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138|回复: 12

鲁萁_ ( 芒 萁 礼 赞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11 10: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ndrew 于 2011-6-11 11:11 编辑


小时候,我常随母亲或小伙伴们上山割鲁萁(客家话读音:lǔgī)。那时候,农村没有人烧煤,煤气更是连听也没听过。除了木柴,鲁萁是每家每户烧水做饭时最常用的燃料。我们用镰刀把它割下来,装在畚箕里挑回家,或用麻绳(还可用竹篾、青藤、芒草等)把它捆成两大捆,再把它穿在鲁杠(挑鲁萁的竹杠)的两端挑回家。用竹杠穿刺捆好的鲁萁的时候,还要在每捆鲁萁捆的穿刺处竖放一根小树枝,将绳子挑过树枝再穿刺过去。两端都穿好后,再用一根短绳将两根小树枝的顶端连起来。这样,竹杠上的鲁萁捆就结实了,且连成一体,挑着下山的时候,就不致从竹杠两端滑落下来。到了家,把鲁萁铺开来晒干,再捆好备用。这些不起眼的鲁萁,在褪去绿色之后,便化作炉灶中耀眼的火光,献身于农家的一日三餐;而炉灶里的灰烬,是极好的肥料,常常与其它农家肥混合着使用,造福于作物的生长。另外,鲁萁还可用来给农作物遮阴保湿,防晒抗冻。
  打鲁萁一般是妇女们的事。妇女们三五成群,十几成列,扛着竹杠上山打鲁萁,一路上说说笑笑或唱着山歌,成为山道上的一景。因竹杠两头尖尖,远远看去好像是什么武器,于是便有了“娘子军竹杠吓跑来敌”的故事。据说,清兵南下时候,来到客家山区,远远望见山道上一队人马,裹着头巾,扛着一种不知名的武器,雄纠纠地大踏步前进,便以为是奔他们而来的,吓得疾忙逃走了。
  “砍柴打鲁”是农家的常活。在我们这里,砍柴才是男子汉的事。年岁稍长的时候,我便加入了砍柴的队伍。虽然不打鲁萁了,但鲁萁在我少时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鲁萁是南方丘陵山岗上极为普通的一种植物,细细的枝干,羽状的青叶,满山遍野,随处可见。鲁萁的生命力极其旺盛。它耐干旱,可以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繁衍生长。它的根深扎在那些没有多少养分的山岭上,即使在没有多少泥土的石缝里,它也能顽强地生长。细小的枝干支撑起不断分叉的叶身,顶着伞一样的身躯,傲立在丘陵山岗。
  鲁萁它不是单株生长的,它们一棵棵相拥相依,密密层层,连成一片,长满整个山岭,为山岗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被。泥土下的根系更是纵横密布,紧紧相连。就这样,它们依靠群体的力量,保护着南方的红土地,绿化着座座山岭,让秀美的南方时时山清水秀,处处景色迷人。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有时,山岭不慎失了火,树林烧死了,鲁萁也烧成了灰烬,整个山岭一片漆黑。但过不了多久,漆黑的山岭上又会冒出星星点点的青绿,继而连成一片。整个山岭慢慢又重现了生机。这让山岭恢复绿意的便是鲁萁。鲁萁是集体主义的象征,它们枝枝叶叶靠紧团结,连地下的根也密不可分,所以它们不怕狂风暴雨,不畏寒冬霜雪,一年到头,总是蓬勃地生长。它们像韭菜一样,割了又长,再割再长,生生不息。当鲁草长到一定高度,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们那底部的枝叶便会自动枯干,变作肥料,让山岭得到滋养,使鲁草更加茂盛,山岭更加绿意盎然。如今,村民们大都不用鲁草做燃料了,因此,一年到头,一望无际的山岭更加郁郁葱葱。
  我要赞美鲁萁。我们这里的许多山岭,除了松树就是鲁萁。如果没有鲁草,许多红土山岭便会身躯裸露;如果没有鲁草,多雨的南方就很容易水土流失。那样一来,西北黄土高坡的地表景象便会移到南方,成为“红土高坡”。鲁草与其它竹木花草一道,为山川大地铺上了锦绣,是绿化祖国大地居功至伟的一员。
  然而,这样一种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了不起的植物,却没有听谁说起过它的学名。它外表普通,默默无闻,连名字也有点土气,所以从未有人来赞美它。与外地人说起鲁萁,他们一听,均摇头说不知道。其实,他们那里的山上往往也有鲁草,可无人叫得出它的名字,只是笼统地称其为“山上的草”。
  唉,真不知是鲁萁的悲哀,还是人的悲哀。平凡的人,平凡的事,平凡的物,总是常常被我们所忽视哟!
  带着感叹与疑问,我上网查了相关资料,方知鲁萁的学名叫芒萁。
芒萁(mangqi),里白科,芒萁属。别名芒萁骨,铁狼萁,小里白。根状茎细长横走,叶轴多回分叉,叶片为羽状深裂的针形羽片。适合生长在PH4.5-5.0左右的酸性土壤上,为红壤土的标志植物。广泛分布于中国长江以南各省区,朝鲜南部及日本,印度南部、斯里兰卡、马来西亚等地可作地被植物使用,具有恬静、舒适的山野景观。全草有清热利尿祛瘀止血之功效。叶轴可编织菜篮及其它日用品。芒萁具有水土保持及改良土壤的功效,也是火灾后可以快速复原的植物。
看看所附的照片,正是鲁萁。我为鲁萁找回了学名:芒萁。芒萁──鲁萁;鲁萁──芒萁。我不由得一阵兴奋!噢,芒萁,让我们都来记住你:造福人类的芒萁,有着顽强生命力的芒萁,平凡而又伟大的芒萁。
我还在博客上找到了北京的王用明先生近日起开始撰写的连载:《芒萁人生》。文中借芒萁引发对福建老家的深情回忆,对母亲芒萁精神的赞美,叙写了其芒萁人生的奋斗历程。其文情景交融,令人感慨不已。
我不由得想起了那首《小草》之歌:“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春风呀春风把我吹绿,阳光呀阳光把我照耀,河流呀山川你哺育了我,大地呀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芒萁呀,这首令人回肠荡气的小草之歌,不也是对你的深情礼赞吗?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文章: 无题
下一篇文章: 凤凰游五题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评分

参与人数 1纸票 +15 收起 理由
level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1 11: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鲁萁确实系一种神奇又神圣的植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6-11 11: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drew 于 2011-6-11 11:23 编辑

回复 level 的帖子

我是看了严老师的介绍;
才知道它还可以煮成~碱水~!!

http://www.hakkaonline.com/forum-redirect-tid-82294-goto-lastpost.html#lastpos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1 18: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是平凡中见伟大,贡献给大地及人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1 22: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回想起以前妈妈每天大清晨带着竹篾,禾杠,镰刀上山割鲁萁。那时候妈真的太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2 06: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有客家民俗意义,感情依恋的植物,以后要收入“客家话话图典”的词条。

割穞萁,唱山歌是常见的过去的场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2 21: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割鲁萁不仅仅是妇女的事,也是小孩子的事,有些家庭甚至由小孩包办。

我小时候就割过好几年的鲁萁,三兄妹齐上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13 07: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鲁萁
可以翻鸡肠子
可以串河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7-6 15: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鲁萁确实系一种神奇又神圣的植物!烧成灰可以作为甲肥,烧成灰后用水搅再过滤可以用来洗衣服,以前(六十,七十年代)肥皂很珍贵,就用它来洗衣服,洗头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7-6 19: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蓾萁茎,去其芯后可以当吸管用,据说有人靠此偷吃生鸡蛋,还可以吹肥皂泡。

一米多高的蓾箕多用来合菜园(即做菜园的篱笆,我们叫这种用途的蓾箕为“园蓾”)。另外新种的藠头也一般要在上面铺上一层蓾箕。

小时候还用蓾箕茎来喝橙汁和橘子汁,把它插到橘瓣里一吸,果汁就出来了,连榨汁机都省了,呵呵
芒萁(蓾萁)
http://www.hakkaonline.com/forum ... -fromuid-25657.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0 21: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种蒜、种kiao也是用鲁箕遮住底日头的。

点评

正是  发表于 2012-12-11 19: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5 07: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烧成灰可以作为甲肥,烧成灰后用水搅再过滤可以用来洗衣服,以前(六十,七十年代)肥皂很珍贵,就用它来洗衣服,洗头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5 14: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叫做打鲁箕,小时候经常在打来的鲁箕摘野果子吃,因为打鲁箕的时候也打到很多结了野果子的灌木;有时大人在压杠子的时候也会坐在上面跟着厌一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