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01|回复: 1

请大家看看闽西浓郁的客家风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2-19 12: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节选自宋客著中国兰文化长篇小说《南天拭剑》之二十七


“鸡公子,啄尾巴,啄到婆婆树底下。婆婆出来看鸭子,姐姐出来拗桃花。桃花开,李花开,张郎打鼓李郎吹,吹到姐姐心头花花开。”
“排排坐,唱山歌,爷打鼓子我打锣,新妇灶背背田螺。田螺谷,刺到家官脚,家官呀呀呀,新妇笑哈哈。”
“白饭子,白珍珠,打扮小郎去读书。正月去,二月归,挑担箩夹等嫂归,归来花缸无滴水。鹅挑水,鸭洗菜,鸡公砻谷狗踏碓,狐狸烧火猫炒菜,猴哥偷食烫疤嘴。”
“哼哼哼哼……”
在培田村的村口,一群小孩正在河边兴高采烈地唱念着儿歌,因今天是打醮的日子,可以看到淳朴的民俗风情,也可以看到精彩的节目表演,家中父母都会准备一些好吃的东西,如河源米冻、炸薯条、红心地瓜干、酿豆腐等,还可以看到平时少见的姑姑、姑丈、老表什么的,孩子们的心里自然高兴。这不,他们正活蹦活跳着一边唱着儿歌,一边在河边嬉耍。
“李正堂、龙旦草,走,我们去看看打醮的热闹场面吧!”南仙豹说。
“行!不过,我们也是外乡人,在这里会不会遇上麻烦?看到你们一个个汉子敢作敢为,敢说敢干,成就事业,顶天立地,说心里话,我实在佩服!”
“李正堂,这你就过奖了!我跟你说,我们山村要成就一番事业,靠的就是团结!我们养兰人靠的也是团结。团结出力量,团结长志气,团结树村威,团结维族亲。如果我们养兰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只知内耗不求发展,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对家族成员只会损伤,对别人只会有可乘之机,让旁人看我们的笑话,我们绝不会上这个当的。这些教训也是太深刻了。因此,我们培田定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这就是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你李正堂,是咱们汀州府知名人士国香堂主的得意高足,我们不但举双手欢迎,而且举双脚欢迎,你们说说,有没有道理啊!” 南仙豹越说越是起劲,回头看看周围的人。
“有,我们热烈欢迎!”站在一旁的汀江子和其他族人一个劲儿地带头鼓掌。
“叔公,那、那两个昨晚抓到的人怎么处置?” 汀江子鼓完掌,问。
“这还用说吗!我们的族规从来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立功有奖!游街就免了,不要扫了村里人打醮的兴,既然他们有悔罪表现,我看那就放了他们吧。要正告他们,如果他们再胆敢在我们村里偷鸡摸狗,那就要付出代价。我南仙豹说话做事从来说一不二,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快去吧!”等南仙豹吩咐完,汀江子便飞也似的去放人。李正堂他们还没有走远,这不,汀江子又回来了。
他们一群边走边谈,要去看打醮。
“仙豹叔说得在理。现在我们养兰人如果都能够像你们培田人一样团结起来的话,那么我们的事业就大有希望,这样,我们的兰花也能很快打出牌子,在历史上将记下重重的一笔。”龙旦草说。
“对,一年一度的打醮就是维系族人亲情整合族人意志加强族人团结的一个重要形式,走吧走吧,那边等着我们呢!”南仙豹拉着李正堂的手,说。
一路上吹吹打打,鞭炮震耳,好不热闹。走近一看,人山人海,小孩因够不着高,大人就把他们抱起,或者让孩子叉开双腿搭在自个儿的双肩上。人群四周,有卖冰糖葫芦的高声叫卖,有炸灯盏糕的生起了炉子,有小商小贩在沿街叫卖着麦芽糖、妇女发夹、儿童玩具、针头线脑等玩意儿的,真是了得!
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做杂耍。只见那位杂耍师傅手中挥动着一根一端系有小铁锤的长绳,看到围观的人群把他的杂耍场围得严严实实,便把这个铁锤抛近抛远,上下左右盘旋,以惊险动作赶开逼近杂耍场地的观众,拓展杂耍空间。客家人平时少有文艺节目,因此,一有看戏的时日,锣鼓一响便争相前往。此刻,那个打砣者现露功夫,观者忽见一个铁锤疾飞而来,正中鼻尖,惊叫一声,慌忙后退,忽见铁锤又疾飞闪回,连喊“功夫了得!”
打砣完了,杂耍者便要表演节目,有时手持一把锋利的菜刀往自己的手臂上斫去,“啪”的一声,手臂上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杂耍师傅很能造气氛,就问围观的人群:“这样一刀斫下去,就像切猪肉一样,痛不痛啊?”观众大声回答:“痛!”杂耍师傅说:“不痛,一点不痛!”说着还伸出流着血的手臂。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那个杂耍师傅又高声嚷叫着:“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不会痛吗?这就是因为我有止痛药。来来来,就这一包,撕开,轻轻地把这些粉末涂在伤口上,然后轻轻一擦,来,你们看看,好了,没有疤痕没有疼痛没有流血!”说着,那个杂耍师傅还自己拍起了巴掌来。
杂耍师傅眼看火候已到,就说:“我这是最新碾制的止血止痛药,见者有分,每人一包,共有10包,先到先送,后到后送,送完为止,好不好啊?”
“我要一包!”
“我也要一包!”众人纷纷举手,要了止血药。
“来来来,这里还有很多的。该送的都送完了,要买的人,来,一两银子3包,来来来,存货不多的啊,卖完为止。今天是我们连城人打醮的吉日,所以这些止血药就优惠一些,平时是一两银子一包,现在我宁愿亏点本钱,就是为了造福乡里人,刀伤割伤刺伤烫伤,都是药到血止,药到病除的啊。”
只一顿烟功夫,那个装满一袋子的止血药全被一抢而光。正要收摊的时候,打醮的锣鼓响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锵咚,锵咚锵……”
打醮在一个阔大的内坪举行。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台子,人群把整个台子围得密密匝匝,浑身汗臭只得让那些爱新鲜爱热闹的待字闺女们手持一方手帕在头上煽呀煽。打醮前,是没有什么人来一番开场白的,只要时辰一到,锣鼓敲起来,十班打起来,唢呐吹起来,热热闹闹,也不指望谁来统管组织,从早晨到晚上,人们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
十班,又叫十番,因用丝、竹、革、木、金制作的十件乐器而得名。十班队分乐器曲、小调和南词,用工尺谱记录。乐器分文场和武场两种,文场用二胡、么胡、笛子、三弦、琵琶、扬琴等丝竹乐器合奏;武场用板鼓、拍板、小堂鼓、狮锣、碗碟、中钹等打击乐器。此时,十班队边走边奏,间以文场和武场。这不,他们正奏着“十月怀胎”的曲子,奏毕,又换上“穆桂英挂帅”的曲子,整个打醮从此拉开了序幕。
正在十班奏着“咚锵咚锵”的高潮曲子时,南仙豹抬起头来,那中央的舞台上突然腾跃起两头高大雄壮威猛的狮子。两头狮子有六个人打理。二人掌狮头,二人摆狮尾,一人扮“大脸”,一人扮“猴子”。此时,只见 “大脸”和“猴子”戏弄雄狮,狮子忽儿扑打,忽儿跌落,忽儿滚落,忽儿翻起,或前跃,或后顾,或腾空,或滚地,逼真生动,栩栩传神。还没有等观众回过神来,两头雄狮突然来个腾空,一个纵跳跃上了几层重叠的八仙桌上,大家都为舞狮者的精湛表演和配合默契击起了掌。再听听十班队的奏乐,鼓声时响时沉,时高时低,急如暴风骤雨,沙场点兵;缓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妙趣横生,扣人心弦。以致于清康熙年间的武平举人林宝树,对闽西客家地区的打醮习俗在他的《一年使用杂字》中有一段十分精彩的描述:“也有阵班学打狮,装成小鬼极丑精。举棍之人学狮子,钯头钩刀爱学师。藤牌短刀手中执,钻过剑门险且痴。”
“好!好!好!”观众只是一味地鼓掌,连声叫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笛子吹响了柔和的音乐,锣鼓敲出了农家的欢腾,一叶旱船向人们翩翩走来。船灯表演开始了。船灯的制作是以竹篾或木板为骨架扎成船形,然后在船舱上贴上彩花,嵌入各式人物,使其轻巧雅观。表演时,一人掌船,即用双肩挑起旱船,藏于舱内;一人在船头撑船,谓之艄工,扮丑角;一人在船尾掌舵,谓之艄婆,唱旦角。前后两人各持画桨摇船,边行边唱边舞,其内容多为即兴而作,间以道白,内容诙谐可笑。舞蹈动作,有摇船、逆水行舟、拖船、下滩等。十班队也在一旁为船灯奏乐,固定的曲调如《摇船》、《拖船》、《下滩》、《上滩》、《尾子》、《渔家乐》、《过江龙》等,以协调掌船人的脚步。此时,只见船头的艄工和船尾的艄婆正在进行一场有趣的“对歌”表演——

艄工:
乜个圆圆在半天?
乜个圆圆水中间?
乜个圆圆街上卖?
乜个圆圆妹面前?
艄婆:
月光圆圆在半天,
荷叶圆圆水中间,
鸡蛋圆圆街上卖,
镜子圆圆妹面前!
艄工:
乜个落田咭呷声?
乜个落田无脚跟?
乜个落田溜溜走?
乜个落田无草生?
艄婆:
犁耙落田咭呷声,
铁锸落田无脚跟,
秧盆落田溜溜走,
辘轴落田无草生。
艄工:
乜个上山尾拖拖?
乜个上山着绫罗?
乜个上山溜溜走?
乜个上山会唱歌?
艄婆:
狐狸上山尾拖拖,
雉鸡上山着绫罗,
南蛇上山溜溜走,
画眉上山会唱歌。
“乜个”,客家话,意为“什么”。一问一答,妙语如珠,高潮迭起,引得观众侧耳倾听。
船灯刚刚结束,武术表演马上开始。连城一地武术之风鼎盛,特别是培田村近年出了武进士四品宫廷侍卫吴拔桢,因得一手好拳,令十里乡邻十分羡慕,从而武术之风蔚起。节目表演有群体套路散打,有个人套路单打,有两人武术对打,表演者精神焕发,气势逼人,表演的有:少林八步、少林十八步、连城拳、五兽拳、洪拳、蔡拳、李拳、昆仑拳、岳家拳、刁家拳、朱家拳等。
真可谓风流浪子台上跳,花鼓双双两公婆。此时,台上又唱起了客家山歌:

闽西客家千百年,
中原古风一脉鲜。
文化崇正扬光大,
民系始成汀江边。

闽西客家连城县,
民俗风情闹连连。
春节元宵最佳节,
只怕三日看不厌。

震耳烧炮飞在天,
芒神春牛催春耕。
焚香膜拜天赐福,
风调雨顺乐无边。

姑田一地游大龙,
一两千米映霞空。
田野屋舍都游遍,
祈祷来年五谷丰。

最是一年走古事,
众人抬起古事棚。
棚子顶上有童子,
河里跑奔往前冲。

往前冲、往前冲,
周边观众热血涌。
谁先冲上中头彩,
年年有余入家中。

元宵还有游大粽,
众人拱抬大粽游。
经过门前放鞭炮,
康泰吉祥大家同。

四堡雕版不一般,
名齐北京和浒湾。
子经书集印呀转,
人文精神天下传。

连城还有冠豸山,
人杰地灵不一般。
培田民居情款款,
养兰致富多赞叹。

表演结束后,村中族人就扛起了事先放在祠堂中的菩萨出游。菩萨每扛到一户人家的家门口,主人就燃起3000响的鞭炮,一时,村中沸腾了!
“太好了,我打自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热闹的场面,也没有看过村民对菩萨这样虔诚!太好了,百闻不如一见,百闻不如一见呐!”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长者,而且讲话的口音明显与当地客家话相左。
“我也从来没有看过,太好了,受教受教啊!”又一个年轻人说。
此时,正值南仙豹和李正堂、龙旦草、汀江子、朱古力等走过,听到这些议论,又觉得这些人好生面熟,于是伫足观望,等回过神来,是李正堂先发现了他们。
“孙文胆,孙文胆!”
“李正堂,李正堂!”
“兰叶拭心!”
“南仙豹!”
“王京!”
“龙旦草!
“真是太高兴了!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你们,真是三生有幸,广结兰缘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28 22: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的小说《南天拭剑》我收到了,谢谢!

什么时候拍摄封面,目录到社区大家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