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89|回复: 0

温盛湘:潜伏在广州的中共情报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24 21: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高楼林立的广州长堤大马路的东端,有一条单边巷,巷口有一座4层老洋楼。这座老洋楼堤于上世纪30年代初,原是嘉应同乡会馆的产业。然而,在1946年至1950年间,它曾经是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的秘密联络点、地下中共中央广州市委的所在地、广州市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如今年高90的革命老人温盛湘先生,当年就是在这座小洋楼里潜伏,为广州解放作出了可贵的贡献。近日,他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潜伏中原行的地下情报员

  温盛湘13岁从家乡梅县来到广州中大附中读书(现在的省实验中学),并于1933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秘密组织———中国文化总同盟广州分盟,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温盛湘化名“温梅先”,在广州负责地下情报工作,直属中共中央华南分局。

  1945年10月前后,26岁的温盛湘自老隆(龙川)乘搭浅水电船回广州。中途电船因河道干旱而搁浅。同时搁浅的还有好几艘船,这些船上有很多南来接收广州的国民党官员。温盛湘利用搁浅的这半个月,与这批接收大员混了个烂熟。在这批接收大员中,有一位是中印航运公司的经理、印度华侨邱光昌。邱光昌的哥哥邱应昌与重庆的军阀关系密切,通过第八军军长的关系,接收了广州沙面的域多利亚酒店(今沙面胜利宾馆)。当时的域多利亚酒店是与爱群大厦齐名的顶级酒店。

  接收大员们不懂广州话,不了解广州市的情况,温盛湘就主动给他们作向导,向他们介绍广州的各种情况。船到东莞石龙后,大家一起转乘火车到广州。温盛湘热情地为这批接收大员介绍住宿、安排饮食,并因此而进入中印东南航运公司工作。1946年,中印东南航运公司生意兴隆忙不过来,温盛湘便顺势接手了一条驳船,开辟了来往香港的航运业务,并就此成立中原行。

  1946年10月,国共谈判破裂,中共代表团疏散干部,周恩来派《新华日报》编辑、社论委员会委员许涤新去香港,从事宣传和统战工作。当时,许涤新担任中共香港工委委员、华南分局财经委书记。

  许涤新早年在上海认识温盛湘的堂叔温健公,得知温盛湘开办中原行后,即与温盛湘联系,把中共华南分局财经委在广州的秘密联络点设于中原行内。

  温盛湘凭借其梅县同乡会理事的身份,在单边巷口的这座嘉应同乡会馆里租用了一个小房间办公。不久,中原行的业务量猛增,他便把整座嘉应同乡会馆都租下来了,那时候的温盛湘总是西装革履一副大老板的打扮,谁都不知这位“梅老板”是党的地下情报员。

  每月,温盛湘必到香港的浅水湾高级场馆与许涤新碰头,一边“饮下午茶”,一边汇报情报和接受任务,连带交400至500港元党费。当年,250港元就能买一两黄金了。

  当时,温盛湘的任务主要是搜集政治、经济情报,为解放区输送各种紧缺物资。华南分局财经委还以温盛湘的名义买下一艘轮船“福绥轮”,专门担负香港至山东省石岛航线的运输任务,为华东解放区运送了大量汽车轮胎、药品等紧缺物资。

  “梅老板”十万火急送情报

  1949年10月11日,行政院长阎锡山在广州召开最后一次行政会议,决定撤离广州。他还制定了“总撤退、总罢工、总破坏”的计划,准备炸毁白云机场、天河机场和海珠桥……还要成立“反共大同盟”。广州卫戍司令李及兰负责大搜捕大屠杀……

  一位东莞军阀徐东来参加了这次行政会议。会后,徐东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马仔”———东莞航务公司经理徐文纲。温盛湘因业务关系与徐文纲相熟,而徐文纲的女儿则是共产党广州地下学联的成员。徐女获悉这一重要情报后,立即报告温盛湘。此时已是10月13日下午。温盛湘立即买了14日晨最早一班飞往香港的机票,向中共中央华南分局送情报。

  此前的10月12日,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宣布:5月迁来广州的总统府和行政院即日迁往重庆。当天,李宗仁与阎锡山分别离开广州飞往桂林和台湾。余汉谋、薛岳、李扬敬等军事将领则于14日早乘船逃往海南岛。

  14日上午,温盛湘到达香港,但华南分局已经人去楼空,大家都北上与南下大军会合去了,只剩下一个交通站在那里。当日下午温盛湘就往回赶,但已经买不到回广州的飞机票了。航空公司售票处称“广州机场已经被炸毁”。于是,温盛湘改乘火车返广州,但车到香港沙田就停下来了,前方传来“东莞石龙已经被解放军占领”的消息。温盛湘急忙返回香港,改乘轮船回广州。跑到码头后正好赶上当日唯一的也是最后一班回广州的船。船在晚上10点开,在开船前,温盛湘买到了香港报纸的《号外》,一看就愣住了,广州海珠桥已于下午5时被炸毁。

  中原行楼顶升起了广州第一面五星红旗

  15日凌晨4点多船到广州。上岸后,温盛湘沿广州电影院、爱群大厦、长堤向距离被炸毁的海珠桥只有300多米的中原行走去。只见沿街骑楼下、马路两旁全睡满了解放军———解放军进城了!温盛湘兴奋无比,赶到中原行时看见大门铁闸已被炸起的海珠桥碎片砸烂。

  温盛湘立即组织伙计,按照香港《华商报》上公布的五星红旗图案及规格,用一幅枣红色的天鹅绒布做旗身,用金纸裁剪五颗星星并缝在天鹅绒布上。不一会儿,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就做成了!温盛湘拿来一支最长的晾衫竹竿,和伙计一起把五星红旗插在了中原行4楼的楼顶上。紧接着,温盛湘又和伙计一起制作了一面“欢迎大军解放广州”的大条幅,条幅有十几米长,从4楼楼顶一直垂到2楼。当时,天还没放亮。

  广东近代革命历史博物馆资深研究员谢燕章恰好见证了这一重要时刻———1949年10月15日早晨,13岁的谢燕章上学经过长堤时,一眼就看见了中原行楼顶上的五星红旗,那是一面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五星红旗。

  率先与南下大军联络

  插上广州市第一面五星红旗之后,温盛湘立即出门找南下大军的领导。最终,在国民党军队机关(现广东省人民政府大院)找到了四野15兵团参谋长谭甫仁和后勤部政委宋健华。温盛湘老人回忆说:“国民党军队逃跑得太匆忙了,作战室里连军事地图都没有来得及取下带走,室内一片狼藉。我对谭甫仁和宋健华表明了身份,并将我所掌握的广州市煤炭、汽油、粮食等物资的存量情况一一报告了。”他们听后,立即请温盛湘到法政路汪精卫老婆陈璧君的原公馆(现在的广州市委大院)找15兵团首长邓华和洪学智汇报情况。

  邓华和洪学智要求温盛湘尽快找到广州的地下党组织。16日,几经周折,温盛湘终于帮助15兵团的首长与广州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人陈翔南、余美庆、李国霖等取得了联系。

  陈翔南等人见到温盛湘后,兴奋得用粗口来表达激动的心情:“丢那妈,原来是你温老兄!”党的地下工作都是单线联系的,陈翔南等老地下党虽早就认识温盛湘,但他们不知道他是另一条线的地下情报员。

  10月16日,地下广州市委搬进中原行办公。几十人的吃住全部在中原行。温盛湘立即到靖海路一带的泡水馆去租借了近百条棉被及一批床上用品,请伙计开大锅给地下市委的工作人员烧水做饭。15兵团后勤部政委宋健华则派出一个班的战士到中原行担任武装保卫工作。在新政权成立之前,地下广州市委在中原行的4层办公楼里,紧张而有序地展开了工作。

  当时,接管广州的干部队伍还没有到达广州。接管广州的共有三支干部队伍,一支是四野南下工作团调来的200多名干部;一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教导营的1000多人;还有一支是华南工作团600人,由闽粤赣边区党委抽调的干部、潮汕地委干校学员及梅州公学学员所组成。

  10月21日之后,接管广州的干部队伍先后到达。在10月14日至21日这7天里。中原行为地下广州市委提供了办公场所,为稳定广州的局面作出了重大贡献。

  被尹林平任命为支前运输处长

  地下广州市委搬进中原行办公的第3天,即10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尹林平就带着秘书到中原行找温盛湘。尹林平任命温盛湘为广东省委支前司令部交通运输处处长,要求温盛湘在5天之内,为广东省支前司令部的交通运输处“搭好架子铺开摊子”,将二野4兵团和四野15兵团的辎重全部运往广西。

  10月25日,广东省委支前司令部在长堤永安堂成立。此前,交通运输处已展开工作。温盛湘要伙计们用20条大杉木扎成一个大木排,然后将7个大木排首尾相连,前面用驳船拖引,后面用驳船推顶,趁落潮时装排,涨潮时开动,装载着两个兵团的大批弹药辎重,沿西江浩浩荡荡地驶入广西……这项运输工作,一直延续到1950年5月1日海南岛解放为止。

  尹林平对温盛湘作出的重大贡献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