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7|回复: 0

客语惠州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 16: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以物喜 于 2020-12-2 21:47 编辑

在粤客家语种中,惠州话是流行于东江中上游的本地方言,以下是对于惠州话的历史与现状等的介绍:






  水源话群



  惠州话是流行于东江中上游的本地方言,属于粤客家语种。流行于惠城区内、当地人称之为惠州话的,到底是属于粤语方言,还是归属于客家话,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熊正辉《客家方言的分区》一文(载《方言》1987年第3期)把惠州话归属于客家话区,把它分作一个独立的“惠州片”,与“粤台片”、“粤中片”、“粤北片”并列。黄雪贞的《客家话的分布与内部异同》(载《方言》1987年第2期)也就是作这样的区分。詹伯慧、张日升主编的《珠江三角洲方言综述》(广东省民出版社1990年出版)在提及惠州话时说:“惠州市基本上通行客家方言。惠州市内的客家别具一格,不同于粤东及省内其它地方的客家话,是一种长期受粤方言影响,带有些粤语特点的客家话。(第4页)他们也是把惠州市划入客家方言区的范围。刘若云的《惠州方言志》也抱着相同的看法。但是在广州出生长大的刘叔新在《惠州话系属考》一文(刊于《语言学论辑》(一),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则认为惠州话应划归粤方言。总之,这个问题目前也未得到共同一致的结论。语言学界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对惠州话有专题研究,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暨南大学先后都有硕士或博士论题,中国语言研究所也有相关的论题,至今10多年过去,但各种意见相左,结论相去甚远,或曰“是深受粤语影响的特殊的客家方言”;或曰“是深受客家语影响的特殊的粤语方言”。



  刘镇发教授通过史学、方言学等更宽阔的视野综合调查研究分析认为,惠州方言与广东东部和北部、江西南部的一些方言群如水源话、尖米话等,以及东江中上游一带相近的一些本地话统称为“惠州水源话群”。在梅州市地区的兴宁、丰顺分别有一种当地方言与水源话类似。



  惠州话跟河源市的水源话明显较为相近,应属同类方言,但惠州话与水源话仍存在细微差别。惠城话的人称代词复数形式采用单字表达,水源话的人称代词则采用复字表达。两相比较,惠城话和水源话都有界于四海话与粤语广州话的特点。对于一般的客家人来说,惠城话反而比水源话更容易听懂(与粤台片语音更接近),水源话反而较难听懂。但问题在于,讲水源话者却比讲惠城话者更有客家族群认同感。不论惠州话归属如何,水源话与四海话不完全等同是事实;惠州话与广州话的差别更大也是事实。



  蛇佬和蛇话



  最早称水源话者为蛇佬的是客家人,最早称围头话者为蛇佬的是广州人。蛇话,在广州话里面是指他们的口音不正宗,在客家话里面也是同样的意思。蛇佬并非特指讲水源话的人,也指讲围头话的人。由此可见,蛇话不是一种独立方言的名称,而是某族方言对自己族内的一种,口音差别较大者的特称。这也为什么最早称水源人为蛇佬的是客家人,最早称围头人为蛇佬的是广州人的原因了。香港学者刘镇发认为,水源话(即粤中片客语)和围头话(即莞宝片粤语)分别都比客家话和粤语形成的时间要早,但在方言系属上,水源话属客家系,围头话属粤语系,是无疑的。



  水源话在学术上称为客家方言粤中片。原来将惠州片独立列出,事实上,在惠州市惠城区讲惠城话的人,也认同自己的方言跟河源市的水源话更为相近,所以惠州话归入粤中片(客家系)是没有问题的。原来分列的粤中片,俗称水源话、蛇声;惠州片,俗称惠城话;现在重新归类为客家方言槎江片(分粤中小片、惠州小片)。方言的名称形成的先后,并不影响一种方言的归属,客家方言系的定名较晚,但惠州话归类为客家方言系,早在清嘉庆年间已经定论。



  早在清朝嘉庆年间(1815年),惠州府丰湖学院的山长徐旭曾撰写的《丰湖杂记》就指出:客家人从其“祖宗以来,世居数百年,何以仍称为客?……今日之客人,其先乃宋之中原衣冠旧族,忠义之后也。……西起大庾,东至闽汀,纵横蜿蜒,山之南、山之北皆属之。即今之福建汀州各属,江西之吉安,赣州、宁都各属,广东之南雄、韶州、连州、惠州、嘉应各属,及潮州之大埔,广州之龙门各属是也。”“……广州之人谓以上各州县人为客家,谓其话为客话。”由此可见早在当时,惠州府已经被广州人认为是客家地区。



  客家方言系定名较晚,在定名之前,客家话普遍被称为广东话。在江西,至今仍称讲客家话者为“广东佬”,尽管江西省本来就是有客家,但老客仍称新客为广东土佬,简称广佬。在四川,至今仍称客家话为“土广东话”。在台湾,过去曾将讲客家话者称为粤东党,称其语言为粤东语,与来自闽南者对应。而福建汀州府人到了海外,常常与来自广东省的客家人结成同联盟,也以广东人自居。但现在,广东话却常指粤语广州话,来自惠嘉韶汀者正式定名为客家民系,与之对应的是广粤民系(粤语)、闽台民系(闽南)、江浙民系(吴越)。另外,客家民系也因多居于南岭东部的山区,而以五岭之别名,称为岭峤民系,进而客家话也称峤语。



  现代客家方言系的次方言,主要分为八大片:粤台片(四海话/梅县话)、粤中片(槎江片/惠州话)、漳潮片(饶平客语)、粤北片、汀北片(宁化客语)、宁龙片(新客)、于桂片(老客)、铜鼓片。由于粤台片流行较广,因此人们常常误解只有粤台片的四海话才是客家方言,其实客家系的次方言种类繁多,当然不止四海话一种。



  惠州话标准音



  府城桥西和县城桥东老居民的发音为准,即以惠城话为准。



  水源话主要分布



  在惠州及附近地区,被人们称为惠州话的方言是指惠州旧城里(包括府城桥西街道办事处和县城桥东街道办事处)的老居民使用的方言。传统上,出了惠州城几公里的地方已经不能用惠州话沟通了。惠州方言分支



  惠城话、博罗话、水口话、龙华话、龙溪话、沥林话、观音阁话、公庄话、路溪话、平陵话、河源话、古竹话、柏埔话、庸禾话、灯塔话、石角话、隆街话、老隆话、陀城话、船塘话、大席话、忠信话、马头话、四都话、黄塘话、青溪话、义容话



  惠州话语音



  说明,以下惠州话语音,主要以惠城话为例。本词条中的惠州话,也多指惠城话,传统上出了惠城几公里的地方,已经不能用惠城话沟通了。



  惠州话声调分为七个: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拥有音节622个以上。



  声母方面,惠州话把中古微母字无、武、舞、侮、文、闻等字念为﹝m﹞,这与广州话相同,而与梅州市的念为v(梅州市有少数的字念为m)不同。中古的轻唇音字,在梅州话中,有一些念为p组,保存古无轻唇音“的残迹,如肥、辅、釜、符、缝等字有许多客家方言点为重唇音,惠州话念为f,与广州话相同。惠州话不存在梅州话k组声母,在齐呼韵母之前读为e)(舌面中音)的现象,刘叔新认为这是它与广州话相近,与客家话不同的一种表现。中古的溪母字客家话念为k´,基本上不念为f,惠州话把课、科、苦、裤、快、块、奎、宽、款等念为f,近于广州话。中古的全浊音声母字,惠州话全读为送气清音,这与客家话相同。



  在韵母方面,一些主元音为i的韵母,在广州话读为﹝aa﹞,如巾、人、金、心、急、笔等,但惠州话读为i-,与客家话相同,而不同于广州话。一些以﹝a﹞或﹝e﹞为主元音的字,在广州话读为﹝i-﹞如篇、建、剑、廉、业、甜、店、显、跌、列、揭、盖等惠州话念为﹝a﹞(或e),不与广州话一样念为﹝i-﹞。



  中古梗字的文读音,惠州话念为﹝n-﹞尾,如“成、姓”等字,这与广州话不同,梅州话将这些字也都念为-n。曾字冰、兵、蒸及其相应的入声韵字色、力、绩等也都念为﹝-n﹞、﹝-t﹞韵,这一点客家话相同。



  止撮的三等韵支、之、脂、微等韵字,广州话读为﹝e﹞,惠州话则读为﹝i﹞,这也与客家话相同。不过,粤语区也有许多方言(如中山)也是这样的。应该指出,粤方言的﹝i﹞韵字之所以念为﹝e﹞,是在较为晚近的时期由i变来的,这,我们称之为韵尾的“繁衍化”,即:i>ei



  惠州话中,同样没有y>θy的变化。惠州有y韵母,客家话没有。y可以用为介音,有yen、yet(古代的仙、先、元及相对的入声韵念此音),也有y??、y?k韵母(古阳韵和江韵的庄组字及其相对的入声韵字念为此音)。



  惠州话中,没有像梅州话那样的﹝ii;﹞韵母。这些韵字念入﹝i﹞,这一点,与广州话相同。



  中古的哈、泰韵字(除戴、态、乃、猜、孩等字外)台、才、在、彩、耐、再、奈、蔡等念为﹝oi﹞,这一点,惠州话也与广州话相同。客家话这两韵念﹝oi﹞的字较少。



  惠州话的形成



  惠州话形成和传承距今至少一千五百年,据考证,惠州话的产生比客家话的产生早五至六百年(约东晋前),与粤语中的广府话同为岭南的方言始祖之一,主要流行于东江流域地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