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客家风情·客家人·客家网 HakkaOnline.com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野生,韌命;南方,韌命

2009-6-13 10:06| 查看: 583| 评论: 0|原作者: 宁二|来自: 北京新浪網

《野生》封面

 

  這一張,事關“女性”。母親、妹妹、妻子、姑姑、姑婆,這些家庭當中的女性角色或明或暗出現在整張專輯裡。她們來自生活,來自記憶,來自自身切膚的痛和愛。“在家是零星/出外像野生/外面風景惡/看天不由命/闖來闖去不用驚/野生較韌命”(《野生》),“野生”作為一種情緒和狀態,被林生祥固定的歌詞搭檔鐘永豐,拿來隱喻傳統家族社會裡,性別差異影響下的女性命運。如南方亞熱帶熱帶植物一般,只一顆種子或一條根莖,從某個原點向一個平面蔓延生長開去的“野生”,除了在潮熱、在枯枝敗葉中暗自努力的清冷與孤獨之外,還醞釀有飽滿、韌性而旺盛的生命力,以及自由自在、自主成長的強悍與幸福。

  ……

  《野生》的音樂部分,與《種樹》相比,雖然同是林生祥和大竹研的兩把吉他,但經歷兩年的學習與磨合,一種輕鬆自然的自由吟唱和演奏狀態已更為穩定,更為成熟。誠實的創作者林生祥在面對觀衆時,總會強調自己節奏不好,一直在努力學習的過程當中,而他的伴奏樂手大竹研便是他的老師。細細去聽《野生》每一首歌,吉他所表露出的每一個細節確實都潛藏著進步的喜悅。“他們已經比在台灣我能看到的另外任何一個樂手組合都更能享受演唱的樂趣。而且,很重要的是,他們恐怕是台灣能把現場做的比專輯好,比專輯還要豐富的唯一組合。”這是鐘永豐對林生祥和大竹研的評價。

  ……與林生祥的創作變化同步,鐘永豐的詞作,也更加簡約凝練,在《野生》的五言,《轉妹家》的四言,以及《木棉花》的三字句中,細心的聽衆能領悟到《詩經》,漢唐樂府及童謡民諺再一次被來自南方的客家方言歌唱賦予了新的生命能量。

  在大陸,此類重回古典與傳統的現代詩歌創作,並非沒有。海子便曾寫下如“南風吹木,吹出花果,我要親你,花果咬破”(《謡曲》)般的經典古風詩句。然而,在更為廣大的創作領域,在早已被切斷的文學和民俗傳統面前,此類創作常常要麼以怪力亂神之態拆解、扭曲經典,以為其會生發出新的可能性,最終卻落入滑稽與虛無;要麼則以輕浮、外在、東施效顰般的腔調將之變態成為用來粗俗表達文化身份的畸形兒。“來娣姑婆,認份認做/長女當男,好唱山歌/十八行嫁,開荒石灞/眼淚拌飯,汗水當茶”(《轉妹家》)——鐘永豐的母語追求和回溯傳統的渴望,其價值,正在於以韌性的姿態,通過古老的客家話激活那早已斷裂的詩歌語言,精凖再現漢民族語言自創始之初便具有的強大表達力。

  在此前十年的創作經驗裏面,林生祥一直用最親近的母語表達著自己。客家話,這一流落於南方邊地的漢民族最古老的方言,凝聚了濃郁的歷史滄桑感,它所給予林生祥的,除了深入血脈的堅韌情感,還有輕鬆面對的自信和坦然。在潛心學習非洲、西方、日本、拉美等等音樂元素之後,客家山歌、八音,以及其他漢族傳統音樂的養分仍舊是林生祥的根源,他已被滋養了十年之久,而世界音樂的營養,此時已恰入其分地為他這傳統血脈構建了新的骨骼和肌肉。

  (節選自09年第11期《城市畫報》)

 

 

(发布者: huangchunbin)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