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4|回复: 0

假如还有诗人(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2 16: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uangchunbin 于 2016-5-21 16:04 编辑




2

2

1


  唱歌的人常被称为“行吟诗人”,他们有魔法让听众迷醉。可是如今,有此等魔力的人似乎并不多了。那些值得让你深究的歌词,那些任何人都可以享受的语言,那些乡愁咏怀,都在哪里呢?假如还有诗人,他们可以是下面几位唱歌给你听的歌者。读首诗再睡觉,听首歌再起床。

  陈珊妮《低调人生》

  唱片公司:大乐音乐

  发行时间:6月28日

  品质鉴定:

  《低调人生》最令人敬佩的是,那么有意思的歌词,她也选择不声张。不过,主题那么引人共鸣,谁舍得不去深究歌词呢?

  当你一开《低调人生》,你会否顿一顿,如果是电子文件的话你会质疑坏了?如果是唱片的话你会怀疑花了?听上去像一边的声道跛了,或如K T V关了配唱。听毕头几首,或许才会定一定,这种风格,其实很好听,是刻意的低调吧。

  陈珊妮公主不理你听不听到,也不理你会否去读回歌词,她的声线比吟诵更低调,却比呻吟更完美,把歌声还原至音乐的一部分,不声张,不夺声,与旋律平起平坐,是为与大碟概念最吻合的处理。

  我们大概可以逐句对比,看什么句子是听得出所以然,什么句子是沉没在音乐里,但她这是在示范当代艺术形式是功能,载体是讯息,这是内容崩溃的年代,我也不好意思作过分细致的文本解读。陈珊妮一向颠覆你觉得她摇滚使劲代你呐喊,她就转去若即若离的电音;你认定她是暗黑系,她就入世至极同你玩“装”,甚至唱起简单情歌来;如今战绩力证其为金牌制作人,她则一反流行曲规则。

  这样的演唱方法,令我想起她在某歌唱比赛中,对一个其他评判嗤之以鼻的歌手说,“我觉得你唱得很特别,大概这里的人不知道你花了多少苦功。”如同掴了其他评审一巴掌,亦可见其非传统的标准,是陈珊妮为何真正前卫。

  我想,于我,作为乐迷,这张专辑最令人敬佩的是,那么有意思的歌词,她也选择不高调声张。只不过,话虽如此,陈珊妮每次的主题那么引人共鸣,谁舍得不去深究歌词呢?陈珊妮有文艺的腔调,有知性的触觉,却比常见空泛的表达更实在。擅用实词,没有多余滥情的形容或想象,意像鲜明如“红酒一整杯太接近你体温/我不该幻想两个人就拥有双倍的安稳”,画面寄情如“发票和单人床/我爱你和酸了的汤/光标指的方向”。带点文艺的歌词多滥情,所以用词更不能滥,她却能做到既不滥,亦不专,更不稀,而是用词得宜。

  整张专辑多以斜事形式,诉说在社会不同角落的人,像在暗暗一角低调地观察众生:支持同性恋的《女王》;《破碎的人》把破碎家庭之破碎回归家暴始作俑者;描述《出轨》心态,没有道德包袱却有自我安慰。一轮又一轮的观察,是以《启示路》正是《无常》,看得越多,自然更达化境。林纶诗

  张震岳《我是海雅谷慕》

  发行日期:7月5日

  发行公司:滚石唱片

  品质鉴定:

  《我是海雅谷慕》可以代表那一种诗句,那种可深可浅的、任何人都可以享受的语言。

  不同于有的歌手一张又一张同名专辑地发,这是张震岳第一次正式地介绍自己。也不同于有的唱片通稿天花乱坠,《我是海雅谷慕》似乎没有费劲,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那些形容的方式和组合。因为张震岳太明白他自己是谁了,“我是谁?”对他来说不再存疑,他简简单单就把问题抛给了听众,你是谁?

  也许我们可以自作多情地将张震岳对自己原住民身份的确认和台湾岛内最近这些年在地文化的兴起作一个强扭的链接。台湾是谁,以及台湾人是谁,当然是台湾艺文界眼下两个有趣的问题。你要说这样的问题敏感吗?其实也不,只是在一切泛政治化的台湾,这些问题很难有切实的答案。有很多类似的疑问,并不是为了得到答案,而是为了别的功利。张震岳还不等提问,就直接报上了答案。

  张震岳从未以自己的原住民身份作市场上的招徕,他往往给出的是最台湾普通城镇青年的描述。在流畅的声声吉他中,他时不时的俏皮话,夹杂着辣妹这样的说法,通俗又亲切。可是《我是海雅谷慕》绝对不恶俗。表面上看,这张专辑似乎毫无特别,无非是娴熟的吉他编曲搭配了浓浓的海岛风,一度给人夏威夷的幻觉。

  这张专辑恰恰是示范了,流行音乐其实是一种搭配,而任何搭配都需要适可而止。《我是海雅谷慕》用最简单的搭配方法展示了流行歌的动听,抛开一切花招,需要胆量和技艺。张震岳很早就证明了自己兼顾音乐性和悦耳程度的能力。《OK》大碟更是赚尽口碑。纵贯线之后,张震岳转换了一些表达方式。过去还带有一些侵略性,还会发起一些进攻,如今都变成慢条斯理的旁观,也有的可能是假装不在乎。谁又知道,不过这样的讽刺倒更是加大了表达的力度。从他的歌词你不难感受到创作者的语境。

  张震岳的语境是简单又直接的,仍然如同他当初背离主流流行歌的大量虚假价值观一样,他对台湾的城镇人有自己独到的观察,但在那样悠然的太平洋海风里,并没有作状和蔑视。就连那些简单和弦,简单词组组织起来的情歌,也是那么真挚。这11首歌的创作,将张震岳的音乐路引进了下一扇门。当台湾没有新一代的称职创作人担起流行乐重担的时候,张震岳已经成了合格的诗人。《跑车与坦克》里的字句,让人仿佛有再读罗大佑句子的感触。

  音乐当然不停在变,然而打动人的内核总是借由相似的途径发挥出来。张震岳没有让他的音乐变成一种心机或者讨好,也没有让本土意识和自己的身份认同沦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空泛口号。《我是海雅谷慕》可以代表那一种诗句,那种可深可浅的、任何人都可以享受的语言。Sean

  林生祥《我庄》

  唱片公司:风潮音乐

  发行时间:5月28日

  品质鉴定:

  对不熟悉林生祥的朋友,我总会用“台湾的鲍勃·迪伦”来形容。

  “假如你今年只打算买一张台湾C D,请务必把这个名额留给林生祥。”马世芳在林生祥的《我庄》推出之后,发了这么一条微博。他或许忘了,两年前生祥推出《大地书房》时,他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上周和大大树的钟适芳女士见面(交工乐队及林生祥过往的专辑一直由大大树制作并发行,但《我庄》有钟适芳参与制作,而由风潮发行),我丝毫不掩饰地说:能和生祥生于同一个时代,见证他不断超越自己,真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对不熟悉林生祥的朋友,我总会用“台湾的鲍勃·迪伦”来形容,他们最早都以抗议歌手的姿态出现,如变色龙一般挑战着音乐的可能性,你永远猜不到他们在下一张专辑里面会变出怎样的戏法。而《我庄》区别于过往生祥的专辑,首先在于电吉他、打击乐的广泛使用。促使他插上电的原因是2011年的北京草莓音乐节,因为隔壁舞台同时表演的摇滚乐队音量太大,把他的声音都盖过去了,使得他暗暗下了决心,回到台湾后立马找来打击乐手吴政君,合作多年、向来以原声吉他见长的大竹研也拿出了他压箱底的电吉他,再加上制作人W olfgang的手风琴、口风琴、木鱼等,以及客座乐手的键盘、胡琴,一支全新的“生祥乐队”便出炉了。这就是《我庄》诞生的背景,是否和鲍勃·迪伦1966年在皇家亚伯厅里那一声被载入史册的“犹大”、以及史诗般的《LikeA RollingStone》也很类似呢?

  在过往的创作中,林生祥总是强调节奏。但节奏并不是简单地通过节奏乐器“动七打七”来表达,它是通过吉他的切分音、贝斯的Shuffle以及从北非音乐、爵士乐中吸收的丰富的节奏型来达到的。而《我庄》里出现了久违的打击乐,这种感觉就像少林寺的武僧先是腿上绑着沙包、肩上挑着水缸,几个月后结束这负重练习,然后人人就都健步如飞。因此,在打击乐和电吉他的参与下,同名曲《我庄》一片欢腾,“春有大戏唱上天”,“割禾种烟又一年”;专注农村教育问题的《读书》则透出了田间、私塾、子路等无穷的意向,犹如壮阔的交响曲;《仙人有庄》以大竹研的电吉他领衔主演,给我们展示了一个东倒西歪的、有如济公一般的形象;以及将近8分钟长度、说唱念打、微型歌仔戏的《阿钦选乡长》,一首关于台湾黑金政治蔓延到农村的黑色幽默歌史。除了这些热热闹闹的歌,我还钟情于《seven-eleven》这样《种树》式的对乡愁之咏怀,生祥用特制的六弦月琴和电吉他一起制造出缠绵悱恻的声场,以村口的那家7-11便利店为基点,从中窥探全球化下的“新式乡愁”。“有Seven-Eleven真好”,你似乎不敢相信这句话系出自把“W T O Outsi-de”“核电归零”口号贴在自己琴上的那个人。

  另外,值得听者注意的是,《我庄》作为林生祥的第七张专辑,依然延续了他“做专辑”而不是“凑专辑”的思路。这是从交工时代就延续下来的传统,但在《我庄》里又被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小樱
http://news.sohu.com/20130706/n380857569.shtml news.sohu.com false 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C/html/2013-07/06/content_1889645.htm report 4419 唱歌的人常被称为“行吟诗人”,他们有魔法让听众迷醉。可是如今,有此等魔力的人似乎并不多了。那些值得让你深究的歌词,那些任何人都可以享受的语言,那些乡愁咏怀,都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