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1|回复: 0

[原创] 信地田园,深山明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4 20: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旅游,人们都想着到远方去,其实,百里之内,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家碧玉就有很多。平富乡的信地,就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但是六十多年了,我还没踏上过一脚。恰好阿淼从远地归来,他是土生土长的信地人,几十年在外先是求学,后辗转多地参加矿山基建,离开老家几十年了,很想回去看看。前天他邀约我们一同前往,几位老同学一拍即合,马上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乡间游。

        
从平富开始便是连绵不断的上坡盘山路,透过车窗往外看,我们的车好象是林海中的一叶扁舟,在一波接一波的绿色波浪中穿行着。同行的阿亮诗兴大发,即兴来了一首:“青山隐隐水潺潺,村舍掩映翠竹间,流泉飞瀑挂前壁,无边绿树锁苍烟。”诗中的意境就是对这一段行程的最好写照。
信地是平富乡平均海拔最高的村,与向前、庄坑、上寨、黄沙坑等村相邻,还是我县两个畲族村之一。站在村头远远望去,一个个山间盆地和溪流冲积扇形相间分布,四周山林连绵,翠竹接天。村南一座秀丽的山峰耸然兀立,从水口苍劲古树的枝丫透视过去,金字塔状的山显得神秘莫测。山边的一栋栋房舍犹如一颗颗珍珠被阡陌般的水泥路串连到一起;转身北顾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山顶始终云遮雾罩,你不晓得它们何时才能露出“庐山真面目”。据当地人介绍,那山顶上便有传奇人物何阿四先祖的“天子地”。         
信地虽说是个小村落,却有不少传说,最为传神的是奇人何阿四的故事。何阿四,不管后人把他看成是“英雄”还是“草寇”,是“革命的先行者”还是“旧世界的破坏者”,他的故事在信地,甚至在营前片,以致整个上犹县,差不多上年纪的人都能讲上几则。我们从清乾隆十七年皇帝本人批阅过的一份奏折中,大致还原何阿四及农民军失败后的情形:乾隆十七年,壬申,十二月,丁亥朔谕:据湖南巡抚范时绶奏称,首逆何亚四,既经江西拏获。今平江县(属湖南)现获之何亚四,真伪难定。但同获有逆犯之父母兄嫂,又未必尽属虚假。现在飞提各犯到省质认,俟认审的确,再行解江究诘等语。楚省拏获何亚四之处,前据鄂容安奏到,业经传谕,令其秉公详审。江省正法之何亚四,与楚省现获自认之何亚四,二犯年貌,与当日江省所开,俱有相符之处。在江省,取有李德先与何亚四同谋不轨确供,而现在之犯,又与伊父母兄嫂同获,情节俱属可疑。其中真伪,尚须备细推求。该犯等现在楚省,即先令范时绶审讯明确,再行解江,交与鄂容安覆讯。鄂容安不得以已经正法之犯,始终认为正身。范时绶亦不得以现在缉获之人,必属此案首逆。此等重案,既涉疑似,惟宜一秉虚公,和衷查办,务求一是,均不可稍存回护意见。可即传谕鄂容安、范时绶知之。寻范时绶奏,平江县所获之何亚四,讯明实系何亚满,并非何亚四。诚因何亚四江省已获,业将该犯同何永吉等,解往并案办理。报闻。”可以肯定的几点是:何阿四起事时自称“江西王”,
聚集民众上万,形成军事割据,规模较大,甚至引起了皇帝的注意;其次,参加这次造反的农民军队伍很快便失败了;第三,何阿四本人及亲属、主要追随者随之被害殆尽。但一直到现在还有故事传说:何阿四死后的灵魂附在了信地随处可见的紫薇花上,人们在抚摸这种树皮时,树叶马上会卷起来,夜深人静时耳朵精敏的人还能听到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仿佛何阿四还在诉说着他不平凡的故事;            何阿四故居前的演兵场上一对石鼓每到夜深人静之时,用力敲击后还能聆听到千军万马呐喊声,有如万山松涛在林间豗突。这些口口相传、生生不息的传奇故事充分地说明了何阿四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不看兰溪涧,枉作信地游。”信地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周边山地植被繁茂,雨水充沛,山地间垂直起伏幅度很大,最有利于瀑布发育。上犹现存著名的瀑布有陡水“佛瀑”、五指峰“鸟鸣涧”、平富的白水瀑布、龙潭瀑布等,而信地的“兰溪涧”瀑布,直到去年才被发掘出来进入人们的视野中。“兰溪涧”瀑布落差近百米,上半部分由一系列小瀑布组成,流水淙淙,千迴百转,犹如一位温婉的客家少妇的辫发。瀑布下半部分是一堵约五十米高的绝壁,一绺绺小瀑布从顶泻下,于半空石壁中汇拢成一股,然后飞流直下,势比千钧,恰似一位声如巨雷、性情刚烈、宁折不弯的客家汉子。就在上下截之间,正好有一段天造地设的石质“观景台”,既是近距离观赏瀑布的平台,又是是远眺营前、平富全景风光的绝佳之地。
兰溪涧瀑布底部无路与外界相通,要下去观景只能攀藤援蔓往下走,返回则如壁虎般由原路攀岩而上,整个过程十分艰险,稍不留神就会引发事故。我们这帮六十多岁的人为了稳重起见,只到“观景台”上瞭望了一番,不敢再往下走,留下了稍许的遗憾。
“这里是静谧安祥的天然氧吧,是崇山峻岭里的一颗明珠。”这话是来这里旅游过的人们发自内心对信地的赞誉。确实,信地平均海拔800多米,森林覆盖率百分之九十以上,夏季气温比山下的营前镇低5~7度,是远近闻名的“夏凉村”和“长寿村”。不过改革开放后,劳动力人口外出务工并不断外迁,使这里人口数量急剧下降,房屋颓圮、老人留守、土地撂荒现象不同程度的发生着。近几年来这些现象正在发生急剧转变:我们所到之处,看到的是耕地连片平整,作物生长郁郁葱葱,一台拖拉机正在开畦,几十位劳力正在忙着种植茶苗,另外一边几个人正在收获春天种下的红薯,据说能收几万斤,好一派农村兴旺的丰收景象。原来这里已经成立了现代农业生产合作社,合作社负责人沈淮伦向我们介绍:信地全村实现了土地流转,农民以土地入股形式参加了合作社,已入股的土地由合作社统一规划、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留在农村的劳动力自愿参加合作社的劳作,并获得相应的报酬,这些措施有力地推动了农村的脱贫致富。
沈淮伦充满信心地向我们介绍:目前的第一步规划是发展高山有机茶和无公害蔬菜种植,完善交通、旅游的基础设施,第二步的规划是吸引更多的人来信地旅游、夏季避暑、农家生活体验等,总体目标是:“道法自然,精心打造好味道、好景致、好生活的赣南最美家庭农场社区。”听完介绍,我们这些老年人都感到十分欣慰,纷纷祝愿沈淮伦等一批有眼光、有理想的现代农业企业家早日绘就宏图,实现愿景,为振兴山区农村经济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这也是我们这一次来信地的最大收获。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作为上世纪的“五零后”一代,已经在各行各业奔波奋斗了几十年,回头一看,不知何时我们却成了故土的过客。家乡的风景,一如倚在门槛候望的母亲,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化成了一股浓浓的乡愁。该是我们放慢脚步、放松心情,从容地欣赏一下故乡的美景、体验一把久违的乡情的时候了。即使身体条件、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们作“信天游”“世界游”,我们不妨多作几次“信地游”“向前游”吧!(注:“信地”“向前”都是村名)         
                       2018年11月6日

微信图片_20181104214821.jpg
微信图片_2018110519545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