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林生祥,让世界为客家歌疯狂

2007-1-30 12:31| 查看: 1540| 评论: 1|原作者: 李育豪|来自: 《天下杂志》第363期




即使在法国吃西餐,他仍自在的和友人分享养猪经验,这就是林生祥,一个来自美浓务农家庭,却将客家歌谣唱上世界,将台湾农民与劳工故事传唱下去的诚实音乐人。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背着吉他,小心翼翼地阖上门,深怕惊动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脚上破旧的白色球鞋在大雨中淋湿了,戴着眼镜的脸上,露出缅腼的微笑,“你好,我是林生祥。”

很难想像,眼前像大学生般单纯的他,这几年带着他来自美浓农村的客家歌曲,踏遍捷克、挪威、法国、美国等国家的专业舞台。更在二○○五年夏天,德国最大的TFF音乐节上,让现场七万名来自各国的听众为他的客家歌风靡,不断喊“安可”,主办单位只好破例让他再唱两首歌。

是什么原因,让林生祥的音乐可以跨越语言、文化的隔阂,触动人心?

“对自己很诚实,在生活上也很真实,”林生祥多年好友,大大树音乐图像负责人钟适芳如此解释。

两次金曲奖最佳乐团,另外还有最佳作曲人、最佳制作人、最佳客语专辑等五项大奖,并没有让林生祥改变他的生活或创作理念。

林生祥从小生长在有山有河的美浓镇,父母亲都务农,印象中的童年都是在水稻田、香蕉园、柠檬树丛间度过。他用手比了一下屋檐的高度,“我们家割下来的香蕉,一堆一堆,叠的像人那么高,吃都吃不完。”


诉说农民和劳工的故事

即使现在没有演出时,他多在美浓母亲的养猪场里帮忙。闲暇时跟邻居农民一起聊天、喝酒。农家子弟的背景,培养出他对于农村生活特别敏锐的观察和同理心。

这样的关怀,在他的音乐里表露无遗。从大学时期组的乐团“观子音乐坑”,到为了反美浓水库而组的“交工乐队”,再到现在的组合,他的音乐多是诉说台湾农民和劳工的生活故事。

交工乐队时期的“菊花夜行军”,唱出返乡种植花卉的年轻人,看着夜里盏盏灯光下的菊花田,幻想自己是个司令官,号令菊花们好好成长,将来卖个好价钱。

新歌“目苦看田”,描述台湾加入WTO后,政府停止美浓烟草保证采购,老烟农的儿子载着日渐失明的父亲回到田里,再看烟草最后一眼时的心情。

他从不会为自己农家子弟的背景感到自卑,即使在法国吃着精致的西餐,林生祥仍然可以很自在的与外国友人分享养猪经验。

而正是这种单纯的个性,让他在音乐创作上能够更专心探究自我,而不会刻意迎合市场。

即使不刻意迎合市场口味,每次他演唱时,台下仍然有来自台东的原住民、淡水的劳工,还有放学后赶来的大学生,随着他的音乐摆动,甚至跟着轻哼。

吸引这些听众的,除了充满农村关怀的动人歌词外,还有音乐里巧妙融入的客家八音、恒春民谣、摇滚等各种元素。“跨界很好讲,但是要做得好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钟适芳说。



立志找回台湾的传统声音

十几年来,林生祥面对音乐的态度不曾松懈。“一直到今年,我才开始觉得我能享受音乐,”他露出满足的微笑。

起初,林生祥在大学时也是从搭配电子吉他、打击乐的摇滚开始,一次在家乡演出的经验,让他下定决心要找回台湾的传统声音,并且将这种声音带出去。

服完兵役后,林生祥带着乐团回到美浓为三山国王庙的王爷诞辰庆典表演。登上舞台时,台下有两、三百名听众,结束时却只剩十一人,其中还有七个是亲戚。“我想,完蛋了,我的音乐回不了家乡。”当时林生祥难过极了。

同一年,朋友邀请他在一场国际的音乐节上演出,看到韩国、菲律宾的乐手都带着传统乐器来表演。林生祥感到非常的惭愧,原来自己的音乐不只没办法让乡亲认同,更跨不出台湾。



音乐里有坚定而清晰的信仰

为了在他的音乐里融入恒春民谣,林生祥反覆把国宝乐手陈达的专辑听了数百次。为了与日本音乐结合,他又亲自跑到冲绳住了一个月,学习三弦的节奏,体验冲绳民谣产生的文化背景。

问到林生祥他认为自己的音乐能够跨越文化隔阂的原因是什么?他想了想,依然很谦虚地说,“音乐的本质就是这样吧,你文化的根长什么样子,树长出来自然就到那边去。”

真诚的面对自己客家农村身分,加上执着于突破音乐的局限,让英国资深乐评人保罗.费雪(Paul Fisher)在听完林生祥的音乐后大为感动,写下这样的评论,“生祥所唱的,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我可以听见他声音中丰富的热情,他所唱的都是他坚定而清晰的信仰。”

林生祥的信仰,则隐约的表现在吉他上的四个贴纸里,它们分别是“我等就来唱山歌”(反美浓水库的歌曲)、“WTO滚出去”、“支持媒体公共化”,以及“滚动的农业,声援杨儒门”。

问他为什么关心这些,他则很平常地说,“其实就是我生活的一部份而已,我们当儿子的人,看到爸爸妈妈有什么样的状况,自然都会想办法去帮忙吧。”

“我并没有要用音乐去指向未来的路,我没那个资格,我只是把一些很认真、很努力在这边生活的人,他们很美丽的故事,变成我的音乐。”

看到这几年台湾社会上的纷乱,林生祥认为,“失望没有用,还是要想办法行动,要去解决。”

或许就像他在歌曲“种树”里描述的故事一样,台风过后,一名男子开始把倒塌的行道树种回土地。

种给离乡的人,种给太宽的路面,种给归不得的心情。

种给留乡的人,种给落难的童年,种给出不去的心情。……

林生祥也在用他的音乐,为台湾社会种下一棵棵树苗。

(发布者: huangchunbin)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大河之源 2007-2-11 00:49
“青青的山歌----菊子新‘客家山歌’电视歌会”将于2007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初三日)早上10:10分在广东卫视重播。欢迎各界的朋友前来指导观看!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