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50|回复: 0

林生祥今晚带着《大地书房》上海巡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2 16:2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4月,台湾客家歌手林生祥通过巡演为京沪穗三地乐迷带来最新专辑《大地书房》。
       客家话民谣的力量 台湾乐坛的“宁静骄傲”
  “他们的现场演出,或许是可以改变你的生命的‘启蒙时刻’,愿我也能在场。”台湾乐评人马世芳如此评论林生祥的音乐。
  马世芳说,在去年的音乐榜单中,如果要选一张专辑,非林生祥的《大地书房》莫属。
“反水库”运动成就了交工乐队
林生祥(左)和音乐伙伴钟永丰(右)的坚持,令传统的客家音乐能够与现代议题对话。早报见习记者 高征 图
从上到下依次为专辑《我等就来唱山歌》、《菊花夜行军》的封面和此次《大地书房》大陆巡演的海报
  2011年4月,台湾客家歌手林生祥通过巡演为京沪穗三地乐迷带来最新专辑《大地书房》。今晚8点,林生祥将在上海开唱,已经来内地演出四五次的他,却还是第一次来上海。被乐评人称为“当今台湾最重要的创作歌手”的林生祥,以日常生活的语言,介入社会现实的思考和表达。十多年来,他和搭档、词作者钟永丰的这个创作初衷不曾改变。昨天,早报记者对林生祥进行了专访。
  “我就是一个唱山歌的人。除了唱歌之外,还在妈妈的养猪场帮帮忙,闲时喜欢打乒乓球。”出道十多年,林生祥凭借四张客家语专辑,四度成为台湾金曲奖的得主,而最后一次获奖,坚持音乐不该以族群语言划分的他,借拒领表达自己的音乐态度。在他的作品中,不变的是对故乡的依恋和对土地的信仰,营造出一个安静祥和的世外田园。他称给予自己灵感的台湾第一代战后作家钟理和为文坛的“宁静骄傲”,爱他的歌迷则称他为台湾音乐界的“宁静骄傲”。
  唱一曲山歌 读一段书
  “若你问我,当今台湾最重要的创作歌手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林生祥。我只想说,能够亲眼目睹他一次次跨越自己设下的高标准,能和他共处这一时代见证这一切,我着实以此为荣。他们的现场演出,或许是可以改变你的生命的‘启蒙时刻’,愿我也能在场。”台湾乐评人马世芳如此评论林生祥的音乐。马世芳说,在去年的音乐榜单中,如果要选一张专辑,非林生祥的《大地书房》莫属。
  初看《大地书房》的扉页,树荫为炉遮盖大地,于天地间自然的一隅找寻静谧,这一次,借由文学家钟理和的小说和诗歌为创作题材,林生祥表达的依旧是对故乡台湾高雄美浓镇的爱。专辑的词作者除了长期拍档钟永丰外,还有钟理和的两位儿子钟铁民、钟铁钧。回忆起这次合作,林生祥觉得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家离钟理和纪念馆好近,就在同一个庄头。我和钟理和的家族很熟,铁民老师是美浓的精神领袖,铁钧和我们家族交集就更深了,第三代也非常熟,这是此次合作机缘上的巧合。”
  钟理和又是何人?他是台湾乡土文学的奠基人之一,被人称作“倒在血泊里的笔耕者”,“我借笔墨来发泄蕴藏在心中的感情的风暴。这思想把我更深地趋向文艺。”采访时,林生祥的言语充满对这个前辈的尊敬与追忆,“我通过小说理解他,用到了很多传统的元素在里面,也有很多对传统的转化。他是一位小说家,这是不一样的抒写题材。”为了让音乐和文学元素更紧密结合,林生祥在歌曲的中间和结尾依旧会使用传统山歌的歌词,“用这个元素也算是在做跨时空的对话。”
  乡音是最自然的表达
  客家语在许多人的印象中仍停留在“爱拼才会赢”的铿锵,和“我是你心内一首歌”的柔媚,林生祥的客语民谣显然是更深邃的表达。这个曾经巡回过欧洲的客家歌者并不担心演出时的语言问题,演出场地一般都会打字幕,即使不打歌词,音乐的感染力也是共通的,“其实我唱的客家语大部分人都听不懂,在台湾也是同样,对我来说,在台湾的演出,在欧洲的演出,都是相似的。像台湾的本土音乐和曲调,并不是说一定要听懂,而是可以用音乐去打动。”
  林生祥的音乐克服了语言障碍,通过文字中所蕴含的情感来与世界共通。客家语也好,普通话也好,“对一个唱作人来说,自己的语言就是最自然的表达方式,是共通的世界所拥有的。创作者需要的是最精准的表达。对我来讲,客家话是我的母语,当我使用这一语言去表达时,是我最舒服的时候。全球化让很多东西变得一样,这也让我觉得,用自己的母语去表达是很重要的。”
  民谣一辈子都探索不完
  十年历程,四届金曲奖得主,换做任何一个乐手,都是足够骄傲的事情。而有些音乐的力量强大到不需外界的肯定,因为它早已变成一面旗帜,映在所有人的心里,林生祥就是这样的一面旗帜。2007年金曲奖,林生祥将最佳客语专辑和最佳客语歌手的奖项留在舞台上,用他的话来说,这并不是对奖项本身的抗议,只是反感用语言将音乐分成一个个族群,“我将来再也不去报名用族群、语言分类的奖项了,这个评奖的体制和结构并不适合我。”
  一次在北京三联书店的咖啡厅里,林生祥给大家放了一个美浓代课老师的小短片,叫《谷子·谷子》,说的是孩子们亲自耕种、与自然接触的故事。问及林生祥会不会也用影像的方式记录生活,留下更丰富的艺术创作,他想了想作出否定的回答,“艺术这个东西很难讲,就像我喜欢莫言、余华的小说,但不一定要把两人的小说真的反映在画面或是音乐里。自己比较擅长在声音上的表达,其他题材不一定可以驾驭得那么好,我也不想去做这样的表达。”
  于林生祥而言,音乐或许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提及早些年的“修水库运动”,音乐的力量还是让他充满感激。当时,美浓地区有消息说要修建水库,不少世代居住于此的音乐人及文化人都站出来反对,林生祥的音乐也是其中重要的力量。最终,这是一场民意的胜利,如今他还可以带着太太和女儿在这片森林里徜徉,“到现在我还是很开心的,还能带着女儿到森林去亲近、接触大自然,之前的努力还是很有意义的。”
  现在,林生祥闲暇时还要打乒乓球,照看家里的养猪场,不过音乐仍将是他终身的探索方向,“对我来讲,民谣是种巨大、深邃的东西,传统民谣之所以会被代代传唱,是经过长时间的洗练,能生存发展有其道理。我一直把客家的传统音乐和客家八音当做文化的根源,这一辈子也探究不完。”
录入编辑:薛冬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