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23|回复: 0

[原创] 镇住我的月娘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6 11: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镇住我的月娘娘
         张长兴
 
 “月娘为什么老追我?快告诉我,爸爸!”
我跺着脚,匆匆地问,急急地催。
 这是我70年前的孩提时的事了。那是一个朗朗的夏夜,银盘般的月亮挂在中天。流了一天臭汗的我们,正坐着、躺着,在草坪上享受着月儿洒下的清凉光波。
在与父亲回家的 路上,我忽然发现月儿古怪: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我停它也停!它不仅死死缠我,还眨着狡黠的眼睛,似乎在审视我……
怎么办?只有有文化,村里人又公认知识广博的父亲,才是我的救星和导师。
 想不到父亲也给我问懵了:先是一怔,驻了足,仰望月儿,又沉下头;右手在悉悉刷刷地搔着他那刚逾“不惑之年”却早已秃的头顶;末 了,眼眨了又眨,才溢出神神秘秘的一笑:“你还不太听父母的话!听大人的话,若是你真真正正听话,月娘娘便不追着你算账了!”
那天夜里,父亲授喻的“天机”搅得我好久好久不能入睡;又好久好久,我还在自省:是曾挖过别人一个红薯,还是骂过谁,或是因什么忿忿不平而顶撞过大人……
为了月娘娘不再找我算账,为了平平安安的未来,我只能苦苦心心自责。只是责来怪去,仍是“剪不断,理还乱”!在我乱得糊糊涂涂时,一个满脸黑纹的怪老大婆,怒冲冲从天而降,利爪抓住我往天空一摔,我旋即又往深渊落去,我才于“啊——”的惊叫中的恶梦醒来……
恶梦醒来,冷汗淋漓!  
我当然得听话,不听话太可怕!   
我对父母我言计听从。但我“听话”好久好久了,我做了好长好长时间的乖孩子了;然而,为什么每到月夜,还是“月亮走,我也走”呢?
问父亲,他不置可否,含含糊糊的。
待我问得急了,他只能眨巴着眼睛,沉思良久,说:“你要一直听话,永远做个乖孩子,月娘娘才不会追你啊!”
 啊,“一直”、“永远”,苦海茫茫,何处是岸啊?每到月夜,在其他小伙伴欢快玩耍之际,月娘还是在紧追我不舍,我还在惶恐之中…  …   
似水流年。长大后我才明白,我走月走不过是十分普通的天体物理学现象;而且,月球还是无人住的荒漠;只有地球上的欧洲那么大,是没有任何生命的,绝对不会监督我、威胁我。
我当然明白,爸是怕我自以为是,怕我学坏,便要制造出神秘而恐怖的怪物来镇住我。
只有用神秘的永远不可知晓的怪物镇住我,我才会听话,才会做父母的乖孩子。
然而,几千年来,中国如我父亲的许许多多的长辈、官长们哪里明白,正是他们长期以来,在动机良好地人为制造出神秘而恐怖的魔影吓唬小人物的时候, 正当他们陶醉于我这样的小小百姓乖乖听话的时候,如我这样的千千万万的小小百姓便形成了特有国情、民情下的思维定势——碰到一时弄不 清的事物,无名的恐惧便临降了,探索精神便灰飞烟灭了……
阿弥陀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扫码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