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08|回复: 1

朱毛握手张家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9 09: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王锡堂)
     1928年4月中旬,毛泽东、朱德在酃县(今炎陵县)第一次会面。从此,开始了两位人在中国革命与建设史上长达半个世纪的亲密合作,谱写了一曲无产阶级革命友谊的壮丽赞歌。


互派代表联络



     1927年10月上旬,金风送爽,秋菊盛开,农村到处呈现出一片开镰收割的繁忙景象。此时,毛泽东率领的工农军从浏阳文家市发,沿着湘赣小道,经江西萍乡、莲花、宁冈向湖南酃县挺进。本来10月4日在宁冈古城会议上,毛泽东决定在茅坪建立留守处,安排伤病员,同时也与袁文才见了面,为什么又来到酃县?原因之一是他思念着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

10月12日,部队到达酃县十都,毛泽东刚在万寿宫住下来,就来了何长工同志。他对何长工说:“自秋收起义受挫以后,我们直没与湖南省委和中央取得联系,现在部队经过三湾改编古城会议,基本上有了一个落脚点。因此我想派你去长沙走一趟,一是向省委汇报我们的情况和打算,二是打听一下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不知你在长沙有些什么熟人?”

  何长工回答说:“在长沙工业学校读了几年书,有一些同学和老乡,一师有,纺纱厂也有,还有一些中学的同学,如欧阳协、刘仁静等。”

毛泽东笑着说:“了不起,有这么多社会关系,那就好。”

“毛委员过奖了,只是我这华容口音,在路上怕惹出麻烦来。”

“你有社会经验,相信你能完成任务。至于怎样化装,我想了想,如果装扮成农民,你是外地口音,如果装扮成教书先生,你手上又满是老茧,还是装扮成一个工农革命军的逃兵为好。”

“要得”何长工表示赞同。

第二天,何长工化装成一个逃兵,身穿破衣,脚穿草鞋,经沔渡、瑞口、口到达茶陵然后乘船由洣水进入湘江,不几天到了省会长沙。首先找到了在裕民纱厂任党支部书记的老同学欧阳协,并通过他找到了湖南省委,省委负责同志听完汇报后,告诉何长工:“你没有必要再去衡阳找湘南特委汇报,我们可以代你转告,至于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我们只听说到了赣南、粤北一带,你可南下广东进一步打听。”并拿出50块银洋给何长工作路费。

根据省委的嘱咐,何长工绕道武汉、上海,于12月上旬到达广州,正遇上广州起义失败,全市一片混乱。何长工只身一人,在市内转了几天,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准备启程返回井冈山。无奈广州至韶关的火车不通,只得在旅馆继续住下来。12月中旬,火车通了何长工搭上北上的火车来到了韶关。

经过两个月的辛劳奔波,何长工全身都是汗臭泥污,一下车就急急忙忙住进了旅社。在澡堂里,他遇上了几个军官模样的人也在洗澡。室内雾气朦朦,看不清人面,只听得他们议论纷纷。其中一个人说:“前几天,王楷的队伍也到梨埠头了,听说他原来叫朱德,是我们范军长的老同学。”另一个人说:“同学是同学,但这是一支暴徒集中的部队,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放松戒备。”这消息使何长工无比高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从澡堂出来,已是深夜一点多钟,他顾不得房休息,结清住宿账,便打扮成一个小康人家子弟匆匆上了路。

梨埠头离韶关40多华里,是一个大墟场,人口稠密,经济富饶,何长工于天早晨来到军营哨所,他说明来意,一个值班哨兵把他带到了司令部。刚进兵营,在室外就遇见了蔡协民同志。蔡协民高兴地问道:“长工,你怎么到这里来啦?”

寒暄之间,何长工说明了来意。原来,农运期间,他俩同在洞庭湖做过党的秘密工作,马日事变后,各走一方,不通信息,这次重逢,倍感亲切,携手来到办公室。这时,王尔琢端着一杯茶水进来,蔡协民立即介绍说:“这就是我们部队的参谋长王尔琢同志。”同时把何长工的简单情况向王尔琢作了介绍。

    何长工看着王尔琢的满脸胡须,便开着玩笑说:“参谋长这把大胡子,真有点像马克思啊!”

    蔡协民解释说:“参谋长发过誓,革命不成功,就不剃头,不刮胡子。”

    何长工、蔡协民、王尔琢正在室内谈笑风生之时,朱德和陈毅跨进了办公室。何长工见是首长模样,立即起身,蔡协民指着何长工介绍说:他是毛泽东派来寻找我们的联络员朱德一听此言,激动地上前紧紧握着何长工的手说:“你是我们一直盼望的人,你看,你一来,我这司令部里都格外热闹!”

    何长工笑着说:“能在这里找到军长,我南下一趟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我更高兴呵!”

    接着,何长工不顾长途跋涉通宵未眠之苦,把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地区的情况和毛泽东派他来寻觅南昌起义部队的经过作了详细汇报。朱德听后十分高兴地说:“长工同志,你辛苦了,我们十分感谢。我们从南昌撤出来,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们很想去找毛泽东同志。前不久,我在江西信丰见到赣南特委派来的同志,才打听到你们的下落,并派毛泽覃到井冈山找毛泽东同志和他的部队。”

    陈毅接着说:“这下好,我们总算联系上了。”

    两天之后,何长工准备返回井冈山,临别时,朱德送给他30块银洋和一份给曲江县委的介绍信。陈毅说:“路很远,多给他几块钱嘛。”朱德笑着说:“我也是个穷人!”接着,朱德握着何长工的手说:“长工同志,请你回到井冈山,一定向毛泽东转告我们的谢意,汇报我们的情况,并望早日会面。”

    与此同时,由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第三营在遂川大汾遭敌袭击,与毛泽东失去联系,也转战来到了赣南陈毅闻讯后,化装成农民,亲自前往第三营营地进行联系,双方互通情报,增强了相互之间的了解。而受朱德毛泽覃化装成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官的身份,由郴州、永兴、安仁经茶陵、酃县去找毛泽东部,途经茶陵与宁冈交界的坑口时,碰到了袁文才的部队。袁文才、陈伯钧等得知他是朱德部派去井冈山进行联系的同志,当即派人把毛泽覃护送到井冈山。11月中旬,毛泽覃到达大井,见到哥哥毛泽东,详细汇报了朱德部队的情况。两军之间终于取得了联系。


朱德率部转移



        朱德、陈毅他们是怎样到韶关梨埠头的。这还得从头说起。

    1927年8月3日,南昌起义部队撤离南昌,南下广东。9月下旬,部队在攻占潮州、汕头时遭到失败。朱德、陈毅只好率领一部分起义部队离开广东,向粤、赣、湘边界地区转移。11月上旬,部队来到上堡、古亭、文英等地。不久,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派共产党员韦伯萃来部队进行联系,希望与朱德部队合作。朱德与范石生是云南讲武的同班同学。南昌起义前,范石生与我党一直保持着统一战线关系。因此,朱德和陈毅经过分析,一致认为,尽管全国范围的国共合作已经破裂,但是范石生与桂系军阀有着矛盾,尤其是受蒋系军阀的排挤,在这种情况下,与范石生实行暂时合作还是可能的同时还可以解决部队当前弹药缺乏给养困难等问题。于是,朱德主动率部找范石生,很快达成协议:在“部队编制、组织不变动,要走随时可走”的原则下,将部队番改为“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o团”,朱德任四十七师副师长兼一四o团团长。协议达成后,部队从范石生那里得到了一批现洋和军用物资,解决了给养上的困难。

    11月下旬,朱德率部队来到湘南汝城,与湘南特委取得了联系,希望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并主持召开了联席会议,决定以农村为阵地,组织武装暴动。

    1928年1月,朱德率部来到湘南的宜章,在湘南特委的支持下,制定了智取宜章城的计划。

    1月11日下午,出身大豪绅家庭的胡少海率领先遣队,打着“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o团”的旗帜浩浩荡荡开进了宜章县城。国民党县政府县长率领官吏、豪绅,齐聚南关街两旁恭迎一四o团的到来。次日,朱德、陈毅率领的主力部队也进了城。

    中午,县长举行盛大宴会,为朱德、胡少海洗尘,政府主要员和豪绅一同赴宴。席上几杯热酒下肚,官吏、豪绅酒兴正浓,朱德霍地站了起来,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下一掷,满腔怒火地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你们摧残革命,屠杀工农,十恶不赦。现在我宣布,你们全部逮捕。”此时,埋伏在四周的战士一齐冲了进来,除保安队长未曾赴宴外,其余全部就擒。

“宜章县城被攻占了!”全城老百姓个个喜气洋洋,传递着这振奋人心的好消息。2月6日,宜章县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并随即组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

   智取宜章的胜利,点燃了湘南起义的熊熊烈火。接着,郴州、永兴、资兴、耒阳先后被起义部队攻克,建立了工农民主政权和工农革命军第三师、第四师和第七师。

   3月,湘桂战争结束,蒋介石策动湘粤军阀对湘南革命力量进行大规模“会剿”,各县地主反动武装也蠢蠢欲动。当时,受“左”倾错误路线影响的湘南特委,为对付敌人“会剿”,提出了“坚壁清野,烧尽郴宜大道五里内的民房,不给敌人半点东西”的“焦土战略”,引起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强烈不满,郴州大土豪崔廷彦、崔廷弼乘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反革命暴乱,夏明震等1000余名县区级干部和基层骨干被杀害,部队陷于孤立,不得不退出湘南。3月下旬,敌军南北夹击,形势十分严峻。29日,朱德下令,起义部队东撤,向井冈山进军。


毛部往南策应



     1928年3月上旬,正当蒋介石调集重兵“会剿”湘南时,湘南特委派代表周鲁到达宁冈,要求将工农革命军开赴湘南,策应湘南暴动。3月18日,毛泽东率部到达酃县中村,随即派毛泽覃率特务连前往耒阳,与朱德部队进行联系毛泽东在中村待机期间,给部队上政治课,发动群众开展插牌分田。

下旬,毛泽东接到湘南起义失败,朱德率部向井冈山转移的消息,随即分兵两路,前往湘南接应。一路以第二团为右翼,由何长工、袁文才率领向郴州方向挺进,阻击尾追湘南起义部队的湘敌。一路以第一团为左翼,由毛泽东率领,向桂东、汝城方向前进,阻截由粤北前来“会剿”的敌人,掩护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

何长工、袁文才率第二团挺进资兴,会合了邓允庭带领的郴县农军第七师两个团为了阻击北犯的粤敌,在何长工统一指挥下南进到滁口,击溃敌军一个团又一个营,随后北撤,在资兴城郊会合了陈毅率领的数千农军,决定一起东撤。

毛泽东率第一团在汝城与桂东交界的寒岭界首先击溃汝城何其朗的“宣抚团”,接着又在汝城银岭脚、鸭屎片一带将何其朗部大部歼灭,占领了汝城县城,随后又在县城附近击溃了由粤北扑向湘南

  起义部队的胡凤璋所部第一路游击师,在资兴龙溪洞与肖克率领的宜章独立营会合,于4月16日回到酃县城。

毛泽东在酃县洣泉书院住下不久,接到当地干部报告:追击朱德部队的湘敌吴尚第八军张敬兮团和罗定带领的攸茶挨户团正向酃县县城窜来。毛泽东立即召集干部会议,部署城西接龙桥战斗。

    次日中午,酃县城西突然响起“砰砰”枪声。正在吃中饭的全体指战员立即撂下饭碗,按预定方案,分两路抢占湘山寺和龙王庙、咯嘛形两个制高点。顷刻间,敌人在火力配合下,蜂拥而来,我军居高临下,左右两翼同时开火,枪声、喊声、爆炸声搅成一片,敌人多次进攻,都无法奏效,只得狼狈退了回去。

    下午4时,敌人集中优势兵力,由张敬兮亲自督战,向我军高地发动第十一次进攻,重机枪、击炮一齐轰来,我军不少战士不幸中弹,倒在杜鹃花盛开的山地里。正打得难分难解之时,猛听得敌后枪声骤起。原来,九连连长王良、党代表罗荣桓接到张子清命令,率部插向敌后,将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张子清听到敌后枪声,立即跃出战壕,举起手枪,高呼“同志们,冲啊!”全体将士一跃而起,旋风般扑向敌人。敌人抵挡不住,纷纷逃窜。就在此时,一颗罪恶的子弹飕地飞来,射进了张子清的左脚板,他摇晃了一下,晕过去。

    战斗至黄昏时刻结束,敌人好似丧家之犬丧魂落魄地逃往茶陵。来不及欢庆胜利,毛泽东也立即率部队撤出酃县城,转移到坂溪宿营18日经石洲、十都回到宁冈。

                             

                                                    两军胜利会师

        在工农革命军的掩护下,湘南起义部队迅速转移。第一师由朱德率领,经耒阳、安仁、茶陵,很快到达酃县沔渡。宜章三师、郴县七师在陈毅率领下,从郴州向资兴、桂东方向挺进,在资兴城郊与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第二团汇合,然后经桂东和酃县的中村、水口,到达沔渡,与朱德的主力部队会合。
        在沔渡小街上的一间祠堂里,陈毅、何长工、袁文才和几个县的县委负责人会见了朱德。由于长途跋涉,朱德的脸色特别黝黑,但精神十分饱满,他笑呵呵地站起来,和陈毅、何长工、袁文才等同志一一握手。
        大家十分关心地问朱德:“这次没有损失吧?”
        朱德风趣地说:“很好,没有损失,就是忙得没有时间理发,胡子也长了。”继而又说:“收获还是很大的,缴了一些武器,队伍扩大了,干部也充实了。”
        何长工说:“我们拼命向南打,想不到你们撤得这么利索。”
        “你们的行动,直接掩护了我们队伍的撤退。”朱德紧接着说,“毛泽东同志现在在哪里?”
        何长工回答说:“他担任后卫,大约还得一两天才能到。我先率部回宁冈,为会师大会的召开做些准备工作,你们暂时在这儿住几天,等毛泽东同志到了后再一起上井冈山。”
        朱德说:“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毛泽东同志,希望能与他早日见面。”
        毛泽东回到宁冈后,就听到朱德、陈毅两部已到达酃县沔渡的消息,心里非常高兴。第二天一早,他便迫不及待地率领第一团三营一连赶往酃县沔渡。
        4月的沔渡,草长莺飞,万木争荣,沔水河畔的张家祠里,更是喜气洋洋,热闹非凡,朱德、陈毅、王尔琢等同志站在大门口等待毛泽东同志的到来。
    不一会,在宁冈方向的山坳里出现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急匆匆
地往张家祠奔来。走在前面的就是身材高大、两眼炯炯有神的毛泽东,当他看见大门口站着朱德、陈毅、王尔琢等同志时,步伐更加快了,此时朱德等也大步流星地迎上前去,几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朱德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激动地说:“润之同志,久仰!久仰!我们终于见面了,我们的队伍终于会师了。”
        毛泽东也用纯粹的韶山话说:“幸会幸会!玉阶兄,你们辛苦了,欢迎你们!”
        接着朱德把在旁的陈毅、王尔琢、龚楚、胡少海等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同他们一一握手问候。然后,朱德拉着毛泽东的手一同来到张家祠堂正厅。落座之后,警卫员送上茶来。朱德一边请毛泽东喝茶,问候毛泽东的身体情况,一边称赞毛泽东对这次会面的功劳。他说:“去年12月中央指示我们同你联系,同时,陈毅同志在赣南见到了张子清同志,我们立即派泽覃同志来找你,想不到你早就派何长工同志来找我们了,真是深谋远虑,考虑周全啊。”
    “玉阶兄是行伍出身,经验丰富,我怎么能不找你呢?我在文家市决定向湘南转移之时,就考虑设法打听你们的下落,所以到了酃县就派何长工来找你们。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啊。”毛泽东敬慕地说。
    “哪里!哪里!润之同志过奖了。这次我们还是被吴尚他们追着走的呢。”
        “蒋介石命令湘粤两省强敌前堵后追,可没奈何你们。你们终于率部队顺利地来到了这里。这下就好啦,我们的力量就更强大了。”   
        “这次我们能顺利转移,而且转移得这么快,多亏你神机妙算,及时派部队左右掩护啊!”朱德感激地说。在旁的陈毅也用四川话说:“如果没有你们的掩护,我们率领的这部分队伍,恐怕这个时候还到不了这里啰!”
    “还是玉阶兄用兵如神,兵贵神速呀!”毛泽东的赞许说得大家
都笑起来。
    正当寒暄热烈之际,值班参谋向朱德报告,开午饭的时间到了。朱德旋即起身,一面交代值班参谋安排好随毛泽东前来的战士们的伙食,一面对毛泽东说:“粗茶淡饭,不成敬意,我们吃了午饭再详谈。”
    “你不要讲客气。这个地方是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好东西买,今后大家还得一起过日子哩!”毛泽东说完,同朱德陈毅等一起共进午餐。
    饭后稍作休息,两位领导人正式商谈。首先各自回顾了起义队伍的近况。毛泽东着重介绍了井冈山地区及周围的地理、政治、经济与社会状况、党组织情况、群众基础以及半年来武装割据的基本经验。然后,共同具体商定了两支队伍会合整编后部队的番号、建制、干部人事安排等问题,决定部队番号定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陈毅任士兵委员会(后改为政治部)主任。根据现有兵力,下设三个师,九个团。
    随后,两军领导人就建立根据地问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讨论,他们总结了部队过去流寇似地东闯西窜,疲于奔命,得不到一个休整的机会,伤兵也无处安置等经验教训后,一致认为必须建立以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以此为基础向四周发展,并决定将建立发展根据地的任务作为两军会师后的唯一工作和企图。
    晚上,两支部队在沔渡举行了联欢会,全体指战员载歌载舞,尽抒情怀,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会上,毛泽东、朱德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毛泽东说:“两军会合,以井冈山为中心,建立根据地,我们就有了一个家,给养有地方,伤病员医治也有个地方,军队就可以发展。井冈山的老百姓对我们很好,给部队送粮食、抬担架,战士没烟抽,老百姓也会送来。军民团结起来,就能战胜任何困难,打败一切敌人。”停了停紧接着又说:“我们工农革命军不但要打仗,还要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现在我们在装备上、数量上不如敌人,但我们有马列主义,有群众支持,就不怕打不败敌人。俗话说,十个指头有长短,出水荷花有高低,敌人也有致命的弱点,他们欺压百姓,处境孤立,他们的兵力主要在城市,农村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抓住敌人的这些弱点,我们就能战无不胜。”
    接着,朱德讲话。他说:“两支部队会合,我们的力量更大了,又有井冈山作为根据地,我们就能打败敌人,不断发展自己,希望大家团结起来,打几个漂亮仗。”
        毛泽东、朱德的一番讲话,宛如一股清泉,涌入战士心田,大家心花怒放,斗志倍增。为了做好两军会师的准备工作,翌日早饭后,毛泽东先期返回宁冈,召开了团营以上干部和袁文才、王佐以及宁冈县委负责同志联席会议,通报了同朱德会见与两军合并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有关情况。同时,一方面部署动员群众为迎接朱德部队做好宿营安排,另一方面部署做好会师大会的准备工作,除井冈山各哨口留下一定兵力坚守岗位外,其余分驻各地的部队按新建制开赴宁冈砻市。与此同时,朱德也在沔渡对部队进行了动员,强调两军正式合编后要严格遵守纪律,搞好团结和军民关系。然后,按预定时间于4月下旬向宁冈集中。
        由于毛泽东回宁冈的准备工作如期完成,朱德部队一到,便受到了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5月4日,在宁冈砻市由陈毅主持召开了两军胜利会师和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成立大会。朱德、毛泽东先后在会上发表了演讲,正式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新建制和领导人名单。全场欢呼雀跃,鼓号声、掌声与鞭炮声响成一片,庆祝两军胜利会师。大会在“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土地革命万岁”、“工农革命军万岁”的口号声中达到高潮,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全盛时期也从此开始了。
    (本文以《两位伟人的第一次握手》为题载于衡阳《新视报》2010年7月2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9 09: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n258 于 2010-11-9 09:48 编辑

还是发不了照片!气死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