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54|回复: 1

客家芬芳犹扑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2 09: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客家芬芳犹扑鼻

彭晓玲
    客家人从遥远的历史,走向了今天。千年的迁徙,万里的奔波,是怎样一幅悲壮而又宏大的历史画面!联想当年为同一历史肇端而殒灭的古希腊罗马文明,有谁不对这一历史画面感叹万千?而今,古老的文明也在现代文化的碰撞下,发生的蜕变,古树上抽出了新枝。在官渡镇观音塘村村口新建的门楼上的一副对联则形象地描述了这种变化:“此系客家村先祖南来结庐开埠耕田凿井三百余年粤俗未改后人至今思嘉应;当称新胜地英才辈出纤陌交通佳禾葳卉四千子弟安居乐业黎民交口颂观音”。门楼后是一条3公里多长的水泥村道,村道两边是一丘丘碧绿的烟田,村道的尽头则是一座古风犹存的谢氏宗祠——历史与现在就这样被巧妙地对接起来。这就是我们要采访的又一个客家村——观音塘村。市政协副主席谢建国正好是观音塘村人,记者专程去采访了他,据他介绍,这个村的客家历史是客家人来浏史最近的一支之一,浏阳绝大部分客家人都是在明朝或清朝初年迁徙来的,而观音塘客家人则是在清朝康熙年间从广东嘉应州(今梅州市)陆续迁来的,来浏后现在还只传到了八、九代左右。也许正是相对“年轻”的缘故,在观音塘我们竟意外地见到了好些具有客家特色的物品,也听到了不少关于客家民俗民情的介绍。
麻篮和纺车
    在观音塘,谈及客家文化,言必称“谢老”。村主任古长根带着我们拜访了谢老。“谢老”名叫谢兆平,81岁的谢老经历十分丰富,他在解放前是湖南大学的高材生,华国锋在湖南工作期间,曾任华国锋的秘书,现离休在家颐养天年。谢老十分热衷于客家文化的研究,他领着我们进了书房,打开书柜,满满一柜子书,竟全是关于客家文化和家族史方面的书籍和资料!谢老认为,客家人是在“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的艰难处境下,辞乡别井,择地而居。至于浏阳的客家人,则是明初朱元璋血洗浏阳后,从江西、广东移民而至的,观音塘的客家人大部分是从广东迁移而来的。他翻开谢氏族谱,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记载:“辉云公,清康熙42年癸未(1703年)自粤迁浏东观音塘。”而族谱上的一张“谢氏祖先自河南省南迁湖南浏阳示意图”,则清楚地记载了自西晋年间至清康熙年间的南迁史。当我们问及有没有客家特色的日常用品用具——在张坊守和村采访我们感到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任何这方面的东西,谢老的儿子谢岳军连忙说,有!——这真让我们喜出望外。他搬来了一个圆形的竹制的篮子,篮子周围是均匀的小孔,上面有一竹制盖子,尽管显得很旧但依然可以看出其精致来。谢老介绍说,这是客家人用来织麻的东西,叫麻篮。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谢岳军领着我们爬上了阁楼,上面竟有不少“古董”!谢岳军说,基本上都是客家人用的东西,有纺麻用的纺车、竹制的衣箱、竹制的烤火笼、木制的夹子和木盆,有一辆小推车,车轮已经坏了,可以想象当年客家人推着它走过了多少的山山水水!最有意思的是一架上面有一个小木箱、带有木制齿轮的东西,村民们竟已经不能确认是作什么用的了,有人认为绞麻用的绞车,有人说是用来脱棉花籽的工具。结合麻篮、纺车等物品,我们推测是用于绞麻的绞车的可能性要大些,具体是什么只能等专家来确认了。有一点可以肯定,能制作出如此精巧的用品,说明客家人的制作工艺水平已经是相当高了。
观音庙与谢氏宗祠
    顾名思义,观音塘这个地名自然应该与观音有关,果不其然,谢建国介绍说,观音塘曾有一座规模宏大的观音庙,占地近5亩,当时堪称浏阳东区第一,香火十分旺盛,观音塘这名也就因此而来。但在文革期间被破坏了,如今只剩下了小小的一隅,已全无当年盛景。而立在村头的村碑则记录了观音塘的人文历史:“回溯当年客家先祖携妇将雏,千里跋涉辗转于此,听半夜仙鸡叫醒,见东方群龙相聚,……,先祖们放下了挑担,聚族而居。几百年来,生息繁衍,筑屋种树。如今犹见:几里观音古街,几栋巍巍宗祠,几口百年老井,几棵参天古树。”从这段文字中我们领略了一些观音塘的往年的盛况。谢建国说,解放前观音塘是浏阳至张坊的必经之地,那时商贾云集,来观音庙进香的也多,观音街有几里路长,十分热闹。无疑,这种交通要道的地位促进了客家人与本地人的文化、经济的交流,在这里会出现一些制作水平相当高的器具用品也就不足为怪了。遗憾的是现在的观音古街只剩下了不长的半边街,只能说是遗迹犹存。
    据介绍,谢氏来浏阳观音塘的第一代始祖是挑着铁箱担子来的,所以才有村碑中的“先祖们放下了挑担”一说,谢氏在观音塘安下家后,几代人都以打铁为生,不但观音塘成了当时东区的“铁业中心”,而且还挑着担子走南闯北,浏阳河两岸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70年代,流经观音塘的金鸡河在改造时,河中还挖出了大量的铁屑,现在的村道上也时常能见到铁屑。谢兆平老人说,客家人的重要特点就是家族观念十分强,有客家人就必有家谱,必有家庙,观音塘也不例外。观音塘的家庙、祠堂有十几个,大一点的有古家、林家、谢家等,尤其以谢氏宗祠最为有名。当时谢氏宗祠乃浏阳、平江、醴陵三县的谢氏总祠,该祠从1864年开始修建,一直到1923年才完工,整整建了60年,建成后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共有三进九栋十八厅,长十五丈宽17丈,规模和气势甚至超过了当时的浏阳文庙,革命时期曾作为苏维埃政府驻地,也作过红军后方医院,解放后作过小学,后被作为人民公社的粮站贮藏粮食。谢老说,幸好谢氏宗祠成为了粮站,因而才在文革中得以幸存,而其它的十余座祠堂都被破坏了,大部分已不见踪影。但不幸的是后来因年久失修,而逐渐坍塌,如今只剩下一部分了。记者专门进到宗祠,看到宗祠虽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辉煌,但大体轮廓还在,宽敞的大院、高高的梁栋,可以想象出当时的雄伟气势来。

哭嫁
    “一送里格红军,杆子格下了山……”谢老告诉我们,这首脍炙人口的《十送红军》歌曲就是客家歌,从谢老的轻轻哼唱中,我们分明听到的是源远流长的客家传统文化。谈到客家的风俗习惯,62岁的林志秀老人还是蛮清楚的,他说,最能体现客家风俗特色的就是婚丧大事。客家人迎亲都是在夜里,一般都是在午夜子时到凌晨,接亲的队伍都要夜行。客家婚礼程序繁多,光完婚之日就有“铺床”、“花轿”、“行嫁”、“哭嫁”、“拖青”等等。以“哭嫁”最为典型,客家人认为,“新人不哭、娘家冒福”,但多数是新娘发自内心的真哭,因为即将离开父母,惜别之情难免。哭嫁从在门口磕头离开娘家开始,上轿前,新娘痛哭不肯上轿,娘家人还得赠“上轿钱”。有的地方女方亲人还要“陪哭”、“劝哭”,有腔有调,犹如一场哭的大合唱。当然,随着文化的融合,现在这样的繁琐的程序已不多见了,但拜天地、拜祖牌、拜父母、点大红烛等习俗至今仍流行。
    而丧礼同样也是很隆重。逝者在去逝之时,要烧9斤4两“落气钱”,还要烧一个用纸扎的“轿子”,表示送行,然后要用“香汤”对死者进行沐浴,所谓“香汤”,也就是紫苏叶子煮的水,用来做“香汤”的水也有讲究,要点上钱纸香烛,前往河边盛水,盛水只能一次成功,不能来第二次。还有一个不同的是,本地人做丧事一般是在出殡前烧“灵屋”,而客家人是在出殡还山后再烧。林老说,因为时间的关系,慢慢地客家风俗已与当地同化了,现在很多东西都与本地人一样了。
    在采访中记者感觉到观音塘的客家文化气息还是比较浓厚的,如何保护好文物古迹,将客家文化发扬光大是当务之急,就这个问题,市政协副主席谢建国和观音塘村村主任古长根都说,他们正在作这方面的努力,准备对观音庙、谢氏宗祠、古樟等进行抢救性保护,筹建一座客家民俗文化博物馆,打“客家文化”牌,大力发展旅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c11b060100hsyg.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2 17: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