之效。我上网得知张长兴老师研究兴宁张氏源流几十年,有著作《兴宁张氏源流考》,顿时眼前一亮。遂网拍请购一册,更挑灯夜读,书中“寻宝”。虽未能获得答案,却顺利联系到了长兴主编。
      老师慈悲,一经接触,他即刻答应帮忙寻找。他利用广泛人脉与张氏文化网络平台,马上介绍族谱研究之行家汉权、川城两位宗长与我研讨。兴宁宗长长期来热衷为寻亲问祖者翻阅资料,乃至实地调查,非常用心。经与我方提供的家谱进行细心比对,终于找到确凿的祖源地——“长排岭”。而此“长排岭”,并非两年前我族人去过的坭陂镇的所在,而是一个没有地图标记的地方——新圩镇石崖村的长排岭(因长排岭与荷树下合并,现在门牌都是标记“荷树下”)。这里正是我们先祖的故居也!
      消息一出,全族上下欢呼雀跃。

                                           祭祖千秋情

       密锣紧鼓。依宗长建议,族人择了最早一个吉日,回乡祭祖——圆几百年来我们海丰裔孙的夙愿啊!
      2022年壬寅岁四月廿六,由尧陂村佛色、火让、木思、少建、汝盛、汝劲、奋新、俊标、奋利、奋成、春林、诗星等十二人,屏凤山村思伟、思杰等二人,汕尾城区林埠品清思利、汝锋、训滔、训洲等四人,老中青结合,四辈裔孙际会,组成认祖归宗恳亲团。我们置办了香烛纸帛、三牲祭品,回兴宁祖家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
      当我们五辆小车乘孟夏长风,穿州过县,来到兴宁新圩镇长排岭祖地时,只见祖地祠堂崭新夺目,在丽日下熠熠生辉。大家目睹祖祠,激情满怀。祖祠门口挂着“热烈欢迎十世伯祖法繇公后裔回乡拜祖”长条幅格外亲切,让我们深深的感受到亲情的温暖。眼前沃野平坦,近前西沟河、不远处宁江河两河景色恰似双玉带环腰,在祖祠门前自北向南滔滔不绝的流过,滿目青翠欲滴…。这正是先祖所居之风水宝地啊!我们先祖300多年前从此出发,在海丰繁衍传下十一、二代子孙。作为后裔的我们,经过几年的艰辛寻根历程,终于如愿以偿的回到祖源地!其幸福,其激动,无以言表……
       庄严隆重的祭祖时刻到了——
      我们裔孙虔诚站立列队。兴宁的川城宗长亲自主持盛典。先拜天地,有天地才有我们人类啊!再拜祖宗。过了悠悠几百年,我们才有机会在祖地祭拜先祖。这一刻凝聚了我们漫长岁月祖祖辈辈太多的夙愿!神圣庄严的先祖牌位展现在我们面前,大家肃然起敬,所谓“祭如在”,即先祖现时与我们同在,在接受我们的祭拜,在欣慰看着法繇公传下迁居海丰这支后裔生齿日繁之可喜景象……
      祠堂牌位上赫然写着的“七世祖隐德敦崇公”(即我支系一世祖敦崇公)与“八世祖处士名东公”(即我支系二世祖明东公)颇具德行,威望乡里。“九世祖文耀公”(即我支系三世祖)是清朝痒生,亦是有名望之先祖。今日,我们与先祖到底重逢了!这是展现我们血脉相连的特别时刻,千言万语涌心头,代表我们心声的祭祖文由思利宣读——
           “恭惟我祖,功高德厚,源远流长。
            诗书重训,嗣孙济美,叨沐前光。
            届兹三百多年迁海丰裔孙回乡,寅具牲礼,拜善祠堂。
           至诚至孝,追报不忘。
           伏惟勿吐,于焉鉴尝。
           启佑我后,房房而膺富贵,世世而庆荣华,奕世齐昌!
           尚飨——”
      我们虔诚上香敬馔礼拜,默念祖德,行礼如仪,祭祖圆满结束。
      接着进入会亲环节。大家亲切交谈,互诉亲情,开心合影留下历史的永久定格。
     大会先由立环族长致欢迎词,热烈欢迎海丰宗亲回到祖源地寻根拜祖,共叙情谊。再由汝劲代表外迁海丰宗亲致感谢词。致词虽无华丽词藻,却用朴实言语,道出了我们的真实心境——
    “我们怀着万分虔诚之心,回到祖家,拜祭祖先;我们怀着无比喜悦之情,回到祖家,会见亲人。
      我代表法繇公后裔,对锲而不舍考究张氏源流的长兴宗长、汉权宗长、川城宗长表示衷心的感谢!叔祖法镛公后裔,长期不辞辛劳,虔诚奉祀和纪念我们共同的祖先,功德无量。我们对此表示由衷的感谢与赞叹!对今天祖地宗亲们的热情招待与完美准备祭祖事宜,我们致以真诚的感恩!
      此次会亲之后,我们会修编好家谱,把这边的信息记录在谱,让两地子孙代代相传;我们永远不忘这里是祖源地,更不能再中断与这边亲人们的联系!
      今天我们确实非常欢喜。这种欢喜之心,难以言表。只有发一片真心,感念祖恩;只有说一句话语,谢谢大家!”

                                      继往而开来

      此次寻祖,仅用一个月时间。在外界看来,似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之感叹。实际上,只是应了一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如果没有先祖记载祖源地信息;如果没有汉权宗长用所收集的旧时地名资料,查到长排岭就在石崖堡;如果没有川城宗长三年前到当地与立环宗长考究祖先牌位并记录在册,要找到这改了地名的祖源地,谈何容易!功底深厚者,当属兴宁《张氏文化》研究室长兴主编,其孜孜不倦的研究“客从何来?我从何来?”课题,且利用张氏文化的广泛平台,热心联络祖地宗长,群策群力,为散居各地的张氏宗亲寻根认祖作贡献。
这次寻根祭祖圆满成功,可谓我族之千秋大事也。今后要永志此行,继续发扬光大。
然而寻亲问祖之任务远未结束。据现有记载,敦崇公上溯,尚有六代先祖未能确认祖源;法繇公传下,也有分系旁支不清楚迁居何地。我们任重道远,仍需不断努力,继续寻根,完全理清“我从何来”……
      木本水源敬祖者昌!
      愿先祖保佑我裔孙代代兴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存档|手机版|返回页顶|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GMT+8, 2024-2-21 05:55 , Processed in 0.017324 second(s), 4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24 https://www.hakkaonline.com

手机扫码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