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370|回复: 18

[分享] 就《被遗忘的战争——咸丰同治年间广东土客大械斗研究》一书中有关问题与刘平先生商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25 10: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 08-07-23 16:50:00 ]    作者:赵立人    编辑:Studa_hasgo122Ads by Google
论文服务网站 代发法律论文
国内权威的论文服务网站排行资讯 公平公正为您推荐优秀论文服务网站
www.paihangwang.net
新城市教育
学粤语白话/广州学中文LearnChinese 020-83882485 83822020 随报随学
nw-city.com/Article/Index.html
去美国留学
盛情签证,奖学金 所有资料
www.LiuXueUSA.cn
【内容提要】1854年广东爆发三合会大起事,并由此触发西江流域土客大械斗。过去对土客大械斗专题研究不多,刘平教授《被遗忘的战争——咸丰同治年间广东土客大械斗研究》出版,是应予肯定的进展。该书把土客大械斗发生的原因归结为“人种”矛盾和经济矛盾。后者正确,前者则违背事实。所谓体质人类学方面的差异已被有关实验报告否定。而该书就土客在语言、风俗、民风、民气上的差异所作的论述,亦大多悖于事实,书中涉及的史实亦可商榷。
【摘 要 题】百家争鸣
【关 键 词】广东土客大械斗/阶级矛盾/体质人类学/广东三大方言/二次葬
【正 文】
咸丰四年(1854年),广东全省爆发了规模空前的三合会大起事,并由此触发了广东西江流域的土客大械斗。三合会武装久攻广州不克,至翌年初,除部分仍留在省内活动之外,主力则分头向西、北转移。北上部分与太平军会合,称“花旗”,同治五年(1666年)随汪海洋部覆灭于粤东。西进部分与广西三合会联合建立政权,咸丰十一年(1861年)失败,其余部至同治四年(1865年)始基本平定。北上后中途返回广东的陈金釭(或作“缸”)部,在粤西、桂东建立政权,并与客家武装发生联系,互为犄角。同治二年(1863年),陈金釭败死,余部加入客家武装。同治六年(1667年),在官府主导之下,土客联和,广东三合会武装余部随之消亡。广东西江流域的土客大械斗,与三合会大起事相终始,并都对近代广东的社会演变有重大影响。两者既有密切关系,又各自平行发展,不能混为一谈,也不应完全割裂。
建国以来,研究者对作为太平天国友军的两广三合会武装颇为重视。论著、资料都不算少。而对与此密切相关的土客大械斗,研究晚清史的广东学者都知道,但专题研究确实不多。20世纪80年代列入出版计划的《广东通史》一书,其第3 卷有相应内容,由中山大学廖伟章教授执笔,1999年已完成清样,由于经费问题,第3 卷至今未能出版,殊为遗憾。在这种情况下,2003年4月, 刘平教授的《被遗忘的战争——咸丰同治年间广东土客大械斗研究》(以下简称《遗忘》)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确实是一个进展,但其也有未尽完善之处,本文拟就以下问题与刘平教授商榷,并请方家指正。

    一、土客大械斗爆发的原因

对导致土客大械斗发生的原因,《遗忘》归结为“人种”矛盾和经济矛盾。(第60—67页)后者无疑是正确的。而作者所强调的所谓土客之间的“人种”矛盾。却颇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第一,所谓体质人类学方面的差异。《遗忘》称:“罗香林曾与西人史蒂芬生在广州测验人种,虽然其中只以100名客家士兵为对象,但他们发现,客家人的鼻子比广府系人的鼻子几乎平均要长出1厘米,就是身材也比广府人要高一点。”于是说:“就土客源流而言,虽说都是汉人南迁,但在时空上及与原先的‘百越族’融合的程度上,两者当存在差异。”(第60—61页)然而,黄淑娉主持的小组在1997年9月到11月,对广府、潮汕、客家三个民系的体质特征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研究。他们在东莞、潮州和梅州市的三间大专院校内,对每个民系测量了300—308人,平均年龄在16—23岁间,其要求是三代之内必须讲当地民系的方言。结论是:“在广东汉族的三民系中客家人与广府人的相似性较大,这两个民系与广西壮族有较大的相似性;潮汕人与15省汉族的相似性较大。这表明,客家人和广府人与百越民族的融合程度高,他们的基因库中含有较多南方百越民族的遗传成分;而潮汕人与15省汉族这个大群体有较大的相似性,他们的基因库中含有较多中原汉族的遗传成分,与南方百越民族的融合程度小。”与罗香林声称他量度过客家人的身高和鼻高都比广府人高相反,黄淑娉等量度的广府人的平均身高是1678.15毫米,客家人是1659.15毫米,广府人刚好高了19毫米。在鼻高方面,广府人是56.12毫米,客家人是54.44毫米。[1](P105—108) 赵桐茂等在1991年发表了一篇实验报告,说明汉族根据免疫球蛋白,大约以长江为界分成两个主要的群体。他们在74个地点抽取血液样本,每个地点的人数约100人,以研究汉人之间的遗传距离。他们将结果画成一棵“系统树”。这棵树表示74个地点人群的亲属关系。他们发现梅县汉人在全国血统最接近的就是广州汉人,然后两者都很接近畲族,然后又跟柳州的汉人形成一个小杈,接到最后四个少数民族形成的小杈上。这说明“客家人在血统上不仅不像北方汉人,而且还跟广州人、柳州人和一些少数民族最像。”[2](P102—103) 本身是客家人的刘镇发指出:“目前的资料显示,‘客家人’和其他南方人,尤其是广府人比较,显然很相似,一点都不能显出客家人在人种遗传有什么不同……客家人跟其他南方人,尤其是广府人不同的说法无法由人种基因证明,更无法由体质人类学证明。”[3](P108) 可见,罗香林的“测验”结果的可靠性极有问题,《遗忘》据此得出的所谓“人种”差异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第二,语言上的差异。《遗忘》强调“土客语言之差异,实为斗祸之主因”。其根据是民国《赤溪县志》所谓“夫无论土民客民,皆黄农裔也,只因方音不同,积年寻仇剧斗”云云。(第16页)语言的差异,的确是土客大械斗中集团归属的重要外在标志,但却不可能成为“斗祸之主因”。《遗忘》作者指出:“客家话与潮州话尚可沟通,与广州话(粤语)就有很大差距了。”并在注释中这样论证:“我之所以说‘客家话与潮州话尚可沟通’是有根据的。据光绪《惠州府志》记载:‘近潮多潮音,与闽漳泉语相近,……风气与赣州近,语稍类。’”(第14页)这段话的谬误是显而易见的。任何一个广东客家人或潮州人都知道,客家话与潮州话差距相当大,根本不能沟通。两者的差距远大于客家话与粤语的差距。徐通锵以语言年代学的方法,计算汉语各个方言间分化的年期,结论是客家话跟广州话最像,200个基本词中有79%相同。[4](P130) 刘镇发的研究表明,“从语言学的事实,澄清了大家对以嘉应方言为狭义定义,所谓‘客家方言’的误解。嘉应方言在声、韵、调、词汇、语法各方面都比较接近广州话或台山话。”[3](P133) 台山县即清代的广东新宁县。同治二年广东巡抚黄赞汤致信广东在籍士绅龙元僖谓:“客之与土……其实皆系同省,言语通,嗜欲同也。”《遗忘》在注释中加按语谓:“黄赞汤说粤省土客‘言语通’,显然是昧于事实。”(第277页)其实, 粤语和客语固然不同,但相近之处颇多(特别是在械斗激烈的新宁、开平、恩平一带),(注:刘镇发指出:“按照韵母的相似性,台山话与‘客家话’显然应该是同类。但讽刺的是,参与粤西械斗的人正是讲台山话和客家话的。”他还指出,罗香林对“跟‘客家话’相对密切,基本能听懂的台山话却一定要排斥在外,因为他们是‘敌人’的语言。”刘镇发:《客家——误会的历史、历史的误会》,第128、140页。) 这两类方言的使用者相处稍久,即不难沟通。
惠州府居民以客家为主,但还有其语言接近于粤语的“惠州本地人”。特别应该指出的是,东部邻近潮州的海丰、陆丰话,与潮州话同属闽南方言系统,并比潮州话更接近漳州话。故《惠州府志》谓“近潮多潮音,与闽漳泉语相近”。而所谓“风气与赣州近,语稍类”,则是就在惠州府占多数的客家人而言。《遗忘》之所谓“根据”,完全是对同一文献就不同对象所作的两段记载的强为牵合和误解。不仅如此,《遗忘》在创造了这个“根据”之后,就索性把“闽语”作为客家的识别标志了。谈到廉州府时,在所引《大清一统志》“一曰东人,杂居乡村,解闽语,业耕种”一语后加按语云:“以东人‘解闽语’推测,应属客家。”(第347页)把闽语和客家话画上等号了,实为不可思议。
第三,风俗、民风、民气上的差异。《遗忘》未经论证,就说:“粤东北客家人与潮州人或相邻或杂处,语言、习俗相近。”(第41页)“与客家习俗相近的潮州风俗(或者就是潮州客家)”,并以蓝鼎元《潮州风俗考》作为考察客家风俗的依据,(第19页)以郭嵩焘论潮州府的言论说明客家民风。(第42页)作者没有挖掘能够直接反映客家民俗的资料(在广东,这类资料几乎俯拾即是),而偏要牵藤扯瓜,张冠李戴,实与学术规范大相径庭。
其实,与语言上的差异比较,广东三大民系在风俗上的差异要小得多。以《遗忘》特别强调的客家人与广府人差异的丧葬风俗为例。《遗忘》说:“客人南迁,他们对风水的特别迷信及其奇特的丧葬风俗,引起土著的反感,客民固守其俗,甚至当斗祸发生时,他们为了破土著风水,经常有捣毁土著祖坟之事,如开平县,‘客人发掘土著山坟,改葬其先骸。害及枯骨,惨无人道。’”(第18页)实际上,广东三大民系——广府人、潮州人和客家人,丧葬风俗都十分接近。《遗忘》所谓“‘相尚屡迁’、‘发冢洗骸’之俗就是客家著名的‘二次葬’习俗”,(第20页)其实是广东三大民系的共同习俗。笔者是广东新会的广府人,与《遗忘》中多次提到的赵沅英(书中误作赵源英)是同村宗亲,就曾目睹为本族先人“发冢洗骸”的仪式。在《遗忘》引用的文献中,也不难找到直接证据:蓝鼎元《潮州风俗考》说潮州人“相尚屡迁,葬后数年,必发冢洗骸”;(第19—20页)彭玉麟奏称广东“民间惑于风水之说,相率停棺不葬,或已葬,启棺检骨,另装骸坛。”(第57页)“客家的二次葬习俗”“引起土著的反感”,完全是脱离事实的臆断。而以客人捣毁土著祖坟改葬其先骸为论据,亦可谓牵强之至。准确的表述应是:客人与土著同样迷信风水,同样有二次葬习俗,不免因争风水而起争执。
《遗忘》说:“潮勇并不单指潮州之勇,咸丰五年十二月上谕称:‘广东潮州等府,人民繁庶,素性犷悍,其失业游民每多觅食外省,千百成群。……’见《清文宗实录》卷185。‘多觅食外省’的情况与客家男子特征相符,故‘潮勇’多系从惠潮嘉等属募得;从广州府所募者即‘广勇’。另外,清军平定斗祸的主角为卓兴,卓为‘纯客县’兴宁人,所部均‘潮勇’,他在奉命剿客之时颇有‘袒护’之意,下详。所以,我认为,潮勇多客家人,这里所述的潮勇性格正是客家人性格的折射。”(第39页)实际上,在文献中,“广勇”、“潮勇”、“客勇”三个名称均系指明其所属民系而非指其地域。“广勇”不仅来自广州府,也来自粤西白话地区各州府。“潮勇”不仅来自潮州府,也来自惠州府的海丰、陆丰。同样,属客家人之“勇”则称为“客勇”,而不会因为其来自广州府或肇庆府而称为“广勇”。“多觅食外省”的不仅有“潮勇”,也有“广勇”——领导上海小刀会起义的刘丽川及其同伙兄弟就是典型例子。如果“多觅食外省”的情况与客家男子特征相符就可证明潮勇多客家人,按此逻辑,就连广勇也多客家人了,所谓“土客械斗”岂不成了客家人的内讧!同治三年(1864年)两广总督毛鸿宾《密保总兵卓兴片》谓:“广东补用副将、琼州镇中军游击卓兴,现年三十五岁,揭阳县人,由勇目出身。”(《毛尚书奏稿》卷10,《遗忘》第306页)《遗忘》之“兴宁人”说,不知何所据而云然。

转贴于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http://www.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5 10: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史实之商榷

《遗忘》涉及的广东三合会大起事和土客械斗的一些史实,也有可商榷之处。
其一,《遗忘》说:“洪兵之兴,广州府属惟三水、新会两县,连攻两月不破,新宁县士绅募勇堵御,迫使境内三合会不敢竖旗;肇庆府属惟阳春、阳江两县未有竖旗。”(第78页)这些说法均不准确。当时之广州府,领州1:连州;县15:南海、番禺、东莞、新安、三水、增城、龙门、香山、新会、从化、清远、新宁、阳山、连山。首邑南海、番禺被围攻近半年而未破,此固无待言。光绪《香山县志》记:咸丰四年闰七月十五日(1854年9月7日),官军大败,“贼踞港口”,准备攻城。十七日,官军反击,“遂大克之,贼遁。”[5](下册,第1410—1411页) 陈坤《粤东剿匪纪略》也有类似记载,[5](中册,第669页) 可见香山亦如三水、新会,曾被攻扑而城未破,则为事实。又光绪《广州府志》记新安县乱事,谓咸丰四年七月二十六日(1854年8月19日),“贼罗亚添攻陷九龙寨城”;闰七月“初四日(8月27日),官军收复九龙寨城”;初六日(8月29日),“东莞贼黄广兴……为新安知县黄光周所获,毙之。”[5](下册,第1262—1263页) 但未记县城被攻,更未失陷。
光绪《新宁县志》记:咸丰四年,“有贼党余表宦等数人过河到邑之荻海树红旗,余姓绅士督勇斩去红旗,即时捆送余表宦等二人到县正法……德懿(知县杨德懿)遣武弁同乡勇防守荻海,及荻海被陷,退守疍家山……至八月,大潦,匪乘间进攻疍家山炮台。德懿复督乡勇力战……夺获旗帜器械无算,匪自是不敢深入……邑属无树红旗者,德懿激励之力也。”[5](下册,第1419页) 可见新宁县境内三合会亦曾竖旗,所谓“无树红旗者”是指“斩去红旗”之后。
民国《阳春县志》记:“咸丰四年七月庚申,新兴贼首江阿茂窜入黄泥湾,练总吴瓜四踞城叛,(知县)刘式恕、(守备)黄者常、(千总)吕文光出走,江阿茂会合贼首黎四贵入城……瓜四、四贵踞县署,释囚犯,贴文告,敛财物,城中秩序大乱。”[5](下册,第1577页) 可见阳春县不仅已竖旗起事,连县城也失陷了。
其二,《遗忘》说:“捏称‘客人挟官铲土’以号召土民来应对客民的报复,乃是土民一方行动的第一步。”(第82页)“捏称”云云,出自罗香林《客家研究导论》和客家人赖际熙主持编纂的民国《赤溪县志》,从其写作的背景考察,很难认为是客观之论。作为中立一方的当事人陈坤和郭嵩焘,所说就大不相同。陈坤《粤东剿匪纪略》说:“咸丰四年间,匪徒四起,募雇充勇,客民自恃有功,借剿匪名,泄其积忿,肆掠土乡,占据土田,互相报复。”[5](中册,第711页) 郭嵩焘《前后办理土客一案缘由疏》也说:“其始客民与土族杂居,各自为党,积不相能。咸丰四年恩平土匪围扑县城,知县郭象晋专募客勇以攻土匪,于是开平、高明、鹤山诸客籍群起以剿办土匪为名,或帮同地方官克复城池,因以积年仇恨土民之心,乘势报复,肆意屠杀,致成械斗巨案。”(第81页)可证“客人挟官铲土”并非“捏称”,而是事实。
对客民编撰的民国《赤溪县志》,《遗忘》仅根据其“近世人群进化,勇于私斗,当视为国民之耻”等几句话,就判断“相对而言,民国《赤溪县志》所述比较客观,故本章记叙新宁斗祸情事,以民国《赤溪县志》为主,另在适当的地方以‘按’的方式引用光绪《新宁县志》”,似尚欠缜密。其实民国《赤溪县志》就在这段话中说:“当日土客之斗,非自新宁始也,因于鹤山一隅,土族嫉客勇、分声仇杀而起。”(第150页)把挑起械斗的责任完全推到土民一方。 对照前引郭嵩焘和陈坤的记述以及其他大量记载,即可知民国《赤溪县志》刚好颠倒了事实真相:实际上开始时不是“土族嫉客勇”,而是“客勇嫉土族”。可见民国《赤溪县志》同样不可尽信。当然,客之仇土,归根结底是由于土著士绅对客民的长期压迫剥削,因此不能简单地以械斗由何方挑动来判断是非曲直。
《遗忘》也认同民国《赤溪县志》把新宁县土客械斗的爆发完全归罪于土民的看法,指出:“在忍耐了两年之后,士绅李维屏等制造了一起阴谋,导致新宁斗祸骤起。咸丰六年初,士绅李维屏、陈兆松等人‘潜与开、恩土属联谋灭客’。他们担心一般土民不从,乃捏称曾截获本县客民与开、恩客属约期来宁起事函件,‘以声动之’,又物种此等书函,抛弃途中,故意让行路土民拾获,互相传播,于是,‘土众受惑,起而仇客’……咸丰六年三月初,土民突然率众来攻,焚掠那扶之厂下、金坑等10余村,打死打伤客民壮丁100余名。十二日,东山局客勇来援,会同抵御,毙土人400余人,为了报复,又焚毁土村20余处。”接着,《遗忘》引了光绪《新宁县志》“三月十二日,那扶、万顷洋客贼勾连恩、开客贼焚劫那扶等处二十九乡”等语后,就说:“从时间上看,系土民先动手。”(第150—152页)
其实,光绪《新宁县志》和民国《赤溪县志》对土客械斗的描述都远不是忠实的历史纪录,均有隐瞒歪曲捏造之义。要判断事实,必须考虑当时的大环境。新宁县的土客械斗,爆发于咸丰六年(1856年)三月。而邻近的鹤山县、开平县、恩平县土客械斗均爆发于咸丰四年(1854年)十一月,高明县土客械斗爆发还要更早一个月。新宁县土客械斗爆发之日,正是邻近各县客民势力达于极盛之时。咸丰五年(1855年)“十一月廿一日,高明壮勇屯扎泽河,众至二万有余,与客人相敌,仅一交锋失利,即畏怯奔窜,追逐被杀者三千余人,另绅士十余名。廿二日,客贼肆焚劫掠,凡泽河、榕树、板村及土籍小村,俱为贼蹂躏。时五乡实有人在泽河帮仗。廿四日,括双桥上下三村,烧房舍百余,杀人六七十,财物一空……十二月,新兴、开平、恩平、新宁等县,土客械斗,土人败绩,凡尖石、黄村、蕉园、南坑、西楼、高芦坝、书台、齐洞、白村、奄村、良田等村,不可枚举,尽为客贼所占踞。适值米贵,饿死无数。咸丰六年(1856年)正月十七日,客贼又灭罗村,墙垣倒塌,宛如平地,被杀者数百人。”[5](中册,第1020页) 在客民气焰大张,全面出击,新宁县土民四面楚歌、朝不保夕的情况下,新宁土民士绅再愚蠢贪婪,也不可能在忍耐了两年之后,选择这个最为不利、毫无胜利希望的时刻主动向客民发动自杀性的进攻。而开平、恩平土民当时濒临绝境,自顾不暇,又哪有余力旁骛,与新宁土民联谋进攻新宁客民?
其三,《遗忘》记:“同治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高廉道英秀赴任,府经历朱维诚解饷赴高州,两起人马同行。英秀乘肩舆先行,朱维诚与代理恩平知县陶銮押饷在后,至(恩平)石峡黄陂,客家将英秀及随人等拥护人乡,以自己受土著欺凌要求代为伸雪……最后,客民将英秀送出回县。”然后评论到:“客民本希望官府能体恤自己所处的境地,以达到‘土客联和’的目的,不料,这一和平之举,招来了更大的灾祸。”(第138—139页)此处未注明出处,对照之下,即可知其原始出处是陈坤《粤东剿匪纪略》,但略去了:“饷银遗失”一语。[5](中册,第729页) “饷银遗失”一语,在此处非常关键。宣统《恩平县志》记:“客逆既抢饷银,复掳英道及眷属,后由邑侯与那扶营弁重金赎回。”[5](下册,第1575页) 客民此举,是对清政府的严重挑战,安能称为“和平之举”?《遗忘》也有引录宣统《恩平县志》等史科,但在论述时对“饷银遗失”避而不谈,不无为维护自己观点而“剪裁”史料之嫌。

    三、技术性的问题

在文字校对方面,也有需要指出的问题。《遗忘》引光绪《新宁县志》称:十一年“七月,伟烈堂再募东莞、新安勇数百人,以舟师击曹冲、败绩,死百余人”。(第165页)此段引文竟“粘”在第166、167页的5段《新宁县志》其他引文之末;而在介绍广东一些州县的情况时,每一段的开头都衍一“进”字。(第90—93页)这是两处极其明显而又会严重误导读者的技术性错误。
《遗忘》引文谓“土民衔之次(刺)骨”。(第24页)按“次”意为至、及;次骨,犹言入骨。《史记·酷吏列传》:“外宽,内深次骨。”《文心雕龙·奏启》:“世人为文,竞与诋呵;吹毛取疵,次骨为戾。”作者如不解此语,应求证于工具书,而不必急于“更正”。同页谓“怀集在秦汉时为广东四会县地”,亦欠准确。秦汉时未有“广东”之名,此姑勿论;四会县始设于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与秦无涉。
正如《遗忘》作者在前言中说:“一篇好的作品,是需要得到大量批评并不断修改完善的,我将虚怀而待。”旨哉斯言!笔者愿开其端。

【参考文献】
[1] 黄淑娉.广东族群与区域文化研究[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转引自刘镇发.客家——误会的历史、历史的误会[M].广州:学术研究杂志社,2001.
[2] 赵桐茂等.中国人免疫球同种异型的研究:中华民族起源的一个假说[A].转引自刘镇发.客家——误会的历史、历史的误会[M].
[3] 刘镇发.客家——误会的历史、历史的误会[M].
[4] 徐通锵.历史语言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转引自刘镇发.客家——误会的历史、历史的误会[M].
[5] 广东省文史研究馆,中山大学历史系编.广东洪兵起义史料[Z].

转贴于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http://www.studa.ne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5 13: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到廉州府时,在所引《大清一统志》“一曰东人,杂居乡村,解闽语,业耕种”一语后加按语云:“以东人‘解闽语’推测,应属客家。”(第347页)把闽语和客家话画上等号了,实为不可思议。

“东语”属闽方言,不是(福建)客家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5 13: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 粤语和客语固然不同,但相近之处颇多(特别是在械斗激烈的新宁、开平、恩平一带),(注:刘镇发指出:“按照韵母的相似性,台山话与‘客家话’显然应该是同类。但讽刺的是,参与粤西械斗的人正是讲台山话和客家话的。”他还指出,罗香林对“跟‘客家话’相对密切,基本能听懂的台山话却一定要排斥在外,因为他们是‘敌人’的语言。”刘镇发:《客家——误会的历史、历史的误会》,第128、140页。) 这两类方言的使用者相处稍久,即不难沟通

据我接触台山话、恩平话的经验来看,客家话和四邑话相差很远,跟广西沿海通用的粤语(钦廉粤语)相差也很大,不经过学习根本听不懂。
“相处稍久,即不难沟通”,我想,粤语、赣语、客家话三大汉语方言,基本上都是这样。但还是因人而异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6 22: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大洋网上看了一下,一不小心发现发现有一篇叫"广东大猫"的家伙发的文章和"情系珠江"的文章一模一样.真是搞笑~~~~
一发出来第一个跟贴的网友thefirstlesson 就这么说:大猫网友啊~~~成日讲客家好闷的,毕竟咸丰年间的事了。不如换个话题,讲下你的强项——香港事务。记得你以前同行者网友嘈得好劲的。第二个跟贴的网友baa483905也说:呢条友总是把所谓土客大械斗陈年旧事搬到粤群里来,不知居心何在? 第三个网友meejacky :大猫搞来搞去,折腾来折腾去,这几年折腾的都是这几样东西,知识水平有限得很啊。
第四个网友求其讲吓:散居珠三角的客家族人性格平和,而且占少数且居于较贫脊山丘地苇,一村只有三五七户,白话人据肥沃土地,而且官府和族例约束子弟守法,绝少有大规模冲突!
至于欺凌弱少亲如兄弟都有发生的。
村公所,「礼义亷耻忠勇孝悌」就是地方父老以家教、礼义教训村中不良少年的场所。
过去的农村,绝对没有像「贼发动的文革式行动」去丢乡亲父老们的脸的。
也没有王世仁式的白毛女!
然后就是轮到广东大猫粉墨登场了,一开口就骂到:呵呵,黑牯赖子那种水平,还吹?
这篇论文侧重点是关于这段历史所涉及的语言文化与血缘问题,并不是着重探究土客械斗的过程与原因分析。其实,了解这段历史,对于了解岭南的文化差异是有裨益的。
黑牯赖子的很多胡言乱语,都是因为对岭南历史不了解,而对岭南历史文化乱发歪论。批判这种歪论,就要从源头着手。
然后广东大猫还接连骂了3帖,算是这篇文章的最后跟帖。我看这篇文章还不是自创的,从哪个角落挖出来的呢?问问情系珠江,这遗人应该是清楚的。

看来广东大猫在大洋网没市场,吸引不了多少眼球,比“情系珠江”在客家网受到广大客家网友的厚待来礼遇就差多拉。。不过广东大猫和情系珠江本质上是一样的,6个字-------无知无赖无耻。真悲哀!~~

[ 本帖最后由 lengdy 于 2008-9-26 22:27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7 00: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患有ed的猪江还是有把该论文的作者赵立人的大名给贴出来来拉

另外一篇豆瓣的评论顺便也贴上来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56182/

2007-12-09 20:03:09   来自: moonbird (广州)

被遗忘的战争:咸丰同治年间广东土客大械斗研究的评论   

  全书标榜客观中立,也着实多少做到这点,但累赘地方不少,有凑拼之嫌。当然堆积史料过多,就像复制粘贴一样,过于死板,看得我好生头疼。更要命的是竟然没有修一个大事年表……
  
  另外正如作者所言,缺少田野调查,知识大多来源于县志牒谱(这些东西其实也不太靠谱,比如一些县志在评价一个地方有时会出现民风剽悍又是又有很多赞美之词,就看你如何取舍。更何况尽信书不如不看书)。
  
  大体有以下几个硬伤:
  
  一,他不太清楚广东三大民系情况,描述多有错误。竟然将潮州人跟客家人混为一体,以为潮州人就是客家人,还认为客家话可与潮州话尚可沟通,简直离谱的很。另外事实上潮州府也有所谓“土客械斗”(可见于丘逢甲之子丘琮的文章)。最后潮勇多为潮州人(潮汕人)而不是客家人。卓兴是揭西棉湖人,属于潮州人。
  
  二,关于客家的源流,没落入罗香林这位客家研究先锋的窠臼,作者多少是认同梁苏腾的关于“动态发展”的观点,(详见其书《中国历史上的移民与族群--客家、棚民及其邻居》)。但在客家民俗特征上却好像没突破,诸如二次丧竟认为是客家所特有的……在一个民系的研究上缺少对其他民系的对比研究是很。。。(同时顺便说一下目前客家研究最大的一个弊端之一就是缺少一种中国民系整体观缺少比较)当然也得原谅作者的精力并不在此。其实我的意思是说,第一章的内容是整本书的最大败笔,各位可以略过不看。
  
  三,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刘平在写作此书时不知道是否是平时劳累过度还是状态很差,引用资料都会弄错。如“一个开口闭口自夸“纯洁”的群体,在一个伟大民族或一个文化综合体的边缘地区,是有代表性的。那些最直率的民族主义者往往来自这些区域,似乎他们能更敏锐地感觉到过去的历史有机地联系起来的必要性。例如,拿破仑来自科西嘉,希特勒来自奥地利,斯大林来自格鲁吉亚。”竟然会说是来自孔飞力的《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事实上他是来自魏斐德的《大门口的陌生人》。
  (以后再补充这篇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7 00: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上文的最后一段可以奉送给ed猪江先生
越是血统不纯正的人越是为了证明自身的…………后面几句话有ed猪江先生补充吧,反正你吃饱了撑着,床上运动又干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7 15: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黑K(hkhkhk)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行不通滴。

刘平引述魏斐德的名句,来形容客家神话的狂热,是非常恰当的:一个开口闭口自夸“纯洁”的群体,在一个伟大民族或一个文化综合体的边缘地区,是有代表性的。那些最直率的民族主义者往往来自这些区域,似乎他们能更敏锐地感觉到过去的历史有机地联系起来的必要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7 15: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hkhkhk 于 2008-9-27 00:36 发表
患有ed的猪江还是有把该论文的作者赵立人的大名给贴出来来拉

另外一篇豆瓣的评论顺便也贴上来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56182/

2007-12-09 20:03:09   来自: moonbird (广州)

被遗忘的战争:咸 ...


这篇网文根据实际情况,指出刘平论著的错漏之处,写得非常好。凡是熟悉广东情况的人都能得出这样的见解,没什么奇怪的。这与赵立人的论文不一样,赵立人的论文是查找有关专著、论文,对照历史事件的记载,进行综合比较得出结论。

黑K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干嚎什么?

[ 本帖最后由 情系珠江 于 2008-9-27 15:4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7 16: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engdy 于 2008-9-26 22:24 发表
到大洋网上看了一下,一不小心发现发现有一篇叫"广东大猫"的家伙发的文章和"情系珠江"的文章一模一样.真是搞笑~~~~
一发出来第一个跟贴的网友thefirstlesson 就这么说:大猫网友啊~~~成日讲客家好闷的,毕竟咸丰年间 ...

呵呵,文盲愣牴真是蠢。告诉你这个文盲几件最基本的东东:

1、thefirstlesson就是 通渠 斑 猪 仔。在大洋网,擦鞋仔LIN大肉的精彩表演,本大猫非常欣赏,就以“特邀版主001号”的身份 对通衢斑竹发指示,然后表扬LIN大肉是乖孩子 ,呵呵,LIN大肉那个高兴啊,猪崽尾巴翘上了天!谁想到整天假冒革命干部招摇撞骗的LIN大肉,被人耍了还不知道?

通渠斑竹经常接到LIN大肉嗷嗷叫的匿名投诉,累计到一定的量,就顶不住了,搞不清楚是谁的怨气那么大,就删帖了事,把有关客家血缘文化的、元清历史的帖子删得七零八落,还以斑竹崽的名义发出公告,严禁这个严禁那个:lol 。本大猫问他要法律依据,斑竹崽拿出了少数民族保护的法律依据。:lol 本大猫告诉斑竹崽:虽然我和你一样,认同客家是少数民族,但客家在法律上仍然是汉族,你就不能拿少数民族保护的法律去套客家。:lol 元清两代残酷的民族压迫,历史学界早有定论,与今天的民族问题完全不一样。岭南历史文化和血缘方面的研究,一直都有,为什么就不能讨论?广府土著怎么说都行(特别是外省网虫不了解广东情况,受客家神话误导,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言论),而客观陈述岭南血缘文化的情况,特别是外省网虫所不了解的客家,怎么就不行啦?:lol 呵呵。网虫们则是什么说法都有,特别是有的网虫原来还是斑竹崽,没得干了,嗷嗷叫得更厉害。:lol 本大猫就告诉“特耀斑竹崽”通渠仔:lol,只要贴出有关法律、规定(你是没有解释权的,越解释越乱),说明注意事项(你是没权以个人名义发布规定的),请大家支持、理解啦。LIN大肉叫嚷“狡猾计大猫”是很好笑的,你愚蠢不等于别人狡猾,知否?本大猫是很实在滴,你是很虚浮滴,网虫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转载自『客家人社区』 http://www.HakkaOnline.com
http://www.hakkaonline.com/forum ... p;extra=&page=1

2、匿名蛋baa483905应该是珠三角广府匿名蛋:lol,因为不喜欢提土客械斗往事,毕竟械斗不好听。这种态度,跟客家神话神棍热衷于歪着嘴巴讲“土客械斗”、鼓动族群狂热(鼓吹客家是不同于南方族群的纯正汉人等自欺欺人理论)完全不一样。由此可见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取向。

3、meejacky就是大洋网、天涯社区等多个网络论坛臭名昭著的族群神话歪论制造者“黑杰克”。由于其蠢论来源于客家神话,本大猫封给他一个客家文化名字“黑牯赖子”,这家伙还很不高兴,声称客家人保守落后,不适合他,早期的中原人被土著打败,新的中原人黑杰克来也。反地方主义就是打倒土著!(连反地方主义首先干掉的是客家都不知道)呵呵,黑牯赖子在大洋网等网页就是代表着荒谬和好笑,搜索帖子可见。本大猫告知黑牯赖子:呵呵,黑牯赖子那种水平,还吹? 这篇论文侧重点是关于这段历史所涉及的语言文化与血缘问题,并不是着重探究土客械斗的过程与原因分析。其实,了解这段历史,对于了解岭南的文化差异是有裨益的。黑牯赖子的很多胡言乱语,都是因为对岭南历史不了解,而对岭南历史文化乱发歪论。批判这种歪论,就要从源头着手。

4、“求其讲吓”(“老点”)的文化水平很有限,年纪也很老了,连字都写错。“求其讲下”才是粤语俗语,与恐吓、吓坏没有任何联系,而且读音也不一样。老点还以为“下”字变读就是“吓”,十分好笑。还有对社会不满的言论,毫无常识,竟然说旧时农村没有“王世仁式的白毛女”,语无伦次,这是什么意思?首先,旧时代的农村就是有黄世仁这样的恶霸地主,越是封闭的山区越是容易出现。其次,白毛女如果是黄世仁式的,那就是“女恶霸”了,而不是被欺压。如此文盲倒也罢了,还喜欢乱评历史,说客家山村就是山上三几户,如何如何,呵呵。傻佬愣牴还乐坏了。本大猫告诉你,这样的客家是什么?最后的印第安!原始社会的忠实继承者。愚蠢无比的客家神话痴迷者,文化水平低得可怜,竟然为此而欢呼。如果在过去,本大猫会指出这样的“三几户”说法是不对的,现在则是看透了客家神话痴迷者的愚昧,既然你喜欢,也就懒得管。看看声称“爱客家”而混迹大洋论坛的LIN大肉师徒是如何的虚伪、愚蠢表现。

本大猫在大洋网,对粤文化非常熟悉,游刃自如,文盲愣牴懂什么?

http://club.dayoo.com/read.dy?b= ... &i=9809&p=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8 10: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无完人,语无完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8 16: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情系珠江 的帖子

ed猪老看来不仅下半身不行,连上半身都不行
另外估计你都还没看过刘平哪本书吧

还有难道不知道我的重点放在你这个杂种的福佬身上嘛,抱着广府大腿不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 14: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书我出看过,  不过在这大汉奸施琅也可以成为民族英雄的时代,  如同全是猪肛这类小人一般,  可以凭空想像一些所谓史料来抵毁客家人, 进而抬高广俯人种。 不过很可惜,  本人在广州10YEARS ,  相对而言, 无论怎么说, 在外省人眼中广俯人都无法和客家人相对较。
    本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 14: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客家网友没必要和这类人较劲,  做好自已的事, 让世人去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 05: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你在扯淡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