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8|回复: 16

防城港客家话基本上是梅县+大埔(丰顺)语音混合类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7 02: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9-27 02:13 编辑

广西防城港市地处广西南部,是广西三个沿海城市之一。我说的是防城港客家话,但是祖先长期定居地却是博白县,短暂居住于防城港(三四十年)。防城港客家话与博白、陆川客家话非常接近,也与其他桂南地区、粤西地区客家话一样,属于同一个客家次方言系统。粤西-桂南客家话使用人口大约500万,占世界客家人口5000万的十分之一。

防城港客家话与梅州客家话比较,基本上可以说是梅县-蕉岭、大埔-丰顺两个梅州次方言的混合体。防城港客家话不同的语音主要是在地化的演变,有些是按照自身规律的演变,有极少数语音特征是受粤语影响导致的变化,如画读vak,北海市涠洲岛客家话也与此相同,都读入声韵,一般客家话读fa国读gokk韵尾,一般客家话读t韵尾。

这里以我说的防城港客家话为例,与梅州、蕉岭、大埔、丰顺客家话进行语音(韵母)的比较分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02: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0-1 04:50 编辑

首先看第一部分,i介音和u介音有无的差别。这部分,典型的客家话分两大派的表现就是如瓜挂关惯读u介音还是不读u介音的差别。梅县、蕉岭读u介音,五华、惠阳无u介音。网字,梅州多数读miong,粤西-桂南地区多数读mong。

001.png
1、只和梅县、蕉岭其中至少一个县区相同的部分
a 遮者蔗车扯蛇射赊舍社
am 占闪蝉禅
iam
on 转传专砖穿串船,宽
un 准春唇顺舜
ang 正(~好)郑声城,橙
ong 张章掌障长涨帐昌长肠厂畅杖唱商伤常偿赏上尚
ung 冲肿种钟重巩中忠虫仲众充铳,踪
ap 折(对~),摄
ut 出术屈
ak 炙石
ok 缚灼戳,勺
uk 烛祝熟

002.png
2、只和大埔、丰顺其中至少一个县(镇)相同的部分
e
o 过果
au 邀要鹞,妖舀
am 阉盐
an 艰眼
un 均裙
uk

003.png
3、和梅县-蕉岭至少一个县相同,也和大埔-丰顺至少一个县(镇)相同的部分
e
ai 阶介界解(~放)
eu 勾构狗扣
an
on
ong 芒,旷
ung 终,隆
ot
ok

004.png
4、和梅州四个县六个乡镇客家话都不同的部分
a 野爷夜,瓜寡跨挂卦。
ai 乖怪筷
au 饶绕尧
iau
am 淹厌
an 关惯,间(中~)奸雁
en 演渊延烟丸言缘冤怨堰园圆员远县院
on 全,阮,官棺管灌冠
en
un 君训云韵,军近
ang 迎影赢营,梗
ong 央秧养羊杨痒样网,光广
ung 恭供弓共恐凶胸兄雄诵龙纵从荣融熊勇用蓉容茸绒
ap
et 哲澈舌,悦
at 括刮,阔
ak
ok 约药,郭
uk 六绿录足宿俗曲菊局畜粟浴

比较后发现,防城港客家话在u介音和i介音取舍方面,更多偏向于梅县-蕉岭类型。与梅州四县六镇都不同的部分,多数是在本地区经过长期发展而演变形成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02: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9-27 04:53 编辑

第二部分,由于防城港客家话缺失了舌尖前元音1,使得彼此之间的差异扩大。但是其中还是有部分和梅州四县六镇的某地相同,或读i韵或读u韵。
005 舌尖前元音1.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04: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9-27 05:09 编辑

第三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包括歌豪分与不分,都读au还是分读o和au。

006.png

007.png

008.png

009.png

010.png

从这部分的语音整体比较来看,防城港客家话更偏向大埔、丰顺客家话。如
1、“杯辈配肺飞痱妃费肥尾味辉慰围伟胃汇”读ui韵,梅县、蕉岭读i韵。
2、“周州洲昼抽绸筹仇酬臭收手首受兽寿授售”读iu韵,梅县、蕉岭读u韵。
3、“斟针枕深沉沈审”读im韵,梅县、蕉岭读êm韵
4、“珍真蒸诊疹镇振称承臣申升秤阵乘神胜”读in韵,梅县、蕉岭读ên韵。
5、“汁湿十”读ip韵,梅县、蕉岭读êp韵。
6、“织质侄直植识实适”读it韵,梅县、蕉岭读êt韵。

另外有两项字数比较多且常用的,或同梅县或同蕉岭。
1、歌豪分与不分,“保宝报毛刀倒到导讨道套盗脑恼(烦~)劳老早栆灶草造扫高豪毫号好澳”,防城港同大埔、丰顺、蕉岭,以及梅县北部一些乡镇,读o韵。梅县中南部(梅州市区)读au韵,惠阳主流客家音、兴宁、五华也是读au韵。
2、“朝潮赵兆召照烧少韶绍”,防城港大埔、丰顺、梅县,读au韵。蕉岭读eu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05: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1-23 06:21 编辑

在声母系统方面,防城港客家话同梅县、蕉岭,只有一套z c s,大埔、丰顺有z c s与zh ch sh之分。
大埔、丰顺有舌尖后浊擦音r,防城港有舌尖前浊擦音r。梅县的部分i介音韵母如“野爷夜”读零声母ia,防城港客家话读ra。
002表.jpg
防城港的r声母国际音标是Z,在表中的序号是186,大埔 丰顺的r是序号187。

综合来看,防城港与大埔、丰顺语音更接近,但是也有许多仅与梅县或蕉岭相同的语音。基本上可以说,防城港客家话是梅县(蕉岭)和大埔(丰顺)客家话的混合型语音系统。

防城港、博白、陆川和大埔相同的地理来源,都是汀州客家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14: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川籍网友的感叹:


捱话、陆川、博白客家话与大埔(百侯)客话有惊人相似http://www.hakkaonline.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406


表于 2004-10-2 15:44:41
陆川籍网友的感叹 陆川客家话太像大埔客家话了.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0 00: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价值的分析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0 11:16: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尔真系厉害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7 06: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马来西亚和惠阳本地区传播较广的、一致性较强的惠阳音客家话,我个人感觉是梅县+五华混合腔。声母基本同梅县,一些韵母读音或同五华或同梅县。够读giu,同五华。挂惯读无u介音,同五华。高低、高矮读gau dai、gau ai,同梅县也同五华。防城港客家话读go de、go e,偏向大埔丰顺这一地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7 06: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0-12 06:25 编辑

惠阳音客家话,是晚期形成(晚于惠城话),移民历史和防城港一样,不是梅州就是汀州,或者赣州。惠阳音、防城港客家音,既有一般客家话的历史共同语音特点,也有一些明显的差异。这些差异反映出了历史上各个客家县的语音原本就不是一模一样的。即使在同一个县,不同镇甚至不同村也往往至少有细微差异,但同一个县的客家话一般只是属于大同小异。有些县与县之间的差异甚至小于县内乡镇的差异。怎样算得上是大同小异?以能否沟通为衡量标准,梅县、五华、大埔、丰顺、惠阳、防城港,都只是大同小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8: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0-13 06:33 编辑

006 梯.jpg
一些读音,防城港和梅县-蕉岭、大埔-丰顺都不相同,但能够在闽西找到相同或相近的读音。
梯的读音,梅州几乎没有例外都是oi韵,防城港则是ε,在闽西客家话中,仍然能够找到这个影子,就是uε。前面提到,防城港比较缺乏i和u介音的韵母,防城港没有uε这个音节,所以uε就变成了ε。
防城港和大埔-丰顺客家话都源于古汀州客家语言,各自不同程度保留了古汀州的某部分客家语音,防城港梯读ε,大埔-丰顺读oi,防城港更接近汀州音,这是一个例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8: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0-14 06:22 编辑

007 牛.jpg
的读音,防城港客家话读ngeu,同丰顺,在闽西各地也有相同读音eu。梅州各地,包括大埔,以读ngiu为常见。
闽西多为开口呼,长汀汀州、永定凤城、永定湖坑的eu,长汀涂坊的ao,武平中山的o,武平平川、上杭蓝溪、永定高陂的e(普通话歌韵)。梅州多齐齿呼,闽西的上杭临江读io,9个闽西客家方言点仅此一个读齐齿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8: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0-14 06:11 编辑

008 听.jpg
的读音,梅州明显分为两大类,梅县、五华的ang/iang,大埔、丰顺的en。
闽西大体分两类,一是鼻化韵,应该就是en演变为鼻化韵,分布很广,永定和上杭共5个地点都属于这一类。第二类是eng,长汀、武平有分布。
整体来讲,防城港、大埔、丰顺、闽西就是e-开头的韵母。梅县、蕉岭、五华是ang和iang

如果把古汀州的客家话分为早期(形成期)、中期(稳定发展期)、后期(激烈变化期),那么,防城港、大埔、丰顺客家话就是共同源于古汀州中期的客家语音,具体时间就是闽西客家话发生较大变化以前,这些变化包括韵尾-m、-p、-t、-k大面积的消失,复合韵变为单元韵,鼻化韵、后鼻音(eng、ing)的大量出现,如前面提到的牛、听等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05: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0-14 06:18 编辑

005 矮.jpg
的读音,从图中可以看出客家语音地理分布格局,西侧:长汀-武平、梅县-蕉岭,ai/a类型。东侧:上杭-永定、大埔-丰顺,ei/ε类型。
从古代行政区划史、地理格局、客家迁徙历史综合来看,上杭-永定、大埔-丰顺关系比较密切。历史上,嘉应州成立时期的相当长时间内,大埔、丰顺仍旧隶属于潮州府。而永定,明代时直接从上杭分出的一个县。大埔、丰顺、防城港,继承的都是明代时期的上杭-永定客家音。防城港客家话与上杭-永定相同成分多于和长汀相同成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06: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d136302 于 2018-11-24 06:32 编辑

上图的“矮”,长汀汀州镇还是ai,同梅县-蕉岭。但是“低底弟啼蹄泥犁”就变成了ε,同大埔-丰顺,防城港也是ε。另外,ei和e音感非常接近,比如我说的“防城港客家话”,荔(枝)可以说lei也可以说lε,肮脏可以说lei za也可以说lε za,因为接近而不严格区分。

004 低底弟啼蹄泥犁.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