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66|回复: 0

【原创】恐惧来自强烈的亮光(书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3-29 12: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恐惧来自强烈的亮光
——读北村长篇小说《发烧》

宋客


全国著名先锋派代表作家北村的长篇小说《发烧》,初看书名就让人陷入了遐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发烧呢?是平时的感冒发烧还是对某个事情的执着被喻为发烧?正是怀着这样的新奇,我走入了“发烧”的世界,而且我的情绪立即被书中挺有意思的人物和不算曲折迷离的情节吸引住了,读着读着,似乎我的周身也开始发起烧来,“老天,这太恐怖了!我需要冷却,精神的冷却!”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发烧》选取了2003年发生在北京令人恐怖的SARS事件作为大背景,塑造了都市小民矮子、张草、罗文、松山、陈新衣和体面人士董老师等在SARS肆虐期间的各种心态以及灵魂搏斗的众生相。众所周知,SARS是从天而降的灾难,由于现代科学一时还没有找到控制病源的药物,因此,SARS来临在全国各地引起不同程度的恐慌。据临床实验,SARS的预兆是发烧,伴有呼吸困难,不几日便可让人毙命!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疾病,它的可怕还在于容易传染,战天斗地从不畏惧过任何困难的人类在它的面前一时竟慌了手脚。就在这个时候,作品的主人公矮子设计了一个骗局:他要走遍全城,并坚信如果自己是无罪的好人就不会染上SARS,如果自己是有罪的坏人则心甘情愿得SARS离开这个世界!

我们看到了矮子肆无忌惮甚至有点张狂的性情,他心中的信念总是那么坚定,他恪守的品格总是那么善良,他看到了在SARS来临的日子里人类是那么的自私,人可以处心积虑保全自己包括自己的肉身和名声也就是俗称的体面,却绝不会为别人付出帮助和爱心,矮子看到了人类肮脏的灵魂,看到了为了个人的一己之私却随时可以牺牲朋友和亲人去完成个人飞黄腾达的“壮举”;当一个人有困难的时候总是那些从没有背上精神重负的人才最慷慨地伸出他的火热的双手,而那些道貌岸然的体面人实际上是活脱脱的伪君子,每当这个世界还有许许多多弱势群体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些帮助有时简单得就是需要在呼唤社会的良知引起社会关注共同帮助那些弱势群体的一张白纸上签个“大名”的举手之劳,他们也无法做到。做不到也就作罢,却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的“不签名”狡辩,甚至大言不渐地声称这种帮助无法达到好的效果,为自己的“不签名”找到合理合法的理由;更令人恶心的也正是这些人,在SARS期间还在电视上唾沫横飞向人们讲解预防SARS的措施,骗取人们对他的虚无的“崇拜”。

全书张扬着人性的多面性,更多的是人性中隐秘的一面,字里行间澎湃着真善美与假丑恶,高尚与卑微、圣洁与龌龊、光明与黑暗、正与反、灵与肉之间的搏杀。面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名利磁场,每一次搏杀,其实都是一次灵魂的撕裂,人性的迷茫,那撕裂的声音强烈地震撼着人类的心灵以致于心灵的迷茫而找不着北,那么刻骨铭心、经久难忘。这种震撼的过程,在作家看来就是人类正在“发烧”的时刻。为了沽名钓誉,人的行动可能会发出高烧;为了蝇头小利,人的思想也可能发着高烧;这种高烧,引领着人类做出多么可怕的举动,委曲求全,奴颜婢膝,大打出手,机关算尽,小人得志,老谋暗算……世界上一切无以复加的丑陋的形容词放在上面都不足为过。人性的发烧,只有用人性的光芒才能退烧;倘若人性的光芒开始湮灭,那么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恐惧。

当SARS悄悄地走了的时候,这个多彩的世界仍然按照它自有的规律运转着前行着,生活在这个多彩世界的人类仍然按照旧有的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间除空添一场骚动之外并没有改变都市的猎猎之风,并没有改变山地的氤氲之气,只是人类的思想多了一份成熟、一份无奈、一份慨叹,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多了一帖平静、一帖真诚、一帖恬然,毕竟烧也烧过,留下的只是回望。

在书中,那些自以为体面的人且凡事都认为比别人更高一等的人因讳疾忌医,死了;那些以踩倒别人为能事而往上爬的人因心里无法承受更有“来头”的压力最终跳楼自杀;他们都没有死在SARS,而死在心灵的发烧,呜呼!
是的,恐惧来自强烈的亮光,亮光的背后便是黑暗和深渊么?
全文1554字
写于2005年3月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