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93|回复: 3

 敢与支左军长碰硬的铁汉 ――与罗崧高同志访谈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0-9 22: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敢与支左军长碰硬的铁汉
   ――与罗崧高同志访谈录

  

  罗崧高,学名崇高。1930年生。大部分岁月在九连山区的和平县度过。1982年7月任惠阳地区生物化工研究所所长,1992年冬离休。然而,正是这位貌似乡下老头的“老实伯”,却蕴含着他不平凡的传奇人生,谱写了真正**人的“正气歌”。

  

  老是不能“进步”的中共官员



  张:老罗同志,你1949年便有高中毕业学历,在乡下是“秀才”了,建国前已任游击区增新行政村村长,1954年任和平县贝墩区副区长,1958年任县委党校副校长,属科级干部。然而,人家官运亨通,你至70年代末仍是科级!是“命运”不好,还是别的原因?
  罗:唉!“命运”的东西讲不清楚。说起党的工作,我问心无愧。50年代我能从村长提到县委党校副校长。60年代,由于反“右倾”我受“批判”;“文革”中我受批斗、“集训”,先后还有三次被人“密告”陷害。然而,组织上实施的是背对背审查。后来,搞组织的同志逼我承认所谓“证据”,我才知受审查了。但我不买他的账,便把我安排到农场去当场长,却又调我出去搞运动、水库工程、生产救灾、“集训”劳动。到“文革”后期又回“五•七”干校,还被作为第三批“解甲归田”对象!后安排我任科技局副局长,1974年5月兼氮肥工程办主任。
  张:对,我就是在“氮肥办”搞《工地战报》时认识你的,我是你领导的编辑兼记者。继续谈吧!
  罗:经过十多年的一抓、一放、一拖的反复审查,才还回我真面目。1977年5月调我任县文化局长兼县党委清查办秘书。1982年7月调惠阳地区生物研究所任所长。回顾44年表现,我一贯坚定党的信念,自强、自信、自律。先后被县授予的称号有:1952年土改复查模范工作者,1953年土改复查运动先进工作者,1957年机关先进工作者,1964年社教运动先进工作者,1971年斗批改运动先进工作者;1973年机关先进工作者。1982年调离和平时,县委宣传部长魏玉寿等同志赠条幅:“一生忠诚为革命,清正廉洁传家声”。到地区工作后,我勇于创新,业绩优异。惠州市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主任袁金鹏在他著作中称我:“德行高千丈,诚信灿九霄。”
  张:电影《南征北战》中的老大娘听到某同志由连长升为营长,说他又“进步”了,而你几十年一片丹心却难“进步”,确是世道复杂,官场有险啊!官场关系学“博大精深”,没有教材可参考,却要时时自通,特别关键的是要处理好与生死攸关的顶头上司的关系啊!
  罗:的确如此。老实人当然吃亏了。群众满意不等于领导满意,好人满意坏人当然不满意啊!我受尽委屈,但不作无原则妥协,不作哈巴狗求“进步”。 我虽不能“进步”,但对得起党和人民。
  张:做得对,做得好!现在你这位老同志家里幸福吗?
  罗:有苦有乐。甜的是,几十年的磨炼,令我锤炼了意志,干净了手脚。“手脚干净,雷电交加都不惊”,多轻松啊!托邓小平同志的福,生活改善了。我享受处级待遇,可支付妻儿的伙食和药费,共度平淡生涯,共同看到时代的繁荣和人们的微笑。但问题也不少:我作为离休干部,有些上面规定的待遇,下面却不给;我爱人在和平纺织品公司退休,退休金低,又没医保,长期多病,入不敷出。小儿聪明伶俐,成绩优秀。1985年在惠州市一机关草坪捉迷藏,却被门警无理猛追几百公尺,抓到乱踢屁股,儿子瞒着父母哭泣几月,导致痴呆、停学,长年就医花钱无数。我找到证人,但上面没追究处理,我儿至今不能工作,没有医保。每当想起他后半生该怎么办,我便心如刀绞。

  

  敢与“支左”的秦军长碰硬



  张:还是换个话题,讲讲你在和平时与支左的解放军某军秦军长(兼县委书记、县委主任)碰硬的传奇吧!要知道,“文革”时军人高于一切,不要说军长,就是穿军装的士兵,人们也毕恭毕敬的。
  罗:那是“文革”后期的事。1969年12月我带领12名工作队员进驻东水公社大坝大队搞斗批改。我们坚持党性,走群众路线,群众扬眉吐气。该大队首夺全社春耕生产第一名,又解决了不少历史遗留问题,还纠正了一批冤假错案;更在开门整党中更换了党支部书记,增强了党的活力,密切了党群关系。
  张:这很好啊!真是人心大快,形势大好。
罗:事情复杂啊!我们由于对一小撮人处理不狠,他们便纠集公社领导班子中的一些人,说工作队“搞派性”,甚至利用公社班子职权诬告。秦军长信以为真,在全县电话会议上恶狠狠地高喊:“我们驻大坝的工作队搞派性,要把工作队长罗崇高的职务撤下来,调回城里交代问题……”。
  张:那时,解放军的“斗争性”特强,很喜欢喊“挥起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碰烂资产阶级花岗岩脑袋”!
  罗:1970年5月初,我、黄观勤、黄霞章三人被指令回城交代问题。当时,工作队其他同志对秦军长颠倒是非也十分反感,鼓励我们三人用事实驳倒谬论。我毫无畏惧,因为,掌握在手的第一手材料,中华文化铸就的正直人格,**人的党性,基本群众的嘱咐,都是支撑我们的脊梁。因此,到县政工组报到后,我们不是反省交代问题,而是口口声声反对“派性”,据理力争;然后,写出了《关于整党更换书记骆××的做法、经过、结果》的报告,并将其手脚不干净,干群关系紧张,其父又是60年代杀子犯被我政府处决等证明材料,一式四份呈秦军长、蔡副书记、县武装部长、县政工组长……。
  张:你们是《红灯记》中“浑身是胆雄纠纠”的李玉和啊!
  罗:时过半月,秦军长委托蔡副书记在工作队全体队员及公社班子代表会议上庄严宣布:“大坝工作队出色地完成了斗批改任务……,该支部书记是被我政府处决了的杀子犯的子弟,工作队把他撤换了是完全正确的,你们公社班子一些人搞派性,反说工作队搞派性,把是非颠倒了,现在要把是非颠倒过来!”
  张:我记得1967年春,一张题为《把颠倒了的是非颠倒过来》的大字报,引起了广东两派的轰动与争论啊!
  罗:蔡副书记的话引来会上掌声雷动!
  张:以后呢?还有好戏吗?
  罗:本来还应该在全县电话会议上消毒以恢复名誉的。然而,考虑到领导的“威信”,我说:“改正了错误就算了,不要计较个人得失吧!?”顿时,同志们议论纷纷,但后来还是同意了我的意见。
  张:你这样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老百姓的“高姿态”,是受刘少奇《论**员的修养》的“修养”。掌权的可以任意犯错误,任意惩罚老百姓,但等到改正时,却轻描淡写。粉碎“四人帮”后的平反冤案,大都如此。弄不好,不少人还认为“当初整你们是对的,现在改正也是对的”。当然,秦军长权威显赫,却能在短时间内纠错,毕竟还是“好汉”,说明他《毛著》还学得不错,“斗私、批修”得还可以。

  

  借问君从何处来


  张:老罗同志,大家都说你是“老实伯”,热情、正派的好人。但是,您辛辛苦苦几十年,未青云直上,如今还是过着平平淡淡的、家里还有许多困难的日子;你在火红年代敢与秦军长碰硬,虽说当年轰烈火爆,如今也是“折戟沉沙”而尘埃落定,谁还记起你呢?但是,如今的你,无怨无悔。请问,是什么支撑你走过漫漫人生路?
  罗:我之所以能在艰苦、复杂的环境中挺过来,主要因素有:我生在龙川的穷山区,长在战争年代。中华文化和**革命精神,铸就着我“坚持真理,就是胜利”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是父母的《家训》,父老乡亲的忠言,一直鼓舞着我。
  张:老罗,我真佩服你。中国6800多万党员,都像你就好了,你真正是实践党的“三个代表”的楷模啊!祝你健康、长寿、合家幸福!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彭正矫 + 2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0-11 19: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天涯才子 于 2007-10-9 22:47 发表
   敢与支左军长碰硬的铁汉
   ――与罗崧高同志访谈录

  

  罗崧高,学名崇高。1930年生。大部分岁月在九连山区的和平县度过。1982年7月任惠阳地区生物化工研究所所长,1992年冬离休。然而,正是 ...张:还是换个话题,讲讲你在和平时与支左的解放军某军秦军长(兼县委书记、县委主任)碰硬的传奇吧!要知道,“文革”时军人高于一切,不要说军长,就是穿军装的士兵,人们也毕恭毕敬的。
罗:那是“文革”后期的事。1969年12月我带领12名工作队员进驻东水公社大坝大队搞斗批改。我们坚持党性,走群众路线,群众扬眉吐气。该大队首夺全社春耕生产第一名,又解决了不少历史遗留问题,还纠正了一批冤假错案;更在开门整党中更换了党支部书记,增强了党的活力,密切了党群关系。
张:这很好啊!真是人心大快,形势大好。
罗:事情复杂啊!我们由于对一小撮人处理不狠,他们便纠集公社领导班子中的一些人,说工作队“搞派性”,甚至利用公社班子职权诬告。秦军长信以为真,在全县电话会议上恶狠狠地高喊:“我们驻大坝的工作队搞派性,要把工作队长罗崇高的职务撤下来,调回城里交代问题……”。
  张:那时,解放军的“斗争性”特强,很喜欢喊“挥起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碰烂资产阶级花岗岩脑袋”!
  罗:1970年5月初,我、黄观勤、黄霞章三人被指令回城交代问题。当时,工作队其他同志对秦军长颠倒是非也十分反感,鼓励我们三人用事实驳倒谬论。我毫无畏惧,因为,掌握在手的第一手材料,中华文化铸就的正直人格,**人的党性,基本群众的嘱咐,都是支撑我们的脊梁。因此,到县政工组报到后,我们不是反省交代问题,而是口口声声反对“派性”,据理力争;然后,写出了《关于整党更换书记骆××的做法、经过、结果》的报告,并将其手脚不干净,干群关系紧张,其父又是60年代杀子犯被我政府处决等证明材料,一式四份呈秦军长、蔡副书记、县武装部长、县政工组长……
张:你们是《红灯记》中“浑身是胆雄纠纠”的李玉和啊!
罗:时过半月,秦军长委托蔡副书记在工作队全体队员及公社班子代表会议上庄严宣布:“大坝工作队出色地完成了斗批改任务……,该支部书记是被我政府处决了的杀子犯的子弟,工作队把他撤换了是完全正确的,你们公社班子一些人搞派性,反说工作队搞派性,把是非颠倒了,现在要把是非颠倒过来!”……


1、“工作队”是县委派出的,代表县委,但不能代替县委。在水坝大队“斗批改”中与公社党委有意见分歧,却没有向县委汇报,就自行决定大事,这是导致麻烦的主要原因之一。公社党委同样是在县委领导下的,遇到问题要及时向县委反映。通过工作组反映,或者直接反映,都没问题。公社党委向县委汇报,在程序上是完全没问题的。在这件事情上,工作队在工作方法和工作程序上就有不足。

2、撤换大队支部书记职务,有几种途径,一是顾全面子,让他自己辞职;二是改选;三是党员开会表决,建议给予撤职、警告、记小过、记大过、开除等等处分;四是公社党委下达文件作出处分,等等。这些都需要公社党委批准。如果公社党委不批准,党员反映很强烈,就需要县委调查,县委工作组在调查、定论等方面具有很大的主动权和发言权。但由工作组先斩后奏,包办代替,自己决定把支部书记撤了,程序上就有问题。

3、不说啦。

这位罗同志的性格和工作方法方面还是有不足的。当然,老同志啦,还是随他按自己的想法来说,但作为客观报道的人,要有自己的客观、理性的视角。

[ 本帖最后由 情系珠江 于 2007-10-11 19:3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0-12 07: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决定把支部书记撤了,程序上就有问题。---

珠江先生,按照程序办事,您早应该是领导了,受人尊重计长辈了,可现在...只是个找网络自慰计老头!还天天被广府客家小孩刁...

哎!不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29 22: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都可以谈啊--

过去的事情,对今天没什么影响,但是,既然讲出来了,大家都发表看法,好啊!
  我的看法不一定准确,希望当事人发表意见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