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登录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返回首页

wugang的个人空间 http://www.hakkaonline.com/?535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ZT全民的抗战:血的代价!抗战铁军74军一年半补充七次

已有 235 次阅读2018-9-15 16:51 | 抗戰史

丘智贤 / 文
民国三十年(1941年)三月中旬,日军发动上高攻势,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所部陆军第七十四军、第七十二军、第七十军、第四十九军,江西保安纵队、第二挺进纵队御敌,其中陆军第七十四军担负决战地区作战任务。

血的代价!抗战铁军74军一年半补充七次X


赞誉陆军第七十四军为抗战铁军的罗卓英将军
第七十四军下属陆军第五十一师、第五十七师、第五十八师等三个师。三月二十二日子夜,前线战况进入最危急的时刻,罗卓英将军手书胜利保障十条训示,鼓励全军官兵,其中第七条这么写道:
过去八天苦斗中,万余伤亡将士的血花,正待吾人今明两日之努力,结成胜利之果,报答国家,七十军奉新烈士墓,七十四军高安烈士墓,巍然在望。吾人必须迅速歼灭巨敌,以伟大战果,报慰英灵。
进攻日军逐步陷入了国军包围当中,至三月三十日夜开始突围,上高会战,创下了光辉胜利。
四月五日,正逢清明,罗卓英将军对第七十四军高级官佐训话,奖誉该部是抗战中的「铁军」:
在这次战役中七十四军发挥了最大的力量,创建了最大的战果,这是非常光荣的。
记得北伐时期,第四军以「铁军」闻名。现在抗战时期,我敢大胆的说:七十四军是抗战期中的「铁军」。七十四军自参加抗日战争以来,屡战屡胜,愈战愈强,这次又于上高会战中,建立伟大辉煌的战绩,特别值得我们钦敬。
本总司令今天召集七四军高级官佐训话,一方面是表示本人最大的敬意,一方面藉此对本次战役作一精密的检讨。希望大家秉着此次英勇作战的精神,闻胜勿骄,再接再励,永远保持「铁军」的威名,建立更大的战功。
血的代价!抗战铁军74军一年半补充七次
陆军第七十四军第五十八师宁乡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
「铁军」的代价,是以鲜血和牺牲换来的,民国廿八年(1939年)三月九日,一份由陆军第五十八师参谋处编纂的该师历史,斑斑记载了该师参加抗战一年半左右时间,整补七次的浴血抗战过程:
第一次整补:
淞沪抗战期间,士兵伤亡由第一四零师抽调千名补充。
第二次整补:
淞沪抗战后,奉调南京,以金陵师管区补充兵第一团、第四团、杭嘉湖师管区补充兵一营补充。
第三次整补:
南京撤退后,第五十八师仅余约三千官兵,以第一四零师补充旅拨补。
第四次整补:
民国廿七年(1938年)四月,再以师属荣誉团,及四川壮丁数百补充。
第五次整补:
民国廿七年(1938年)七月,以江西保安第二十一团、宜昌补充兵训练处第三团、第四团、浔饶师管区输送营、伤愈士兵等拨补。
第六次整补:
民国廿七年(1938年)九月,马回岭战斗后,以预备第十师第三十七团、新编第二十师之一营补充。
第七次整补:
民国廿七年(1938年)十月,万家岭战斗后,以温处师管区补充兵第二团一、二、三营、金严师管区补充兵第二团第一、二营、闽海师管区补充兵第一团,及伤愈士兵等拨补。
 由上述补充情形,可以知道抗战期间第五十八师作战伤亡惨烈,该师在抗战前期,先后在淞沪、徐州丰县、杞县、马回岭等地作战,负责断后掩护,防卫国都南京时,「补充未毕,即担任牛首山东门、水西门各附近地带之战斗。」在新兵欠缺战斗经验的情况下,屡能达成任务,实属难能不易,抗日铁军,以血铸成,绝非过誉。
血的代价!抗战铁军74军一年半补充七次
第五十八师宁乡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 蒋委员长题字浩气长存
附录
陆军第五十八师历史
民国二十八年三月九日参谋处编
一、沿革
本师创始于前山东第三混成旅,时王前故师长金韬任该旅营长,迨张宗昌督鲁,将该旅编遣。民国十六年革命军底定江南,王金韬、陈耀汉等激于义愤,号召旧部五百人,响应革命军于滁州一带,而俘直鲁军人枪四、五千、炮十余门,奉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令,委王先韬为先遣第一师师长、陈耀汉为参谋长。旋王金韬在徐州因火陨命,奉国民革命军第一路总指挥何令,委陈耀汉継任师长,参加北伐。
十七年整编时,奉命缩编为独立第一旅,嗣因解决任应岐、高桂滋部有功,于十八年奉令扩编为新编第二十六师,辖两旅四团,仍以陈耀汉为师长;十九年参加陇海战役,廿年于河北大名一带,击溃石友三部,战绩卓著,始奉令改为陆军第五十八师,尔后参加豫、皖、湘、赣边区剿匪;廿四年在湘西桑植、大庸进剿,肃克贺龙,于陈家河之役,以众寡悬殊,孤军无援,第一七二旅旅长李延龄阵亡,以伤亡损失巨大,六月开宜昌整理,陈师长耀汉他调,奉令以驻宜之浙江保安处处长兼纵队指挥俞济时为师长,王甲本为副师长,以原五十八师余部编为第一七四旅,张镜明为旅长,魏常禄为第三四七团团长、徐心同为三四八团团长;以浙江保安第四、第七两团编为第一七二旅,以何凌霄为旅长兼第三四四团长、朱奇为第三四三团团长,以浙江保安第三团改为补充团,初以杜志成为团长,継改任戚永年为团长,改编后担任宜昌、沙市、当阳一带防务。十月调汉口、孝感、花园一带,警备平汉南段。
第一七二旅何旅长专任旅长,遗第三四四团职,以团附周浩升充;副师长王甲本他调,遗缺以第一七四旅长张镜明升充,递遗职以吴継光継任,第三四八团改任李德生为团长,廿五年西安事变,调陕讨逆,事变敉平后,调岳州,任粤汉北段警备。
廿六年夏季,奉令改为调整师,并以原第三四三团改为第三四七团,仍以朱奇为团长,原第三四七团分编为直属部队,团长魏常禄调充该旅副旅长,而以补充团改编为第三四三团,仍以戚永年为团长,第三四四团团长周浩他调,以陈式正継任,第一七二旅副旅长则以楼月委充。
八一三沪战爆发,奉命开上海参战,第一七四旅旅长吴継光阵亡,遗职以第三四四团团长陈式正升充,遗团长缺以团附刘国用升充;第三四八团团长李德生他调,以团附周力行升充,士兵伤亡则由第一四零师抽调千名补充。
十一月,师长俞济时升任七四军长,遗职调冯圣法継任,副师长张镜明他调,遗缺以第一七二旅旅长何凌霄升充,递遗旅长职以第三四七团团长朱奇升充,递遗团长职以团附钟学栋升充。副旅长楼月他调,遗职以第三四三团团长戚永年升充,递遗团长职以团附陈柬夫升充。
上海战役后,奉调南京,以伤亡巨大,拨金陵师管区补充兵第一、四两团,及杭嘉湖师管区补充兵一营,从事补充。补充未毕,即担任牛首山东门、水西门各附近地带之战斗。
南京撤退后,先后收容官佐五百三十一员、士兵弍千五百二十五名,奉令调荆沙整补,以第一四零师补充旅拨补本师,以该旅旅长方日英为第一七二旅旅长,以该旅第一团,及原三四四团余部,编为第三四四团,龙之章为团长;以该旅第二团及原三四八团余部编为第三四八团,初以任(马袁)为团长,旋改以蒋隆威为团长;以师属补充团及原三四三团余部,编为第三四三团,以陈柬夫为团长;以八十二师补充第二团,及原三四七团余部编为第三四七团,以李嵩为团长;以第一七二旅旅长朱奇,改任第一七四旅旅长,八十二师补充第二团团胡庸,为一七四旅副旅长,第一七二旅副旅长,仍以戚永年充当。
四月,奉令集中花园,再以师属荣誉团及四川壮丁数百补充,旋即奉调豫东参战,第三四四团团长龙之章,于韩道口之役他调,遗团长职,以蔡仁杰继任;第一七二旅副旅长戚永年他调,以钟学栋継任;第一七四旅副旅长胡庸他调,以黄懋継任。
七月,转调南浔线,时以豫东战役伤亡颇大,奉令拨江西保安第二十一团补充第三四七团,及第三四八团;以宜昌补充兵训练处第三团,补充第三四三团;以第四团之两营,补充第三四四团;以浔饶师管区输送营之二连,拨补各输送部队;以伤愈士兵,拨补各团及直属部队。第一七二旅旅长方日英、副旅长钟学栋他调,以前工兵营营长齐飞鹏継任;第一七四旅副旅长黄懋他调,以劳冠英継任,旋该旅旅长朱奇以目疾辞职,调为师附,遗职以副旅长劳冠英充递,遗副旅长以龙之章継任。
九月,马回岭战斗完毕,第一七二旅旅长邱维达他调,遗职以廖龄奇継任,旋由预备第十师第三十七团,及新编第廿师之一营拨补各部。十月,万家岭战斗终了,奉调高安、上高整补,旋奉调汨罗,准备拒止沿铁道南下之敌,又奉调湘阴,构筑阵地,先以温处师管区补充兵第二团之一、二两营拨补第三四三团、第三营拨补第三四四团;金严师管区补充兵第二团之第一、二营,及原三四七团余部编为三四七团,以王起霞为团长,旋仍以李嵩回任,其第三营则拨补第三四四团,后以闽海师管区补充兵第一团,拨补第三四八团及炮兵营,再以伤愈士兵零星补充各部,截至廿八年三月,仍在湘阴附近守备湘江东岸,构筑工事,此师沿革之概要也,团长以上职任年历如另表。
二、经过战役
本师在未编成五十八师以前,于民国十六年在滁州一举而俘直鲁军人枪四、五千、炮十门;合肥之役,悬守孤城,击溃合围之敌,俘获人枪千余,先后参加北伐诸役。
十八年参加西征之役,于济宁九子集一战,将敌击溃,挽回全般战局;十九年,参加陇海之役,及解决任应岐、平高桂滋;廿年大名之役,击溃石友三,乃奉命改编为陆军第五十八师。
此后于廿一年至廿二年,参加豫皖鄂边区剿匪诸役,于河南商城一役,孤军守城,坚持达三月之久,弹尽援绝,几频于危,卒能击溃围匪,完成使命;廿三年,参加湘、鄂、赣边区剿匪诸役;廿四年参加湘、鄂、川边区剿匪,于桑植陈家河之役,以众寡悬殊,陷于重围,第一七二旅旅长李延龄阵亡,幸官兵用命,得以突出重围。
廿六年上海之役,于大、小川沙、苏村、赵宅一带,浴血奋斗,予敌重创,卤获甚巨;十一月,于青浦、苏州、望亭各役,掩护大军转进,滞敌前进,苦战力斗,第一七四旅旅长吴継光阵亡。
十二月南京之役,以甫补之新兵担任秣陵关、牛首山、江东门、水西门一带之守备,与敌激战。
廿七年五月,豫东之役,与敌久留米机械化兵团,遭遇于砀山南之韩道口,激战一日夜,将其击溃,计击毁战车十八辆,俘获战车五辆,机枪六挺,及其他械弹、地图多件,挫折其截断陇海,威胁徐州之企图。
丰县之役,担任要奌之固守,掩护徐州侧背之安全,迨徐州放弃,始突围而出;罗王砦附近之役,攻击敌土肥原第十四师团,克复罗王车站及罗王砦、何砦、范店等重要阵地。
杞县之役,与敌苦战,掩护大军,转移于敌四面包围下,实施转进,仍安全脱离,总计豫东各战役,伤兵三千五百七十余名;六月,奉调南浔线;九月,敌沿岷山南下,企图截断马回岭,将我南浔大军包围于庐山西麓而歼灭之,本师奉令拒止,与敌遭遇于马回岭西北之绣球脑、丝瓜墩、蔡家岭、观音巷一带地区,激战三日,卒能掩护大军转进,而逐次脱离战场。
九月末,敌第一○六师团到达万家岭附近,企图由抱桐树占领白槎,包围我大军之左侧,本师又奉命向该敌攻击,于九月卅日,与该敌遭遇于万家岭以南之墩上郭附近,在万家岭、狮子崖、长岭、张古山一带激战廿余日,击破敌第一二三、第一四五两个联队,毙敌三、四千,卤获械弹、马匹、重要文件极伙,先后奉奖国币壹万余元,伤亡官兵六千六百九十余名,此为廿七年以前战役经过之概要也。
血的代价!抗战铁军74军一年半补充七次
第五十八师宁乡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陆军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题字气壮河山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用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