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79|回复: 9

何香凝在陆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 17: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香凝在陆河


--陆河文史













注:叶振环(寰)就是我大伯公,后去香港,现已去世,他儿子国森,幼名木森(我舅)常回大陆来,叶振环(寰)大伯公的妻子前年去世时,港澳办还送来花圈和500元白金,(白包),港澳办主任廖晖(廖承志委员长儿子,中共十七大代表,)应知道何香凝来陆河螺溪这段历史,据我叔公回忆,当年廖承志妻子是陪同何香凝来陆河螺溪的.

另附我叔公叶锦天(叶舟)-----也即本文叶振寰大伯公的弟弟----------在金羊的博客


叶锦天(叶舟)的博客(点击小标题,将打开新视窗)

http://blog.ycwb.com/u/2051/index.html









此文中的水生就是叶水生舅舅,晚年居陆丰甲子,以画画为业,去年去世,何香凝送给我大伯公的那幅画文革时被抄家抄掉了,那个抄家的人现还活着,但他怕清算,也不敢将此画拿出来,因我叔公等老人家不好事,客家人本性纯良,(那些年被整怕了,也就不追究了).过回我们的小日子算了,不好搞事,
本文水生的弟弟就是国森,(幼名木森),现居香港,































本月在广州烈士陵园第三馆,由广州民革主办纪念民革成立60年的一项活动,这幅画是我的参展作品之一,活动很低调,(以后再讲)








今天是民革成立60周年,谨将“何香凝在陆河”此网文献给民革成立60周年,以作纪念,谢谢大家,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08.1.1
                       罗林虎



[ 本帖最后由 luolinhu1973 于 2008-1-1 17:56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收起 理由
彭正矫 + 5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 18: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luolinhu1973 的帖子

谢谢彭正矫先生鼓励给面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3 00: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陆河文史这篇文字,我好象十几年前就看过了啦,,,

可是没想到,你的外公也在里边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3 12: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幽壹 的帖子

谢谢,彭正矫先生和幽壹版主,

叶左杰先生12年前我拜会过他,是很有水平的长者.

彭正矫先生,幽壹先生,叶左杰先生都是对陆河历史有贡献的,

:)

谢谢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31 04: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崖系陆河人  做西吾识啊...........    长知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1 21: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母亲何香凝
廖梦醒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母亲在上海呆不下去了,就在1937年冬到了香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香港。母亲什幺贵重的物品也没有带,只带了一个小小的皮包回家。许多画稿和母亲得意之作以及父亲喜爱的绢绘狮子画轴等全部弃置,终于全部损失了。
  八年抗战期间,母亲流浪生活无时得到安宁,但是每一次遇到困难时,都得到共产党方面的关怀照顾和援助。
  香港沦陷后,母亲和柳亚子先生等一起,乘坐共产党方面准备的船只前往东江。船原是机帆船,但因为当时敌人要没收一切机器,船主无奈地拆了机器,将之沉入海。因此,这条船只得依靠两张布帆,借风力行驶。可是出海之后,偏偏海面上一点风也没有,原来预计两天到达东江的,却在香港海面徘徊多日。
  船上的食水和粮食均已告罄,大家都很焦虑。船主下船去取水,途中,碰到共产党游击队的巡逻队。船主与母亲商量,把这件事情告诉游击队,他说:“游击队知道您的名字,告诉他们您在船上,请他们帮忙如何?”母亲说:“好,就这样做吧。”游击队听到船上有廖仲恺烈士夫人,立刻向上级报告。
  游击队领导除了写信表示敬意以外,还送来了煮好的鸡和牛奶,写明「请交给老人」送给母亲。此外,还送了几箩重达百斤的番薯,装足了水,困难解决了。此时,海上风也起了,船便一路顺风驶向东江的海丰。
  母亲当时感怀之下,写了一首诗,《香港沦陷回粤东途中感怀》:
  水尽粮空渡海丰
  敢将勇敢抗时穷
  时穷见节吾侪责
  即死还留后世风

  柳亚子在1942年1月作的《流亡杂诗》中,其中一首写到这段经历:
  无粮无水百惊忧
  中道逢迎舴艋舟
  稍惜江湖游侠子
  只知何逊是名流
  (舟中粮水俱尽,忽值游击队巡逻小艇闻廖夫人在,乃得接济,并赠鱼鸡乳粉,余惟优游伴食,深以为恧。)

                         原载《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周年纪念专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1 21: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史料中许多文章都记载了何香凝从香港坐船到达海丰安全脱险,廖梦醒回忆录【我的母亲何香凝】写到:“可是出海之后,偏偏海面上一点风也没有,原来预计两天到达东江的,却在香港海面徘徊多日。”才补充说到此船并非一帆风顺。途中遇到的正是活跃在西贡和坑口的游击队,江水中队长写的【护送何香凝、廖承志母子俩的经过】有详细描述:

护送何香凝、廖承志母子俩的经过
江 水

  1941年12月8日,日本发动突然袭击,侵占了香港,一大批抗日进步文化人来不及撤离,身陷囹圄,情况万分危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东江纵队前身)司令员曾生传达了中央的指示:这些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华、国家的瑰宝,一定要千方百计,不惜代价抢救之。
  游击总队挑选了有经验的战斗骨干,组成一支支精悍的小分队,一个站一个站地连成了一条护送文化人的信道。当时,我是短枪队的中队长,我们中队(江水中队)接受了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记得那是1942年元旦后,港九游击队护航队的黄友,在西贡鱼栏老板徐观生(开明绅士)的家里,向我和黄冠芳(短枪队的另一位中队长)传达了总队的命令,并要我们第二天到九龙牛池湾接送第一批人。
  一清早,我带着本队队员曾连、江松、陈颂、廖添胜、叶凤生、赖章等人,化装成商人的模样出发了。我还带了一把有弯头的黑布雨伞,作为接头记号。当我们到达九龙坳的时候,突然有三个土匪跳出来,我见对方人不多,便向队员使了个眼色。他们只有一支短枪和两把匕首,那里是我们的对手,一下便给缴了械。不过,这小小的麻烦令我们警觉起来,考虑到九龙坳的地形比较复杂,我留下四个队员警戒和接应,自己带着另三个队员去牛池湾。
  上午十时左右,黄冠芳手里也拿着一把黑布雨伞,夹在逃难的群众中到来了。我从荫蔽处出去迎接,黄冠芳向我介绍了廖承志、连贯。
  廖承志穿著一件黑上衣,头戴鸭舌帽,身子像铁塔一样壮实。从他坚毅的脸上,看出了他对抗战抱有必胜的信心;从他有力的握手,体会到他对我们游击队战士无限信任。连贯穿著一件大棉袄,使他本来就不高的身材显得更矮了。还有瘦高个(后来才听说是乔冠华)。我们领着廖承志等人离开牛池湾到九龙坳,这里离敌人很近,有通沙田、西贡、坑口的公路,随时都有日军出来活动,不宜久留,决定原来留下的四个队员殿后,就带着他们继续赶路了。
  从九龙坳到西贡,我们不敢走公路,是经南围走小路的。早前英军到处埋下地雷,防备日军偷袭,南围的村民熟悉情况,我们请了两位姓丘的中年人带路。路不好走,有些人脚上打了泡,走得更慢了,到山寮村大约三十多华里,足足走了五个小时,下午三点多才到达。
  到山寮后,我马上派人通知海上护航队的萧华奎他门到企岭下等候。村长王阿年杀鸡招待大家,我们部队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宣传抗日,打击土匪,给老百姓做好事,因此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对他们的热情接待,我们也不客气了,端起碗就吃。不知是兵荒马乱没吃顿好的,还是走得辛苦了,这顿饭我们吃得又多又快。因为要在时间紧迫,饭后也不能多休息,又继续赶路,五点多钟到达山下的大环村,与总部派来接应的战友汇合后,即刻出发去企岭下。萧华奎和黄友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第一次护送任务就是这样顺利完成了。

  在送走廖承志等的当天晚上,黄冠芳又派短枪队员彭阿景到西贡找到我,要我第二天去坑口接何香凝。这个任务非同小可,原来他们的船从长洲计划去海丰,不顺风又缺粮水,刚好遇到我们的海上队巡逻小艇,请求援助。坑口的情况比较复杂,我找了一个可靠的渔民容娇,她划小艇载着我们到坑口,听执行护送任务的彭阿景说,何老太太那天是从筲箕湾坐船到牛头角,然后爬山过茅湖仔,再从茅湖仔坐“牛奶”的船到坑口。这“牛奶”是一位女船主的花名。她只有十七、八岁,长得很白,很漂亮,也很乐意帮人,因此,大家都爱叫她“牛奶”,其真实姓名倒很少人知道。我领着何老太太坐着容娇的小艇先上岸到西贡,把水和食物送上船,但考虑到治安不好不敢久留,驶去滘西洲,在马逢生的船上吃了午饭。这一天风比较大,海上的浪也比较大,我考虑到何老太太的安全,也为了让她坐得舒服些,便请了一艘有三支桅杆钓艇去粮船湾。这艘钓艇主人的名字我忘记了,但他哥哥叫郑新志我还记得。何老太太见我是客家人,就用客家话跟我交谈:
  “听说日本鬼子在海边放哨,还有巡逻艇,会不会给他们碰到?”
  “日本鬼立足未稳,还顾不了许多,我们走这条路不会有日军。”
  “听说这里有很多自称‘绿林好汉’的烂仔,遇到他们怎么办?”
  “他们一般都知道我们是曾大哥(曾生司令)的人,不敢阻拦。一些过路的小股土匪我们是不怕的,请您老人家放心。”
  何老太太听了高兴地说:“坐船好,坐船好,我早就说坐船好,到了海丰就更不怕了。”
  到了粮船湾,陈志贤已经在等候了,准备接着再送一程。告别的时候,何老太太握着我的手说:“你辛苦了。”我赶紧说:“不要紧,不要紧。”并祝她一路顺风。
  看着何老太太的背影,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紧握着的拳头攥得更紧。
                                                             选自《活跃在香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3 15: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何香凝是有从陆河前往五华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3 21: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长
问一问先
她是不是客家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4 08: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namlow 于 2009-9-3 21:24 发表
很长
问一问先
她是不是客家人?

应该不是,她老公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