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1|回复: 0

[原创] 1967年春——小弟命丧脑膜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7年春——小弟命丧脑膜炎
              张长兴
       “文革”伊始,我小弟张汉兴十岁,才上小学三年级呢。
       在老师的带领下,他把全部天才与热情贡献给了红太阳,——那便是他往各村各寨的背《语录》表演。那时,风靡全民的,一是中共中央的“十六条”,二是“老三篇”。且看乡村父老的评说:
       “奇了,实在是奇了!十岁小孩大庭广众表演,一点也不慌!”
        “叫他背那条是那条,背那段是那段。连想也不用想,倒背如流!”
       不仅小弟光荣,老师光荣,家人光荣,连我祖屋族人脸上亦光彩!
       小弟如此天才,如此忠于红太阳,大家说:“他将来肯定上大学,做大事业!”我们家人听了,当然是喜上心头万般乐也……
       “横扫一切”的“文革”越来越大,但万万料不到,1967年春,随“红卫兵”的万万千千大串联,脑膜炎竟然也在神州大地上“横扫一切”!到处预防,到处送病人,到处死人,兆民万姓诚煌诚恐也。
      脑膜炎、鼠疫、旧时叫“人瘟”。染病快,死得也快。纵观历史,太平盛世一般没“人瘟”;只有在末代民不聊生大起义时,才有可能。我家乡大成村在鸦片战争之后,“长毛”(太平天国起义军)挺进嘉应州,继而血洗兴宁。村民急于逃命时,便发“人瘟”,有一族共二十兄弟,仅剩一人!后来,设坛请了齐天大圣孙猴子(弼马瘟),大祭七天七夜,村民才躲过此劫……
      族人尚存幻想:“别处死人,本屋自有祖宗神灵保佑,恐怕没事吧?”但是,“横扫一切”之时,冥冥中的祖宗也爱莫能助。本屋竟然有几位学生得此“人瘟”!而且,我家则衰上加衰:相邻两家同时两人染上此“瘟”!一位是我堂弟张新民,一位是小弟张汉兴(老黄忠字汉兴也不相帮)。张新民治好了,如今是大老板发大财;我弟却命丧兴宁人民医院!父母好几次在深夜梦中听到小儿在外面的哭声,爸妈赶忙跑到屋外去猛找!结果,笼罩父母的只是茫茫夜,夜茫茫……
     呜呼! (于1999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