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72|回复: 18

【原创】我亲爱的豆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7-28 22: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腐”是汉字里最臭最糟的字眼之一,从“腐败”到“腐朽”,有它涉足的语词几乎没有什么好意,除了与“豆制品”有染,如“腐竹”、“腐乳”的。当然,最好的莫过于“豆腐”了。惟有“豆腐”的“腐”字,才“腐”出了豆香,才“腐”出了健康与营养,才“腐”出了一派养眼养胃又养身的白净与水灵!

  吃豆腐得从早餐吃起,而大凡早餐的豆腐多为“原始豆腐”,白净的一块放置于白净的小瓷碟里,淋上麻油或酱油,最好是那种很稠很香的酱油膏,再奢侈一点,就是加上一点葱花、香椿或芫荽,如同那俗话所言:“小葱拌豆腐,一清(青)二白”。学习领悟“知足长乐”,豆腐是最好的导师,你想想,天上还有什么早餐能比米粥豆腐更可口?!果酱吐司?牛奶布丁?橙汁苹果派?偶尔客串可以,天天填中国胃哪里消受得了!啊,晨风轻轻吹,我还是最爱我的“一清二白”!

  豆腐的吃法数不胜数,“红烧豆腐”、“沙锅豆腐”、“油炸豆腐”……全然可以摆出一席“豆腐全席”。但论资排辈,“麻婆豆腐”当为豆腐宴里家喻户晓的“老字号”。不过更具创意的应该是一款叫“孔明借箭”的客家菜:鲜活的小泥鳅与大块的豆腐一同水煮,水热后,泥鳅纷纷自动钻入豆腐内“避热”,这时加入香菇、笋丝、食盐等佐料文火细烹,条条泥鳅尾露在豆腐之外,让人遥想“草船借箭”的典故。结果是泥鳅借得豆腐的清白而腥味褪尽,豆腐借得泥鳅的活力而滋味鲜浓,互借互惠,演绎出一道乡土美食的传奇!

  比“孔明借箭”名气更大的是“臭名远扬”的“臭豆腐”,极富个性,以臭为荣的恐怕天下独此一味,临街而炸,当街叫卖!我对此物是敬而远之的,但那么多人喜欢,肯定自有其妙。至于臭味,据说是微生物发酵后按耐不住的宣讲。但我以“臭豆腐”应当好自为之,至少不宜在公共场合大张旗鼓,影响了空气的质量,让不喜欢它的人皱起了眉头,掩鼻而过。建议臭豆腐也享受吸烟一样的国民待遇,在“吸烟室”的隔壁,再辟一全封闭的“臭豆腐乐园”,让爱者尽享其乐,又呵护了怕者的鼻息。在闽西武平的中山古镇,我还见过一款“霉豆腐”的客家小吃,大概是“臭豆腐”谦和的表弟,不爱声张比较低调,其貌不扬,和法国的一种著名的奶酪似乎有几分相似,那发霉的“白毛”一如金庸小说里武林老者竖起的白眉……

  走笔至此,我越发以为,人似豆腐,豆腐像人,豆腐是豆与水层出不穷的交谊舞中旋出的一位白净的大众情人。根据水份的多寡老嫩的程度,从而排列出豆皮、干丝、豆腐干、豆腐、水豆腐、豆腐脑、豆花儿、豆浆等等角色鱼贯上场,进而水灵灵湿漉漉汗淋淋地周旋于大千世界。表演得随和而亲和的是那豆腐脑,甜咸皆宜,香辣不拒,一如境外拉选票的政客圆脸堆笑八方握手;豆腐皮则目不忍睹,被压榨暴晒烘烤得没有一点原样,无声无息充当干瘪的配角;水豆腐最是富态,走一走来摇三摇,浑然一堵胖笑星肉颤颤的肥腰……

      豆腐啊豆腐,我亲爱的豆腐,我最爱的豆腐,我永远的豆腐!

[ Last edited by 郑启五 on 2005-7-28 at 22:18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29 01:5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29 18: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郑启五先生对豆腐的感情可以媲美客家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7-30 07: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朱者赤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0 07: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孔夫子不敢吃豆腐,为甚么呢?因为他老人家始终搞不清楚,一斤大豆做出10块豆腐後,所剩下豆腐渣,两者加起来的份量,都超出一斤大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0 08: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海外客家人 at 2005-7-30 07:27
据说孔夫子不敢吃豆腐,为甚么呢?因为他老人家始终搞不清楚,一斤大豆做出10块豆腐後,所剩下豆腐渣,两者加起来的份量,都超出一斤大豆。

豆腐是汉代淮南王刘安发明的。
其时孔子已经作古,不能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0 08: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客家人对“腐”字绝对是只有好感的。
腐,在客家话的含义中没有腐败的意思,只有一个音,就是与“富”同音。
所以,我比较相信这个解释:腐,烂也。――《说文》。
而烂,客家话中其主要的意思是绵、稀的意思,并没有贬义,如烂泥。
豆腐,大概也就是指“烂”的意义吧。
豆腐、腐卷、腐竹、腐乳、腐皮,无一不给客家人美好的记忆。
腐者,富也。

[ Last edited by 兴宁阿哥哩 on 2005-8-6 at 17:49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0 12: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兴宁阿哥哩 at 2005-7-30 08:09
豆腐是汉代淮南王刘安发明的。
其时孔子已经作古,不能食了。


哪孔夫子还不曾吃到豆腐呢,真没福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1 12: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海外客家人 at 2005-7-30 12:06
哪孔夫子还不曾吃到豆腐呢,真没福气!

大概儒家鼻祖也看不起道家的发明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1 15: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兴宁阿哥哩 at 2005-7-31 12:07
大概儒家鼻祖也看不起道家的发明吧。


还有一位猎户叫刘安,刘备兵败,走了3天3夜,饥寒交迫,在山野中找到刘安,一问之下,原来是刘皇叔,皇帝的叔叔,家里的野味都吃完了,又没有酿豆腐,便把妻子杀了煮给刘备吃。刘备饱吃一顿,往里边一看,屋里有死人,便问明原因,刘安说:寒舍无菜,杀妻奉君。刘备听了说:你待我太好了,他日若得帝,必不忘你。策马扬鞭而去,在半路上遇见曹操,曹操派人赠以千金。刘安这小子就这样发了大财,吃好的,穿好的,生活太舒服了,可是精神太空虚了,有人劝他再娶一房,可是谁家女儿都不肯嫁他呀!为甚么呢?如果家里再来了客人,又给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31 20: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海外客家人提起的三国时期的小人物刘安,比楼主的“孔明借箭”菜残忍1000倍。
十大残忍菜好像没有孔明借箭这道菜,厓也怀疑是不是能够煮成这道菜,因为泥鳅至死也不会钻进豆腐里面去的。
但三国刘安这小子,可能真的会煮老婆给刘备食,因为在民间就有割肉疗亲的讲法,何况是孝敬皇帝呢。人血馒头有了,最近四川拿人鞭炖药的有了,看来一切都不奇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1 08: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则与豆腐有关的故事】

话说从前有位制作豆腐者与另外一位朋友,俩人都是“三国”谜。有一回豆腐业者正在锅中煮着豆浆,一面正与朋友谈论着曹操83万大军下江南的情形,哪位朋友说是81万大军下江南,哪有83万,豆腐佬坚持说是83万,双方坚持好一会儿,因各持己见,始终都无法统一看法。这时锅中的豆浆已经煮开了,溢出满地,朋友提醒他说:豆腐“簿了”(豆浆溢出的意思),豆腐佬说:我的是真正的三国演义,哪是“豆腐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26 20: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

在闽西武平的中山古镇,我还见过一款“霉豆腐”的客家小吃,大概是“臭豆腐”谦和的表弟,不爱声张比较低调,其貌不扬,和法国的一种著名的奶酪似乎有几分相似,那发霉的“白毛”一如金庸小说里武林老者竖起的白眉……

这段写得好。。是楼主原创吗?很有文采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26 20: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ed by 海外客家人 at 2005-7-30 07:27
据说孔夫子不敢吃豆腐,为甚么呢?因为他老人家始终搞不清楚,一斤大豆做出10块豆腐後,所剩下豆腐渣,两者加起来的份量,都超出一斤大豆。

孔子的年代还没有豆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8-26 22: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是原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